《侵权法的哲学基础》
2016年12月13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侵权责任   法理学
[ 导语 ]
哲学是一种尺度,从理性存在物本身出发,去寻找理性的本质(本源)以及自存与世界其他存在物的关系。将哲学的理论注入到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中,将对我们国家的法律的理论研究以及立法思路产生极强的影响。本书主要围绕侵权法与哲学的关系这一主题展开,从不同角度将抽象艰涩的哲学理论合理注入现代侵权法制度之中,具有极高的学术意义。
[ 内容 ]

【作者简介】

(美)戴维·G.欧文,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院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经济学双学士,他的主要学术领域为侵权法和产品责任法。作者中还有理查德·波斯纳等人。


【内容简介】

《侵权法的哲学基础》汇集了以牛津大学著名学者为首的侵权法专家撰写的19篇学术论文,主要围绕侵权法与哲学的关系这一主题展开。在对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康德等哲学理论以及现代自然法、法律经济学的综合研究基础上,作者从不同角度将抽象艰涩的哲学理论合理注入现代侵权法制度之中,其论证过程严谨深刻,观点新颖,对我国侵权法基本理论研究以及侵权法立法思路均有极强的借鉴意义。


【目录】

前言 为什么哲学对于侵权法是重要的
    Ⅰ. 侵权法与哲学思想简史
    Ⅱ. 侵权法与哲学的性质与领域
    Ⅲ. 作为侵权法的基础的原则与价值
    Ⅳ. 侵权法问题的哲学视角
    Ⅴ. 从侵权法到哲学——传递接力棒


    第一编 侵权法与哲学的性质与领域
    一、 民事不法行为的概念

   Ⅰ. 四分法
   Ⅱ. 论点(thesis)概述
   Ⅲ. 通常的干扰因素
   Ⅳ. 一般要求与核心情况
   Ⅴ. 再论四分法:连贯性与不连贯性
   Ⅵ. 总结:作为独立类别的民事不法行为


    二、 矫正正义的实践
    Ⅰ. 矫正正义与政治道德
    Ⅱ. 矫正正义的元伦理学
    Ⅲ. 矫正正义的核心
    Ⅳ. 矫正正义不是什么
    Ⅴ. 矫正正义的实践
    Ⅵ. 总结


    三、 侵权法的道德性:问题与答案
    Ⅰ. 问题的提出
    Ⅱ. 对问题的回答
    Ⅲ. 答案的总结


    第二编 作为侵权法基础的原则与价值
    一、 财富**化与侵权法:一个哲学探究

    Ⅰ. 导言
    Ⅱ. 实证理论
    Ⅲ. 规范理论
    Ⅳ. 结语


    二、 原则在侵权法中的不稳定地位
    Ⅰ. 关于原则在侵权法中的运用的初步评论
    Ⅱ. 可预见性原则的现代历程
    Ⅲ. 原则在侵权法中的作用
    Ⅳ. 总结


【前言】

作为侵权法的基础的原则与价值

是否有帮助侵权法确立避免给他人造成损害的适当的行为的标准的道德理论的原则、价值或者真理?如果有的话,这种观念会是什么,是从哪里得出的?围绕着内在于侵权法自身的原则,比如可预见性规则,整理侵权法理论是否有用?从对于伟大的哲学家——从亚里士多德到阿奎那及其追随者、再到康德和黑格尔——的伦理探究的研究中能够获得什么教益?现今这种原则如何(如果能够的话)帮助解释、正当化并指导侵权法?尤其是,侵权法是应当从经济的角度被看作财富最大化原则的一种表现形式,还是相反应当被看作平等的自由之类的道德观念的反映?或者只有根据在社会生活中广泛存在的相互冲突的价值的多元化的世界,它才是真正地可以理解的?这些就是第二编的论文考察的问题的类型。

