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法哲学探究》导言
2019年2月28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制史   西方法律思想史
[ 导语 ]
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作为法学基础学科,既属于理论法学的范畴,也属于历史法学的范畴。它在我国经历了初创—发展—成型的曲折过程。
[ 内容摘要 ]
本文介绍了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的创建和发展历程、学科建设取得的进展和成就、教学与研究的主要体会。作者在谈教学与研究的体会时,也谈到了四个坚持的研究方法:坚持范围与体系的统一;坚持政治与法律的统一;坚持评述与借鉴的统一;坚持阶级与历史的统一,为西方法律思想的学习者提供了研读该书的方法。
[ 内容 ]

一、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的

创建和发展历程

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作为法学基础学科,既属于理论法学的范畴,也属于历史法学的范畴。它在我国经历了初创—发展—成型的曲折过程。

在国外,一般没有法律思想史学,更没有西方法律思想史学,只有国别法律思想史学或部门法律思想史学、政治思想史学或政治学说史学。在我国,国民党统治时期曾有一批学者研究西方政治学说和法律思想,并有一些著述发表;在大学政治和法律系(科)普遍开设了政治学说史课程。20世纪50年代,随着社会主义制度和法学的建立,我国一些高等学校的政治和法律系(科)按照苏联“政治学说史”的模式,开设了“政治学说史”课程,并以凯切江、费季金主编的《政治学说史》为基本教材。20世纪50年代后期,由于重中国轻外国、重政治轻法律思潮的影响,政治学说史课程停开了,直到60年代初期才恢复。1962年,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第一次开设了“世界国家与法权学说史”课程。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政法院系几乎全部停办,法学课程全部停开,“世界国家与法权学说史”也被扼杀在摇篮里。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党的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基本方针的指引下,法学界迎来了春天。经过“拨乱反正”,法律院校得到恢复和重建,法学课程得到恢复和重建。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为了适应改革开放和民主法制建设的需要,我国首次创建了西方法律思想史独立学科。1979年,国家教委在武汉召开的全国文科教学会议上确定了法律院系开设西方法律思想史课程。198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将西方法律思想史确定为二级学科,并确定为硕士、博士授予点。1998年,在精减学科的名义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将西方法律思想史连同中国法律思想史、中国法制史一起合并为“中国法律史”。虽然这一决定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如有些人误认为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被取消了,有的院系停招了研究生,甚至连西方法律思想史课程也停开了,西方法律思想史研究会也停止了活动,陷入沉寂状态,但从总体来看,由于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需要,由于我国民主法制建设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以及司法体制改革的需要,在广大学者竭力争取下,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终于被坚持下来,并继续向前发展,日趋走向成型。当前,对西方法律思想史的研究已经走出低谷,呈现明显的趋势和特点:在对西方法律思想史的研究中,政治思想研究明显减少,法律思想研究逐渐增多;对外文资料的利用和引用明显增加,特别是对原著的利用日益增多;由年代、人物研究法向专题研究法、学派研究法发展;对马克思、恩格斯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法律思想和现代西方法哲学的研究取得了较大进展;专题研究逐步展开,并取得一定成果;比较法文化研究已经起步,并取得一定进展;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理论体系已经基本形成。所有这一切都标志着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已经基本成型。

二、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建设

取得的进展和成就

经过几十年专家学者的辛勤耕耘和奋斗探索,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的建设取得了进展和成就。

一是编写了一批教材,且质量逐步提高。王哲编著的《西方政治法律学说史》、吕世伦和谷春德编著的《西方政治法律思想史》(增订本)、徐爱国等著的《西方法律思想史》、严存生主编的《西方法律思想史》、谷春德和史彤彪主编的《西方法律思想史》的影响较大,适应了目前教学的需要。

二是出版了一批专著。沈宗灵的《现代西方法律哲学》、张文显的《当代西方法哲学》、吕世伦的《西方法律思潮源流论》和《黑格尔法哲学研究》、张乃根的《当代西方法哲学主要流派》、谷春德的《人权的理论与实践》等,具有一定影响,对教学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三是翻译出版了一批西方法学名著。古代的、近代的和现代的西方法学名著都分批成套翻译出版,为教学与研究提供了大量原著性理论素材。

四是专题研究逐步深入。对西方法治理论、西方人权思想、自然法和社会契约理论、西方宪政理论与实践等问题都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并有相应的论著问世,如王仁博和程燎原的《法治论》、王哲的《论西方法治理论的历史发展》、张彩凤的《论西方法治传统的思想渊源和观念基础》、谷春德的《人权的理论与实践》、夏勇的《人权概念起源》、杜钢建等的《西方人权思想史》、陆沉的《公平正义:人类永恒的难题——对“自然法”观念的意义分析》、严存生的《自然法、规则法、活的法——西方法观念变迁的三个里程碑》、周叶中等的《论古典自然法对近现代宪法与宪政的影响》、苏力的《从契约理论到社会契约理论——一种国家学说的知识考古学》、王振东的《当代马克思主义与法律契约论不矛盾》等。

