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刑事诉讼以审判为中心
2017年4月12日      ( 正文字号: )
作者: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 
[ 导语 ]
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该决定是在以人民法院庭审为中心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是对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审理刑事案件的重大改革,对刑事诉讼制度的完善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 内容 ]

以审判为中心是优化司法职权配置的重要措施。我国《宪法》第135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我国《刑事诉讼法》也规定公检法三机关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应当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这是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诉讼制度。但在实践中,一些地方为了三机关互相配合的需要,形成了“以侦查为中心”的格局,侦查机关提交什么,检察机关就向法院提交什么,法院一般就予以采信,并没有真正依据证据规则对其效力进行认定。三机关相互之间“强调配合多,相互制约弱”,这是对宪法原则和诉讼制度的悖离,“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纠正这一状况,重新回到三机关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宪法原则上来。

以审判为中心旨在实现程序正义。由于审判是案件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和依法裁判的中心环节,也是维护司法正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因此,应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序公正保障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丹宁勋爵曾经指出,“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程序正义要求在刑事案件的裁判过程中,法官更应当坚持中立裁判的原则,依照法定程序裁判,对于难以认定有罪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而绝不能先入为主,一开始就认定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犯罪行为。在庭审中,法官要严格按照证据规则,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检验,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而不能完全根据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的证据标准来认定证据的证明力。在审判过程中,要充分尊重被告的辩护权。法谚有云,“律师多的地方最安全”。在裁判作出以前,应当保障被告能够充分地陈述其意见,充分行使其辩护的权利,充分地尊重辩护律师的意见,坚决改变“你辩你的,我判我的”的现象。

以审判为中心是有效防范冤假错案的重要措施。一直以来,冤假错案是法律人心中“永远的痛”。近几年来,从“佘祥林案”“赵作海案”“二张案”,再到最近出现的“呼格案”,都让无辜者遭受牢狱之灾,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值得注意的是,这几个案件都是因为真凶出现或“亡者归来”,才导致真相大白后错案被纠正,而事实上,真凶出现或“亡者归来”的概率较小,可能还有一些冤假错案尚未得到有效纠正。要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就要坚持以审判为中心。认定被告有罪,必须达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要求,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必须达到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标准。要坚决纠正刑讯逼供现象,“棰楚之下,何求不得?”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4条已经明确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但刑讯逼供的现象仍时有发生。要真正贯彻这一规则,就必须从程序上将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才可能遏制刑讯逼供的发生,这也在客观上要求“以审判为中心”,由法官按照证据规则对检察机关所提供的证据的效力进行认定,从而有利于防止冤案的发生。

为了确保“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的顺利进行,要求落实宪法关于三机关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原则,尤其需要强调三机关之间的互相制约。除此之外,还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进一步完善证据制度。“以事实为根据”实际上是要求以证据为根据,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证据规则的完善也是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然而,多年来,一些法院在证据制度方面过分注重口供,证人、鉴定人不出庭的现象十分普遍。据统计,证人平均出庭作证的比率不足1%。因此,必须要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采取直接言词原则,推动更多的关键证人出庭作证。要求事实调查在法庭,证据必须在法庭上出示,经过控辩双方的质证、认证,法庭最终才能予以认定。如此,才能保障程序的公开、公正。

二是进一步完善庭审程序。庭审程序是刑事诉讼活动的中心,因此,以审判为中心在客观上也要求进一步完善庭审程序。我国司法实践中确实存在过度重视庭审前的侦查程序、忽略庭审活动在案件事实认定中的核心作用的现象。另外,法院内部也存在“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现象,严重削弱了庭审活动应有的功能和作用,导致庭审过程虚化,流于形式。为进一步完善庭审程序,实行“审判案件以庭审为中心,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要求真正落实主审法官负责制,从而发挥庭审质证、认证在认定案件事实中的核心作用。

三是进一步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尤其是诉讼权利。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既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目标之一,也是保障这一改革顺利进行的有效途径。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利对于保障诉讼程序的公正性具有重要意义。例如,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发布了《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其中要求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这既彰显了现代司法文明,也有利于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尤其是辩护权。

四是保障被告人辩护律师的权利。以审判为中心也要求强化控辩对等诉讼理念,依法保障律师履行辩护代理职责,落实律师在庭审中发问、质证、辩论等诉讼权利。如禁止对律师进行歧视性安检,为律师依法履职提供便利。此外,还应当保障律师调查取证的权利,律师调查取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利,保障法官作出合法公正的判决,即在刑事诉讼中,律师可以通过寻找新的证据材料,并对公诉机关所提供的证据提出异议,法官也应当对此证据进行质证、认证。


作者: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 

稿件来源:王利明《法治:良法与善治》 

责任编辑:曹美璇  助理编辑:刘磊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斯托里 最年轻的大法官
最年轻的大法官斯托里不仅是共和主义坚定的捍卫者,其名字和观点,更成为了全国范围内法律界的“标准货币”
阅读的衰落——“北大三位教授谈看书读书做书”之二
阅读正在衰落,因此对整个出版业,包括很多学者的写作都提出了一些挑战。但这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法律图书的演变——“北大三位教授谈看书读书做书”之一
法律图书出版业受惠于我国法治建设的发展,呈现繁荣兴旺的景象。法律图书唯有更新换代,才能适用法制建设的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刘磊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D备05010211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