不久前,理查德·波斯纳开始探究他多年来阐述的法律的经济解释的哲学理由。他当前的论文《财富最大化与侵权法:一个哲学探究》的目的是“重述、改进与扩展”他的这一论点的“哲学表述”:财富最大化是“侵权法最好的规范指导”。波斯纳主张,财富最大化不是来自于一个单一的道德理论,比如功利主义,而是与多种道德理论相一致,并且与任何一种都不抵触。为了进行说明,波斯纳首先解释了由于行为人(他们也是潜在的受害人)可能会更喜欢责任数额与事故(受害人)保险成本被最小化的制度,以自由主义的同意概念为基础的帕累托最优如何能够大致通过过失制度实现。接下来,他解释了常识规则功利主义如何赞同使这些同样的成本的数额最小化,从而使财富最大化的责任规则。在波斯纳看来,致力于矫正不法交易的亚里士多德式的矫正正义也不是与财富最大化不相容,因为后一个理论为确定应当被认定为不法的交易类型提供了指导。他主张,甚至要求只能把他人当作目的使用的康德式的义务论与通过最大化其总价值调和相互冲突的活动——该方法要求潜在的加害人与受害人都给对方的利益以适当的考虑——的侵权法制度也是一致的。最后,他主张,虽然使财富最大化的侵权法损害赔偿原则的确倾向于认可而不是重新分配先前存在的财富持有,作为一个实际问题,广泛的平均主义是根本无法通过侵权法制度中的变化实现的。因此,波斯纳得出结论称,财富最大化理论支持现行侵权法制度,因为它扎根于社会中的各种道德传统,并且与其不矛盾。

在《原则在侵权法中的不稳定地位》一文中,乔治·克里斯蒂探讨了原则在侵权法中的作用,他是以怀疑的态度这样做的。克里斯蒂引用了科克的断言“理性是法律的生命”,这让我们想起霍姆斯以他著名的格言“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表达的对这个观点的拒绝。克里斯蒂评论道,不过法官“在法律中发现某种连贯的逻辑构造”的愿望仍然存在。克里斯蒂一开始就指出了就特定原则的准确含义以及把它适用于具体事实情形的正确方法取得一致的重要性与难度。通过考察涉及对于纯粹以及其他经济损失的责任的英国侵权法案例中对于原则的探寻,克里斯蒂追溯了作为该背景中的控制性原则的可预见性原则的兴衰。他然后转向可预见性限制原则在美国案例中的使用与误用,首先是在经济损失的背景中,之后是关于亲子就丧失陪伴获得赔偿,说明这个原则在两种背景下如何或许带来了混乱而不是有益的指导。但是克里斯蒂反对把原则看成是废话的虚无主义(或极端现实主义)的观点,赞同一个更为适度的地位。因为法律制度的目的在于要求决策者根据某种相关的标准正当化其决定,克里斯蒂推论,原则在为决策提供标准方面能够发挥一些作用。通过反思生活的极为多样的目标与价值,克里斯蒂主张原则应更为适当地被看作人类借以寻求实现美好生活的手段,但它们本身并非终极或目的。原则指导决策;它们不控制决策。他进一步主张,复杂案件中的决定过于复杂,从而不能根据某种单一的规范原则(无论是可预见性还是别的什么)做出。克里斯蒂得出结论称,我们对于原则如何能帮助侵权法应当有着更为适度的期望。

詹姆斯·高德利在他的论文《亚里士多德传统中的侵权法》中考察了侵权法的古代根源。高德利解释道,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对矫正正义的简要叙述是中世纪及近代早期欧洲托马斯·阿奎那与托马斯主义的学者对于侵权法所作的哲学分析的起始点。高德利主张,托马斯及其追随者发展的更为宽泛的亚里士多德式的侵权法理论观念比现代侵权法学者的理论更好地正当化了侵权法。高德利以对矫正与分配正义的解释开始,论述了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的紧急避险抗辩解说如何提供了对于现代美国与欧洲侵权法规则的比现代学者的阐释更好的解释。亚里士多德传统中的矫正正义以恢复先前存在的平等为目的,把原告的权利与被告的义务联系起来:被告必须赔偿,因为他为了自己的目的消耗了原告的资源。高德利解释了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与加耶坦(Cajetan)如何把对于意外损害的责任建立在审慎概念之上,而审慎要求衡量风险与预防措施,像勒尼德·汉德(Learned Hand)法官在Carroll Towing案中以公式化的术语阐释的过失的现代进路中的情况那样。但是高德利主张,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的解说——在这种解说中,成本与收益的衡量被归因于审慎这一道德德性——比现代经济学家(他们的理论依赖于激励与效率)的解说更令人满意。虽然亚里士多德传统没有充分地论述严格责任,高德利声称,严格责任可以通过该传统的原理加以解释:如果选择为了自己的目的消耗他人的资源,比如为了给自己取得某种利益使他人面临特别高的风险,行为人应当负责。

