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卫民商法讲坛第19期】讲座“一元化时效体系在中国民法典何以可能?”成功举办
2018年11月28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时效
[ 内容摘要 ]
武汉大学主办,武汉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承办,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协办的金卫民商法讲坛第19期在武汉大学法学院108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
[ 内容 ]

2018年11月24日19时30分,由武汉大学主办,武汉大学法学院、武汉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承办,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协办的金卫民商法讲坛第19期在武汉大学法学院108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

本期讲座的主题为“一元化时效体系在中国民法典何以可能?”,主讲人为西南政法大学孙鹏教授,讲座由武汉大学法学院冉克平教授主持,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叶名怡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李昊副教授和武汉大学法学院罗昆教授、杨巍副教授担任本次讲座的与谈人,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徐银波副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张素华教授以及众多同学参与了本次活动。

讲座开始前,冉克平老师对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常委、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孙鹏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对该次讲座的主讲人孙鹏老师及四位与谈人的学术经历逐一做了介绍。随后,讲座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正式开始。

讲座伊始,孙老师首先带大家回顾了新中国时效立法历程,简要介绍了从1986年《民法通则》到“民法典分编(草案)”中诉讼时效与取得时效的规定,由此引入此次讲座的主题——“一元化时效体系在中国民法典何以可能”。围绕该主题,孙老师提出一系列问题:诉讼时效和取得时效能否相伴相生?如果可以,它们又如何结伴而行?诉讼时效一元体系是否可以独挡天下?

随后,孙老师以返还原物请求权应当适用时效为基点论证一元化时效体系在中国民法典有理论上的可能性与正当性。孙老师首先检讨了时效制度的正当性,分别从时效制度能够敦促权利人尽快行使权利、保护第三人的信赖利益以及克服举证困难这三个方面的功能出发,论证既然债权给付请求权也不保护在权利上沉睡的人、也存在避免债权人在债务人已为清偿但未存证的情况下发起证据袭击的需要、也会导致第三人的合理信赖,那么为何返还原物请求权人可以免于时效制度的限制,而在自己的权利上鼾声如雷呢?

综上所述,返还原物请求权没有理由不适用诉讼时效。那么,它应如何适用时效呢?针对诉讼时效和取得时效如何取舍,孙老师评述了以下四种模式。

第一,相继适用模式。即先适用诉讼时效,再适用取得时效,在诉讼时效届满后才开始起算取得时效。这种模式将导致权利真空的出现,而取得时效制度最大的价值就在于避免权利真空。权利真空会产生一系列争议:在诉讼时效届满后取得时效届满前,权利人不能要求占有人返还原物,而占有人此时没有取得所有权,那么占有人可否使用、收益该物?如果可以,又有何正当性?另外,若占有人毁损该物,原权利人能否要求其赔偿?而原权利人如暴力侵夺原物,占有人可否要求其返还?因此,孙老师认为这种前赴后继、相继适用的二元模式断不可取。

第二,重叠适用模式。即返还原物请求权既适用诉讼时效,又适用取得时效,二者交叉适用。孙老师认为,“重叠适用”易滋生混乱,原因如下:首先,诉讼时效和取得时效关注点不同,导致两者起算点、中断、中止有巨大差异;其次,重叠适用会造成诉讼时效完成,取得时效永不起算,权利永远“真空”或取得时效完成而诉讼时效未完成的阶段性“真空”的状态。

第三,荷兰民法典的“搭桥模式”。既适用诉讼时效,又适用取得时效。与重叠模式不同的是,该模式下诉讼时效未完成,取得时效即使届满了也不能发挥任何作用;如果诉讼时效完成,取得时效未完成,自主占有人也可依诉讼时效届满而取得所有权。但孙老师认为这样实际架空了取得时效。

第四,“平行模式”。诉讼时效和取得时效分疆而治,债权给付请求权适用且仅适用诉讼时效,返还原物请求权适用且仅适用取得时效。孙老师评价这种模式似是而非。物权效力再强大也不能凌驾于一切法律政策之上,再者物权不能超越人格权,基于人身伤害产生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尚且要适用诉讼时效,更何况返还原物?

以上四种模式都不能解决问题,那么该如何构建时效制度?孙老师提出自己的看法:放弃取得时效制度,让诉讼时效“包打天下”,也就是在中国民法典中构建一元时效体系。其一,必须消除权利“真空”;其二,返还原物请求权应该与债权请求权“等贵贱”;其三,可以对《民法总则》第196条第2项作反对解释;其四,重构诉讼时效制度。

在孙鹏老师精彩的演讲结束后,冉老师评价孙老师今天的演讲可谓“颠覆”了自己的诉讼时效观念,接着他稍稍作了总结:简而言之,我国现行法上本可能是落后的诉讼时效制度,通过孙鹏老师的妙嘴,却可以领先于世界。

与谈阶段,杨巍老师与孙鹏老师产生了激烈的思想碰撞。杨老师从取得时效的历史发展来阐述自己反对规定取得时效的缘由,同时,他认为对《民法总则》第196条第2项不能作反对解释,而应延长我国普通诉讼时效期间另外,杨巍老师指出,孙老师重构的诉讼时效制度会导致原本虽已过诉讼时效但可因债务人的认可而重生的债权没有复活的可能,也消解了目前允许诉讼时效完成的债权抵销带给商事主体的巨大利益。


罗昆老师表示,时效制度不单纯是技术问题、逻辑问题,实际上对国家国民道德的塑造也很重要,要定位为价值问题。而且,罗老师对孙老师今天的讲座给予了高度评价,称其为“理性与激情”的结合。

叶名怡老师点评道,孙鹏老师关于诉讼时效的构想虽然有闪光点,但无法让人完全信服。比如诉讼时效完成后,债务人自愿清偿,其性质目前是非债清偿,但按孙老师的主张则构成不当得利,这种结果不尽如人意。叶老师还提出,解决权利真空问题有三种方案:第一种是构建配套的取得时效制度,第二种是扩大物权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范围,第三种是将诉讼时效的效力由抗辩权发生改为实体权消灭。叶老师本人更赞同第二种方案。

李昊老师首先对孙鹏老师的炉火纯青的演讲技巧表示赞赏,然后直截了当地表示,在中国现今的立法形势下,孙老师今天的观点不会被立法机关采纳。而且他认为:权利真空问题仍然会存在,时效制度的重构会牵一发而动身,在实践中,还需要考虑到当事人的感受。

针对各位与谈人的点评,孙鹏老师睿智地作出回应。他认为时效制度本就有违民众的道德情感,而且依据我国现行规定,诉讼时效完成后,该权利可能无法获得国家公权力的保护,那么法律不救济的权利何谓权利,充其量是道德义务。此外,可以通过限制不当得利的返还条件解决债权人保有债务人在诉讼时效届满后之清偿的问题。

在提问环节,现场同学就民事诉讼法2年的强制执行时效和民法总则3年的普通诉讼时效之间衔接关系提出疑问,孙鹏老师对此给予耐心回答。

讲座最后,主持人冉克平老师对孙鹏老师开阔的学术视野与幽默风趣的演讲风格进行了高度的评价,认为孙老师今晚慷慨激昂、妙语连珠,各位点评人的观点碰撞也是精彩纷呈,令人意犹未尽!22时许,本期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责任编辑:陈子奇      责任编辑:刘磊)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召开
2015年4月14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今将挂牌 巡回辽吉黑三省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将在沈阳挂牌。巡回法庭将审理哪些案件?如何管理?本文将就相关问题做出一
最高法院就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答记者问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发布会,介绍巡回法庭的有关情况以及《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陈子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