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数据像原材料一样重要
2018年4月9日      ( 正文字号: )
作者:张新宝 中国人民大学 
[ 导语 ]
2017年11月18日,由浙江大学、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主办,国家“2011计划”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支持,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大数据+互联网法律创新团队)承办,以“互联网法学+人工智能法学”为主题的2017年互联网法律大会,在浙江大学之江校区盛大开幕。会后,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有幸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张新宝作访谈,以下为访谈内容。
[ 内容摘要 ]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支持,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大数据+互联网法律创新团队)承办,以“互联网法学+人工智能法学”为主题的2017年互联网法律大会,在浙江大学之江校区盛大开幕。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有幸邀请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导,《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张新宝作访谈。
[ 内容 ]

    问:在互联网时代,信息的生命在于流通,但是在流通过程中难免会产生违法现象,要在法律上规制这一现象,首先涉及到的问题是信息在法律上的属性。您认为应该如何确定信息的权利属性?

    答:我们一般把信息称作个人信息或者数据,不能笼统地说是信息。很多国家都专门制定针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我国立法比较晚,但《网络安全法》作出了专门的规定,2017年通过的《民法总则》第111条也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了规定。保护个人信息是法治社会的大势所趋,也体现了我国立法在不断地向前推进。

    但是,我国目前关于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分散于各个部门法中,制定一部专门针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已经势在必行。在十多年前,我国就有一些学者开始研究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写过相关法律条文的专家建议稿。我也翻译过欧洲一些国家保护个人信息的资料和一些法律。目前,《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已经基本成熟,不久就会公布,大约有一百多个条款,这意味着个人信息保护在国家立法层面上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从广义上来说,与个人有关的,或者与个人无关的各种自然现象,收集起来后进行计算机处理,储存在计算机的编码记载中,都算数据。在信息时代,数据在经济生活中变得像原材料一样重要。很多企业之间发生一些纠纷,往往是因为数据开放达不成协议,比如快递公司和网络销售公司之间的纠纷,还有手机制造商和APP开发商之间的纠纷,这都是因数据的控制权引发的纠纷。

    通过加工、整理数据和应用数据,能够创造出无限的价值。很多大型企业积累了大量的数据,非常重视对数据的保护。过去,我国在数据的保护上没有相关的法律。2017年3月通过的《民法总则》第127条,对数据保护作出了原则性规定,即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受到民法的保护。但具体如何保护以及保护的程度,《民法总则》规定得还是不够具体化和可操作化。但这可以交由民法解释学来处理。

    把个人信息去个人化处理,就成为数据,比如登录网购平台后要提供姓名、身份证号、住址、银行账户等,这都是个人信息,通过这些信息可以识别一个具体的人。在网络上选购商品或者服务,或者浏览网页,都会留下痕迹,购买的商品或服务也会留下痕迹。无论天猫、淘宝,还是京东,都会收集这些个人信息或数据,进行加工、整理,将这些可以指向具体个人的信息进行匿名化处理,使之去个人化。这样,就可以作为普通的数据来承载,然后进行大数据分析,得出特定的年龄状况的人有哪些购物的嗜好,喜欢哪些服务等信息,这对定向的营销有显著效果。

    这是商业方面,但大数据显然也可以用于公共决策与服务。例如,在春节长假、国庆长假期间,铁路部门、航空部门通过收集大量数据,可以分析客流的走向,提前预测需要提供哪些服务来改善下一个春节或者国庆的出行情况。还有一些热门景点、热门线路,都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预测可以加强哪些服务,这样就会对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收集到的个人信息,经过加工、处理后,使它不具有个人化,看不出来是谁的,但是如果看得出来好多人向往去某个地方,这都可以为未来的商业服务和决策提供一个依据。

    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还有很多其他例子,比如气象部门通过对气象数据的收集和积累,来制作气象预报。所以,有的数据是个人化的,有的数据是与个人没有关系的自然现象,但是被大量收集,被深度地进行分析,获得了较好的利用。这种利用不仅是商业方面,国家进行管理或者提供公共服务也需要大量的数据,比如说人口数据。二胎政策放开之后就可以收集生二胎的家庭数量,预测比往年新增多少孩子,以后要开多少家幼儿园、增加多少所小学、提供多少教材、提供多少硬件和软件,培养多少小学教师。与此相对应,师范学校的招生可能也需要增加等等。还有信息与数据对国家安全方面,也有重要的价值。所以数据在今天的这个社会里面,就像煤炭、电力一样重要。

    综上所述,我最基本的想法就是要保护个人信息,使得信息主体有控制信息的权利,利用他人的个人信息需要经过权利主体的同意,在利用上要遵循最小必要的原则,对于错误或者过时的信息有权进行更正。还有遗忘权的问题,即使信息是真的,但如果信息主体不想让该信息暴露于公众视野中,应该有权利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该信息。人之所以为人,不仅是因为具有生物学上的特征而作为一个动物活着,同时还有有尊严地活着。在法律上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实际上是保护个人的尊严。