在《法权、正义与侵权法》中,理查德·赖特探讨了侵权法的规范基础。赖特赞同欧内斯特·温里布的多元化的理论从本质上说是不连贯的、含混的这一观点,主张最大化社会总福利这一功利主义的效率标准在规范的意义上是有缺陷的,提出了以平等的自由这一单一的基本标准为基础的侵权法理论。他详尽地阐述了康德的自由与权利概念,指出根据康德式的道德理论与法律理论,国家的主要目的是贯彻每个人的平等的自由这一基本权利。赖特然后转向对亚里士多德的矫正与分配正义观念的思考,主张它们分别构成了平等的自由权利的消极与积极方面。他声称,作为这样的两个方面,它们是独立但又相容而全面的正义类型,有着不同的领域、根据与构造。他解释道,矫正正义适用于个人的相互作用,要求这种相互作用对于交互影响的当事人的资源的效果与每一方当事人的平等的消极自由相一致,而分配正义关注的是一个人作为政治共同体的成员的地位,要求分配共同体的资源以促进共同体中每个人的平等的积极自由。赖特主张,与个人的相互作用有关的侵权法是以矫正正义为基础的。他试图证明以平等的消极自由为标准的矫正正义解释、正当化并阐明了侵权法的一般构造、内容与制度,包括惩罚性赔偿在适当的案件中的可适用性。最后,赖特强调权利与义务的逻辑的与规范的关联性,以及矫正正义权利与义务的双边构造,主张有人建议的忽视这种双边关联性的侵权法替代物,如强制性无过错保险方案或有过错风险基金,是不公正的并因此是没道理的。

在本书的这一编,到目前为止的每篇论文关注的都是被认为是侵权法的基础的抽象原则与价值。在结束本编的论文《作为侵权法中的多元主义之哲学基础的互补性观念》中,伊扎克·英格拉德探讨了前面几位作者对其有不同看法的问题:侵权法是根据单一的原则或价值得到最好的解释,还是相反,它依赖于多种标准。英格拉格主张侵权法的现实是多元的,就像他在其最近的著作Izhak Englard, The Philosophy of Tort Law (1993)中在对侵权法实践的广泛分析中试图证明的,他在这篇论文中解释并在规范的层面上支持该论点。英格拉德不为一元论者(比如欧内斯特·温里布)与批判法律研究理论家(比如杰克·巴尔金(Jack Balkin))的多元论进路不连贯、难以理解的观点所动,主张实证侵权法是以实际上时常在逻辑上不相容的多价的(polyvalent)理由为基础的。在丹麦物理学家(以及准哲学家)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为了探讨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性问题而创造的“互补性”概念中,英格拉德为其多元的侵权法观念找到了正当化根据。他解释道,互补性一词“要表达的是这个观点,即对于物理现实的完全理解可能要求使用形成对比的、相互排斥的模型”。玻尔认为,互补性的意义超出了原子物理学而延伸到了其他领域。在那里,互补性对于经验知识的知识论意义能够被富有成效地利用。在探讨阴阳等形式的极对偶性原理的古老世系后,英格拉德指出了把互补性概念从它在解释物理现实中的描述性作用转移到建立社会生活规范的规定性领域的困难。最后,英格拉格在不同的背景中解释了互补性观念所蕴含的形成对比的原则之间的和谐的理想图景何以是提供了关于侵权法问题的深入理解的有益的哲学观念。

本文节选自《侵权法的哲学基础》前言“为什么哲学对于侵权法是重要的”



(责任编辑:曹美璇  助理编辑:陈子奇)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法治:良法与善治 (随想集第二辑)
法治是良法与善治的有机结合,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
《信赖原理的私法结构》
本书以信赖原理的建构为主题,以现代私法的转型为背景,勾勒出信赖原理在私法价值体系中的位置及进入生活的
《非上市公司立法构造以股东权和控制权为中心》
本书研究了非上市公司中的公司权力、公司政治和利益平衡,提出了实现公司内部和外部和谐的法律对策。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贺舒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D备05010211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