五是培养了一批硕士、博士。1981年北京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设立了第一批法律思想史硕士点,1984年中国人民大学和吉林大学设立了法律思想史硕士点,1986年中国政法大学和西南政法大学设立了法律思想史硕士点,1986年北京大学设立了法律思想史博士点,1999年中山大学设立了法律思想史硕士点。目前,教育部所属的重点院校大部分都设立了法律思想史硕士点或博士点,招收和培养硕士生、博士生。在已经毕业的硕士、博士中,有些已成为实际工作中的骨干,有些已成为教授、博导,活跃在教学与研究第一线,如杜钢建、徐爱国、史彤彪等。

六是建设了一支可观的教学与研究队伍,人员数量不断增加,质量和素质逐步提高,而且大有扩充的趋势,将那些对法律思想史感兴趣的其他学科(特别是法学理论和法制史学科)的人吸收进来,一起研究和探讨法律思想史问题,推动法律思想史学科的发展。另外,我们还高兴地看到,这支队伍中,有数名“海归派”加入,他们在语言与专业方面的优势十分明显,在教学与研究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七是学会健全,活动正规化、经常化。西方法律思想史研究会是1987年成立的,时任会长是已故的王哲教授,副会长是吕世伦教授。学会成立后,活动较少,仅开过两次会。2003年学会恢复了活动,在汕头大学召开了学术研讨会,研讨拉德布鲁赫的实证主义法律思想。200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开年会,进行换届和学术研讨。在吴玉章会长、徐爱国和史彤彪副会长的主持下,学会的组织日益健全,活动也日趋正规和经常,每次年会都有明确的主题,将西方法律思想与我国民主法制建设结合起来,进行深入研讨。学者在年会中发表了富有新意的独到见解,并将其编辑成册,为教学,为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全面贯彻落实,为尊重和保障人权基本国策的贯彻落实,提供了大量的宝贵的可资借鉴的理论、思想素材。

三、西方法律思想史教学与研究的主要体会

如前所述,西方法律思想史是笔者教学与研究的主要方向及工作,笔者为她的创建和发展倾注了全部心血。几十年来,笔者始终坚持在教学第一线,为笔者所在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进修生讲授“西方法律思想史”“古代和中世纪西方法律思想史”“西方法学名著选读”“现代西方法学流派述评”等课程;笔者还应邀赴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汕头大学、深圳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华女子学院等院校,给本科生讲授“西方法律思想史”“西方法学流派述评”等课程;笔者还应邀到日本立命馆大学、我国香港树仁大学讲授“西方法律思想史在中国的创建和发展”“中国法律制度”等课程。

笔者是西方法律思想史硕士授予点创建人之一。几十年来,笔者培养和指导了几十名研究生,有些已经成为处级、局级干部,有些已成为教授、博导、律师,活跃在教学与研究第一线及法律实务中,如杜钢建、徐爱国、史彤彪及杨少南、武建设、李法宝、沈凯、郑东、曹红美等。

西方法律思想史的教材及科研项目建设也取得了一些成果。20世纪80年,笔者与吕世伦合编了《西方政治法律思想史》,与张宏生共同主编了《西方法律思想史》(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材),与史彤彪共同主编了《西方法律思想史》(21世纪法学系列教材,已出5版),与王振东合编了《西方法律思想史自学考试指导与题解》等。多年来,笔者承担了多项国家社科重点项目,著有《人权的理论与实践》《中国特色人权理论与实践》,主编《人权新论》《人权史话》《马克思主义人权理论与实践》《当代中国人权理论与实践》等,其中有六本书获省部级奖。笔者还在国内主要报刊上发表了有关人权、民主、法治问题的文章百余篇。

笔者深知西方法律思想史时间长、人物多、著作繁、问题广、理论深,要将其真正学懂弄通,实非易事,不下功夫是不行的。笔者有如下体会。

一是要坚持范围与体系的统一。

笔者认为,西方法律思想史的研究范围应该包括西欧和北美奴隶制社会、封建制社会及资本主义社会中各个阶级、各个学派、各个思想家的法律思想(其中包括马克思、恩格斯的法律思想),而法律思想包括法哲学思想和部门法思想两部分。与此相适应,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又可以分为西方法哲学史和西方部门法思想史,其中,前者包括法哲学史和法律技术(如立法技术、司法技术等)科学史两部分,后者可再细分为宪法思想史、民法思想史、刑法思想史、诉讼法思想史和国际法思想史等分支学科。应当以此来建立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理论体系。如此,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的研究范围与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的理论体系是统一的。