    此外,个人信息还特别容易与隐私关联在一起。例如,登录某些网站时,可能会出现一些隐私政策,需要同意后才能进行下一步。隐私权是19世纪末提出的法律概念,后来经过美国法院的判决,确定了姓名、肖像、私生活的秘密和私生活的安宁等概念。在我国,姓名权和肖像权一直被独立看待,对隐私的保护应该是指私生活的秘密和私生活的安宁。也有个别老师认为有第三类,即私生活的空间。虽说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法律上没有界定是两种还是三种。其实私生活的秘密和私生活的安宁也可以包含私生活的空间。

    我国法律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最早是最高法院通过了一些司法解释,从1986年《关于<民法通则>的若干问题的意见》到2001年《精神损害的司法解释》,大概有四个司法解释规定了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到2009年有了巨大的飞跃,《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3款对个人隐私作出了跟个人肖像权、姓名权并列的规定。在今年通过的《民法总则》中继受了这个规定。现在成为了法律直接保护的权利。这里的私生活不是民间一般所指的男女关系,而是指与公共生活没有关系的私人的事项,当然也是以家人或者个人为核心的。

    隐私的相当一部分也属于个人信息,当然个人信息范围更广。比如个人名字,就是一条个人信息,但是个人住在什么地方这些信息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这既是个人隐私,也是个人信息。我们将个人信息中那些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部分叫做敏感信息。企业在收集个人信息时,往往收集的是非敏感信息。

    我接着再讲讲我国这几年对个人信息的保护状况。侵犯个人隐私的案件经常发生,比如虐猫案件后的人肉搜索。我们还是把这种案件界定为是侵犯隐私权的案件,因为这侵犯的是敏感信息,而且发展到线下,打扰到了被害人私生活的安宁。

    除了这样的案件,更多的还是非法搜集个人信息,或者泄露、倒卖个人信息的情形。这些个人信息被泄露、倒卖,或者其他非法运用以后,会产生侵害公民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案件。例如在徐玉玉案中,一个网络黑客将个人信息卖给了实施网络诈骗的人,个人信息来自于山东省考试院考生信息库,考试院里面就有本省的参加高考的学生的数据和个人信息。

    非法侵入个人信息数据是民法上的侵权行为,也是刑法上的犯罪行为。那山东省考试院是否存在问题呢?依法收集个人信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保管个人信息的安全上,是否存在问题?我国《民法总则》第111条规定,收集必须是合法收集,不能是非法的。这就设定了收集者的一项义务,即收集者收集之后要保护个人信息的安全,物理上不能毁损和灭失。黑客能够很容易地进行数据库,就是因为没有适当的防火墙,这里就要讨论,山东省考试院的数据库达到了相应的安全标准吗?如何确定安全标准?是否适用过错原则?是随便一个黑客都能进去,还是达到了比较高的安全保障水平?这些问题都有进一步研究的必要性。

    现在还出现了一些企业泄露公民个人信息而引发的问题。比如电信、银行、医疗机构、房地产公司。我们常会收到垃圾短信和电话,很大的原因是我们的个人信息被泄露或出卖了。之前,在个人信息安全方面的案件中,对个人的处罚比较多,但是几乎没有对公司、企业进行处罚的案例。应该建立健全法人的信息保护制度,例如只有少数的人才能进入数据库,进入之后不能够下载,不能够私自进行传播等。

    过去有不少公民发现自己的信息被泄露,国外也有这些情况,然后到法院去起诉。按照现在《民法总则》及《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被害人是具有法律上的请求权,但是民事诉讼的成本是比较高的所以从法律制度的角度来看,需要有更加全面的考虑。此外,民事责任方面,也需要有一些创新,例如,比例责任的运用,公益诉讼的推广等。

    公民个人信息及其形成的大数据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在法律上构建对其保护的制度与体系可以说是任重道远。一方面,这涉及到个人尊严和信息控制权等权利;另一方面,在划定个人信息保护的边缘之后,也要划定企业自由经营的空间,尤其是收集个人信息,采集个人数据,加以储存、加工、利用的企业,当然也要在各方主体的合理诉求之间达到平衡。

    我有一篇文章发表在《中国法学》2015年第3期上面,题目是《从隐私到个人信息:利益再衡量的理论与制度安排》,这篇文章提出了“两头强化、三方平衡”的观点:既强化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也强化个人数据的收集者对个人信息的合理利用,平衡个人、企业和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

     

    问:谢谢张老师如此全面的回答。刚刚提到的欧盟方面的遗忘权和数据携带权,希望可以听到您详细的介绍。

    答:简单地说,这是你个人的信息,也被人家合法地收集了,但是过了很多年后,你觉得这个信息没有必要放到网上或者数据库中,要求人家把这个个人信息删除,让社会遗忘这件事,这是信息主体的一种权利。

     

    问:那数据可携带权呢?

    答:我通常只说第一主体对个人信息有自我决定权和自我控制权。数据可携带权侧重于在流通中保护信息主体的权利。

     

    问:未来的人工智能可能对民法带来哪些影响?

