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宜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
2017年3月8日      ( 正文字号: )
作者: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 
文章标签:刑事诉讼法   辩护   证据
[ 导语 ]
在重庆打黑中,“李庄案”一度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本案中,李庄是否构成犯罪暂且不论,但在该案中,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情节,即被告人龚刚模因揭发律师李庄而立功,并最终因此被减刑。这种做法曾经引起法律界的普遍质疑,也在社会上引起热议。
[ 内容摘要 ]
律师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律师与公检法机关在法律上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和公检法机关一起,构成了法律职业共同体,并且都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因此,律师、法官和检察官被称为法治的三驾马车。
[ 内容 ]

在这个案件中,实际上有两个问题需要讨论:一是被告人能否揭发律师?二是能否通过给被告人减刑的方式鼓励其揭发律师?第一个问题虽然复杂,但从法律上来看,由于我国《刑法》第306条、第307条对伪证罪作出了规定,因此,在刑事诉讼中,如果律师涉嫌伪证罪,则应当允许被告人揭发该行为。从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来看,被告人揭发律师构成伪证罪,其行为并不违法。但即便允许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在法律上是否应当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

我个人认为,不宜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首先从道德上看,此种行为属于背信行为,会损害被告人和其辩护律师之间的人身信任关系。在刑事诉讼中,律师是受被告人的委托为其辩护,律师和被告人之间不仅存在契约关系,而且也存在一定的人身信任关系,这也是律师正常开展执业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一方面,没有此种人身信任关系,律师就无法正常开展辩护工作。缺乏此种人身信任关系,被告人就无法将其所知道的一些案件情况告知律师,这也会直接影响律师的辩护行为。另一方面,律师是为被告人的利益而辩护,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帮助被告人,如果被告人反戈一击,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在道德上也不可取。正如牧师不能揭发忏悔的人的行为一样,法律上不允许律师揭发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甚至律师知道被告人存在一些新的犯罪事实,也不能揭发被告,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维护二者之间的人身信任关系。与此相对应,法律也不应当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否则将破坏当事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关系。中国古代就有“亲亲相隐不为罪”的原则,这实际上就是要维护正常的伦理和社会关系,虽然“亲亲相隐”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伦理关系,但其也具有维护社会诚信和相关伦理道德的功能。而不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也是要维护律师与被告人之间特殊的人身信赖关系。

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也会使律师难以正常履行职责。律师职业是法治文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法治文明的标志。律师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律师与公检法机关在法律上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和公检法机关一起,构成了法律职业共同体,并且都是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因此,律师、法官和检察官被称为法治的三驾马车。我们要推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就必须充分发挥律师的作用。律师不仅捍卫着程序公正,而且律师参与诉讼活动本身就是程序公正的体现。为维护程序公正,也不宜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因为一方面,法律一旦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则被告人为了减轻自己的刑事责任,可能会反戈一击,揭发律师,律师将动辄得咎,无法正常执业。另一方面,被告人和律师之间的关系具有一定的私密性,两者之间的交谈内容,一般只是他们之间知道,法律上也不可能要求二者公开谈话内容。一些律师为了充分保障被告人的利益,可能会给被告人提供一些诉讼策略,如果被告人立功心切,胡编一通,揭发律师存在伪证行为,外人又很难知晓其内情,则律师将有可能百口难辩,这样反过来也会严重影响律师的执业活动,甚至导致律师身陷囹圄。如果律师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又何谈维护程序正义呢?

尤其应当看到,如果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最终也不利于保护被告人本人的利益。从个案来看,被告人揭发律师可能会使该被告人本人的刑事责任得到减轻,但从长远来看,此种行为将最终损害被告人的利益。因为一旦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律师可能不愿意单独会见被告人,或者即使见面,也不愿意过多谈及案件内容,这可能导致会见的环节对整个诉讼程序的进行产生不了多大的作用,也不利于有效平衡控辩双方的法律地位。从实践来看,律师本来就经常遇到会见难、取证难、阅卷难等困难,如果再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对律师行业的正常发展无疑是雪上加霜,这将从根本上危及律师制度的发展,这反过来也会损害被告人的利益。例如,在“李庄案”发生之后,一些律师在会见当事人时甚至要求警察在场,一些律师在调查举证后,要求采取公证机构公证或申请法院调查的方式,这也导致律师无法尽职尽责地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应当指出的是,如果律师在辩护过程中故意毁灭证据,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已构成伪证罪,则应当由司法机关追究律师的法律责任,而不应当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不法行为。另外,如果律师有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律师协会或者相关的主管机关也有权依法对其予以处罚。

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就要切实保障公民的辩护权。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加强了对律师的权益保障,旨在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维护程序正义。扑朔迷离的李庄案、龚刚模案看似已经尘埃落定,但在此后,接连发生了一些被告人揭发代理律师的案件,说明该案的影响仍然存在[1],这种现象确实令人担忧。在法律上不宜鼓励被告人揭发律师的伪证行为,应当成为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基本共识。

作者: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 

稿件来源:王利明《法治:良法与善治》 

责任编辑:曹美璇  助理编辑:刘磊



[ 注释 ]

[1] 参见秦旭东:《“龚刚模式立功”示范 被告人检举律师事件再现》,载财新网,2014年6月4日浏览。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民法总则》规定的“非法人组织”基本问题研讨
理解“非法人组织”,一方面要立足于《民法总则》的直接规定,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民事主体制度的基本理论。
“二维码案”背后的表见法理
以“二维码案”所涉商事领域目的性价值为立论基础,构建商事领域中表见法理的适用机理。
致敬近期逝世的法学名家们
让我们一起回望他们远去的伟岸身影,用他们的光辉激励我们不忘初心,为了伟大的新时代,奋勇前行!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刘磊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