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的工匠精神何以可能——评《经济法学理论演变原论》
2019年2月26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理学   法经济学
[ 导语 ]
本书对于许多看似无须讨论却又似是而非的理论问题,用历史的、经济的、哲学的新视角辅之以辩证思维,以翔实的考究为根据,正本清源,淋漓尽致地地展示历史厚重感的同时更增强了观点的说服力,在看似人尽皆知却不明其“所以然”的问题上下苦工夫,用新的逻辑主线一以贯之、一气呵成,堪称一本“越看越厚”的学术专著,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精读。
[ 内容摘要 ]
本文作者认为,学术研究的工匠精神强调以一丝不苟的呆板向卓越与完美致以崇高敬礼,不断精雕细刻,打造学术精品,也强调摆脱匠气的阈限而臻于浑然天成的至境,如同古瓷久经传世而呈现厚实的润光。《经济法学理论演变原论》一书契合这种匠人精神,是一本值得仔细品味的好书。
[ 内容 ]

对比民法、刑法等基础理论完善、逻辑体系成熟的部门法,不论是初涉经济法学大门的新人,抑或对许多具体制度的研究已经形成一套完整体系的“过来人”,或许还存有这样的困扰或是内心的不甘:经济法的独立地位目前已然奠定,但学界关于经济法基础理论的共识有多少?经济法学中如同诵经般反复传授的理论在历史和哲学维度的“元问题”的阐发是否被反省?指导经济法具体法律制度研究的基础理论能否真正地发挥作用而非束之高阁、不食人间烟火?

笔者认为,张世明所著的《经济法学理论演变原论》或许有益于解决这些一直萦绕在经济法学研究者头脑中的疑问。这本书原先以《经济法学理论演变研究》为书名分别在2002年、2009年由中国民主法制出版出版第一版和第二版,获得过一些学术奖励,经受市场的考验已经长达近二十年,在2019年新年伊始本书更名为《经济法学理论演变原论》,第三次全面修订后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既保持《经济法学理论演变研究》的精髓与风格而名曰“原论”,又再接再厉继续开拓,历久而弥新。

作者在2009年第二次全面修订版后记开篇即言及顾炎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游历所至,以骡马载书自随,凡西北阨塞,东南海陬,必呼老兵退卒询其曲折,与平日所闻不合,即发书检勘,对自己积三十余年而完成名著《日知录》时复改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作者在该书第二次修订时恰恰从马克斯-普朗克知识产权、竞争法和税法研究所访学回国,把马普所的图书馆比喻为一个学术工厂,在那里基本上每个人都在用电脑敲敲打打写博士论文和专著,殚精竭虑,仿佛过去炉火熊熊铁匠铺里的打铁人抡着榔头叮叮当当锻打于砧板之上的情景。作者指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答案就是在于这种不断地锻打、回炉与淬砺之中,学术精品亦然,学术经典尤然。“顾炎武的治学经历告诉后进者,学问是一辈子的事业,只有不断精益求精,萃数十年之精神,揣摩研究,几经删润,才能达到圆神方智的化境。”“援笔成篇后不易一字者固然令人歆羡,但文必改而后工才是真正的不刊之论。”