    答:这是一个特别特别大的话题。我们在起草《民法总则》的时候曾经想把人工智能放在知识产权里面,后来认为这不是一个智力创造,就单独规定了第127条,即:数据和网络虚拟财产的权利受到法律保护。现在还不能对它作出准确的定义,说它享有像实体物一样的权利,还是像知识产权一样的权利。这是财产性权利,但也有和知识产权相通之处,比如说可以反复复制,不具有排他性,比如说数据在这个数据库中可以用,在另外的数据库中也可以用。

    前不久我还有一篇文章在讨论人工智能带来的一些影响,比如人工智能所签的一些合同的效力问题,还有人工智能进行深度学习可能会闯祸。当然,更多的情况下都是做有正面意义的事情,比如无人驾驶,交通事故由谁来承担责任,也在设计不同的方案。

    有人提出了问题,人工智能通过深度学习,有了自己的意志后,可能成为犯罪主体吗?现在人工智能还达不到这个层面,能达到以后真的会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出现了人工智能的制造者所不能控制的问题,这由谁来承担法律后果?如果人工智能达到了这么高的程度,人工智能是否还需要搞下去,对人类生存是否会产生威胁?

    现在来说,人工智能还处于一个辅助的地位,帮助人去做一些事情。比如在司法上的利用,帮助人去写司法文书,帮助查找陈案,帮助查找法律条文,更多的是起到这样的作用。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在深度学习之后,它能够变成什么样子,但是现在下国际象棋、围棋等,完全可以胜过职业高手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太难理解的东西,因为有一个很大的硬盘,或者跟它连接的数据库,然后有很快的CPU中央处理器,将各种围棋的图谱输入进去,让计算机深度学习。虽然我们觉得是无穷无尽的,但其实是有一个数量的。人这一方一个子落地后,它就会去搜集它的数据库里面有多少种应对方式,一种应对方式后续的还有哪些,哪种取胜的几率更高一些。这就可以去比较,然后选其中最优的,这种计算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这很难说是自主决定的程序,归根结底还是受人控制的,不能说这就超越了人类。

     

    问:张老师您对刚通过不久的《民法总则》有什么评价?

    答:最近有一些民法学者在写对《民法总则》的评论。由于我全程参与了这部法律的制定过程,不太方便进行评价。但我认为对于一个法律的评论,需要一点时间。我记得一个法国人问周恩来总理:“您对《拿破仑民法典》怎么评价?”当时《拿破仑民法典》也公布了一百多年了。周总理说:“仅仅这么一点时间对《拿破仑民法典》的历史贡献作出评价,这是言之过早,至少应是200年以后的事情。”这个说法里面有一般真理性的东西,一般需要积累一定的时间才能对法典作出中肯的评价。法律的好坏不在于它与外国法典长得是否相似,而是要看是否能符合中国的国情。

    《民法总则》刚刚才实施了几个月,我们很难做出深入的评价。但以下几点还是比较明确的:我认为《民法总则》在法律条文中比较充分地考虑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现了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也反映了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的一些理念,还有社会财产权利制度。这些特色性的方面,不能拿好与坏、对与错来进行评价。《民法总则》还吸收了人类社会最近两百年民法的优秀成果,特别是像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还是很学术化,很科学化的。当然还有一些因为时间的原因,规定得不够细致,需要进一步的推敲。有的制度设计可能有点仓促,本来是《民法分则》里面的问题,规定到了《民法总则》里面,有机会以后再做一些微调。

    总的来说,《民法总则》是一部很不错的民法典,这与民法学界好多人的观点不能完全一致。立法活动不是一个学术活动,而是一个对民意的集中和整理并体现民意的活动。

     

    问:您对我们在民法学习上有什么建议?

    答:民法是一门基础性的学科,大多数的概念以及体系,都影响了法学,比如权利与义务、法律关系、法律责任等,最早都是从民法里面来的,现在拓展到其他部门法。

    除了学好这些基础的理论,另外要关注两个方面。第一是法律条文,要通过司法考试,对法律条文的理解很重要。不仅仅是《民法总则》,还包括《合同法》等等,以及相关的一些司法解释,都要结合一定的法律条文,脱离法律条文的教科书就会显得非常苍白。第二是在学习的过程中,要关注一些特别重要的案例,例如最高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例、公报案例,以及一些社会热点案件。

    一个好的法科背景的学生,应当有比较强的分析问题的能力,应用学到的法律条文、法律知识去分析一些案例。正确地运用法律,培养良好的法律思维,是培养的重要目标。经常动手写一写,写一个案例分析,或者写一个小的论文,其实挺有帮助的。

     
    作者:张新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博导,《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
    稿件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法学
    责任编辑:李萌  助理编辑:汪文珊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民法总则》规定的“非法人组织”基本问题研讨
理解“非法人组织”,一方面要立足于《民法总则》的直接规定,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民事主体制度的基本理论。
“二维码案”背后的表见法理
以“二维码案”所涉商事领域目的性价值为立论基础,构建商事领域中表见法理的适用机理。
致敬近期逝世的法学名家们
让我们一起回望他们远去的伟岸身影,用他们的光辉激励我们不忘初心,为了伟大的新时代,奋勇前行!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汪文珊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