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最终解释权”的法理分析
2018年6月29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一些新闻媒体认为商家最终解释权条款是非法的、无效的。实际上,最终解释权条款有存在的合理性,如降低交易成本、控制商业风险等,总体上应予肯定。但法律也应避免商家机会主义行为。理想的规制模式应为推定该条款有效,主张无效者应承担证明责任。该规制模式的优势在于,尊重商事惯例、提高交易效率、符合消费者合理预期、避免商家机会主义行为等。
[ 内容摘要 ]
在多数情况下,商家保留最终解释权可能会限制商家促销活动条款的文义,仅此点不足以认定其非法和无效。商家最终解释权绝对非法、无效的观点是在误读现行法的基础上得出的错误或不适当的结论。然而,破解商家最终解释权的秘密,不能仅从法律条文及其文义进行分析,而应从商家保留最终解释权的理由出发。
[ 内容 ]
《人民日报》曾刊登《商家最终解释权属霸王条款》一文,认为商家最终解释权属于不合法条款,是无效的[1]。法院判决以及学界通说如何对待商家最终解释权条款?现有的制定法是否认为商家最终解释权条款非法、无效?商家最终解释权是否有其合理性?其应否被法律评价为违法、无效?法律对商家最终解释权应当采取何种规制方式?笔者尝试从解释论和立法论两个视角对其进行分析,既要探明既有立法及司法实践对商家最终解释权的态度以及学者在此问题上的基本立场,也要探索商家最终解释权的理想规制范式。不可否认的是,商家最终解释权规则涉及复杂的利益衡量、规则解释,需要采取多元化的分析方法,尤其是规范分析法和法经济分析法。本文将对商家“最终解释权”进行比较系统的分析。

一、商家最终解释权的现状——以司法判决和学界观点为基础
(一)既有判决的观点
1.北大法律信息网上的案例
(1)肯定商家最终解释权的案例。在“谢某某与江西中烟工业公司等著作权侵权纠纷上诉案”中,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因有奖征文活动启事中声明了评奖的最终解释权在中烟公司、南昌卷烟总厂,能否获奖,该项请求不属法院审理范围。”在“王某某与合肥政务文化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中,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述广告中也注明了“本广告所涉图片文字仅供参考,最终解释权归开发商所有”。此广告对于所售房屋是否安装中央空调及中央空调的品牌、型号等说明均不够具体明确,且附有保留意见,不宜认定为要约形式。这两个判决的共同特征是,法院总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