中国学术界受到考核制度的影响,往往片面强调新书在科研统计中的作用。这造成的负面影响就是,许多中国学术界著作急求近功,书被催成儿墨未浓,其命运最终只能“朝花夕拾”,缺乏持久的生命力,经过二十多年就没有一版再版的必要。但反观德国人做学问,往往像打造手工名表的工匠一样对一部专著精益求精再三修订再版。当然,修订再版是有条件的:首先,必须原先的初版具有较高的学术声誉,具有再次修订的基础,其次,必须具有再次修订初版的市场需求,否则乏人问津。从理论上说,一部著作能够接二连三再版,这对作者而言不啻莫大的荣幸,因为这其实给予作者能够改正自己错误的千金难买的机会。正是如此,许多德国学者格外珍惜自己著作再版修订的机会,甚至即便在自己年迈体衰而无力修订之际,邀请自己衣钵传人一道进行修订而共同署名。例如,法科学生熟悉的《比较法总论》,国内最早的中译文原作者署名是茨威格特,后来出版的中译本所依据的修订版就是茨威格特和克茨师生共同署名。这种代复一代的修订、打磨使得许多学术名著的金字招牌越擦越亮。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工匠精神”后,弘扬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诚然,“匠”在一定程度上的确不无“平庸板滞”之意,但中国古人最看重庸言庸行,在平凡中追求伟大,在恪守传承中锐意创新,而创新对于学者尤为重要。学术研究的工匠精神强调以一丝不苟的呆板向卓越与完美致以崇高敬礼,不断精雕细刻,打造学术精品,也强调摆脱匠气的阈限而臻于浑然天成的至境,如同古瓷久经传世而呈现厚实的润光。

作者在书中强调,中国经济法学研究要顶天立地。以愚观之,所谓“顶天”是指中国经济法的理论造诣要上凌云霄、高屋建瓴,“立地”则是指中国经济法的具体研究要有问题导向、紧贴实践。二者作为不可缺少、不可偏颇的两个重要方面共同构成了经济法学研究这一“统一体”。具体来看,如果单纯讲“顶天”,没有实践的印证和支撑,这样的理论是难以令人信服的;如果片面谈“立地”,没有理论作根据,则经济法学会落至被“釜底抽薪”和丧失独立地位的下场。理论支撑着实践,反过来新的实践又会不断的丰富和发展理论,从而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以笔者最近研究的反垄断中的宽恕制度为例,前人对此的研究多集中在宽大制度本身的设计,例如免除和减轻处罚的对象的数量、幅度,宽大申请人申请宽大的时间要求、证据要求,还有对宽大申请人消极资格的规定等,但实际上,如果跳出现有研究的窠臼,对宽大制度这项已实施半个世纪的制度的研究完全可以从更广、更深的视角加以审视,从而发现:这项制度很好地体现了经济法综合手段调整的特点,并且与民法、行政法等部门法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宽大制度的设计除了要考虑本身的科学性之外,与私人诉讼的衔接也至关重要。宽大申请人往往忌惮后继的私人诉讼,因为后继诉讼会利用自己申请宽大的证据使申请者处于面临巨额民事赔偿的不利地位,这会减少卡特尔成员申请宽大的积极性。如果说对反垄断执法机关的行政行为的规制是经济自由对行政机关的基本要求,那么,宽大制度对私人诉讼予以避让和妥协的要求便蕴含着经济秩序的呼唤。私人诉讼向宽大制度可能的妥协并非自毁长城,反而有利于私人诉讼的长远发展。想要实现私人诉讼所追求的经济自由必须在经济法其他制度的协调和综合考虑下进行,必须尊重秩序的要求。可以说,在宽大制度的讨论中经济自由和经济秩序的和谐是重中之重,恰如作者在本书中所言,“秩序以自由为轴心形成,自由是在秩序内部展开”。

本书给予笔者最深刻的影响,便是对任何一个问题常研究常新、常挖掘常有的学术工匠态度。本书对于许多看似无须讨论却又似是而非的理论问题,用历史的、经济的、哲学的新视角辅之以辩证思维,以翔实的考究为根据,正本清源,淋漓尽致地地展示历史厚重感的同时更增强了观点的说服力,在看似人尽皆知却不明其“所以然”的问题上下苦工夫,用新的逻辑主线一以贯之、一气呵成,堪称一本“越看越厚”的学术专著,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精读。或许正因如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部在经济法学界已经建立很高学术声誉的专著未来仍然存在多次再版的潜质。


本文作者:柳长浩

本文来源:法缘读书公众号

责任编辑:刘炼箴,实习编辑:向雨心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