二是要坚持政治与法律的统一。

政治与法律都是阶级社会特有的社会现象,它们的关系最为密切。政治的核心是国家政权,而法律的实质是一种政治措施,是一种手段和政策。因此,古往今来,所有的研究者无不是将政治问题与法律问题放在一起研究。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还是西方法律思想家,在他们的相关著作中,都是既讲政治问题,特别是国家问题,又讲法律问题的。所有这些都说明,政治思想与法律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应当将其结合在一起进行研究。实践表明,离开政治思想孤立地研究法律思想,或者离开法律思想孤立地研究政治思想,都是很难研究清楚的。有鉴于此,我们开始创建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时就明确定位:该学科由两大部分内容构成。第一部分是政治思想,主要是:国家的起源,国家的本质和职能,社会契约论,政体及其分类,政体活动原则,政体的腐败及更替,主权的概念,君主主权和人民主权,公民及其同国家权力的关系,国际关系,战争与和平,革命,分权与制衡,民主,自由,人权等理论问题。第二部分是法律思想,主要是:法律的起源、概念、分类,权利与义务,自然法和制定法,法的功能与作用,立法,司法,法治,民法,刑法,诉讼法,国际法,斯多葛学派,伊壁鸠鲁学派,注释法学派,评论法学派,功利主义法学,历史法学,自由主义法学,自然法学,实证法学,规范法学,社会学法学,现实主义法学,新康德主义法学,哲理法学,分析法学,存在主义法学,综合法学,批判法学,经济分析法学,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学,新黑格尔主义法学,相对主义法学,新自然法学,新分析法学,制度法学,目的法学,利益法学,新自由主义法学、种族批判法学、女权主义法学以及行为主义法学等理论和学派问题。这两部分内容是密切联系、相互渗透、相互交叉的。

如此说来,政治思想与法律思想是否就不可以分开来进行研究呢?政治思想史与法律思想史两个学科是否就没有必要独立存在呢?笔者认为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政治思想与法律思想完全可以分开进行研究,政治思想史与法律思想史两个学科确有独立存在的必要和价值。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学科的分类势必越来越细。但是必须明确,政治思想史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政治思想、理论、学说,辅助研究对象法律思想理论、学说,而法律思想史的主要研究对象是法律思想、理论、学派,辅助研究对象政治思想、理论、学说。两者各有主次,不能颠倒;两者互为补充,相辅相成。

三是要坚持评述与借鉴的统一。

法律文化、法律思想是无国界的。西方法律思想是人类共同的宝贵文化财富,是法学中的基础理论,是完全可以继承和借鉴的。为此,首先必须正确评述(而不是单纯地批判),揭示其产生和发展过程,肯定其影响和作用,指出其局限性和非科学性。西方法律思想中法律的起源、概念、分类,权利与义务,自然法和制定法的功能与作用,立法技术和原则,司法制度,法治,国家的起源、本质和职能,社会契约论,政体的分类、政体原则、政体的腐败及更替,主权的概念,君主主权和人民主权,国际关系,战争与和平,革命,分权与制衡,民主,自由,人权等思想和学说,不但为整个资产阶级法学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思想、观点和学说,打下了理论基础,而且为马克思主义法学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思想、理论、观点和学说,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发展。同时必须承认西方法律思想具有继承性和可借鉴性。繁荣发展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法学,不但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原则,总结中国民主法制建设和依法治国的经验,而且还要借鉴和吸收西方法律思想、理论、观点和学说。只有这样,才能够创立并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

我国在推进民主法制建设和依法治国的时候,不但应当,而且有必要借鉴西方的民主法治人权理论、制度和经验。当然,借鉴必须结合我国国情和实际,绝对不能照抄照搬。

四是要坚持阶级与历史的统一。

列宁曾说过:“思想史就是思想的更替史,因此,也就是思想的斗争史。”西方法律思想是以理论的形式反映着社会各个阶级(主要是剥削阶级)和阶层的利益、要求及它们相互的斗争的。这就决定了西方法律思想必然具有很强的阶级性,因此,研究西方法律思想不能只是单纯地客观介绍,而要以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理论为指导进行必要的分析评论。也就是说,必须运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揭示西方法律思想、理论、观点和学说的阶级实质。同时,西方法律思想又是在一定历史时期产生、存在和发展的,因此,研究西方法律思想必须运用历史分析的方法,联系这些思想、理论、观点和学说产生、存在和发展当时的社会背景与历史条件来考察、分析和探索。总之,只有将阶级分析与历史分析统一起来,将阶级观点与历史观点统一起来,才能正确揭示西方法律思想产生和发展的规律性及实质,才能正确评价西方法律思想的作用及价值,才能科学地继承并发展这一人类法律文化瑰宝。

四、本书的结构、体系和内容

本书共分为3篇19章,前两篇原是笔者给本科生、研究生讲授“西方法学名著选读”和“现代西方法学流派评述”课程的讲稿,经过整理、加工、修订而成。第一篇共7章,主要是对《利维坦》、《政府论》(下篇)、《论法的精神》、《社会契约论》、《法的形而上学原理》、《法哲学原理》、《法学导论》等西方法哲学名著的解析。第二篇共7章,主要是对西方法哲学的概述,对现代自然法学、现代分析法学、社会学法学、逻辑实证主义法学、经济分析法学、西方马克思主义法学的评述。第三篇共5章,主要是论述现代西方法哲学的产生和发展趋势、古希腊罗马自然法思想、西方政治法律思想史中的和谐社会观、罗尔斯的公平正义论及其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西方法律思想史学科建设与创新综述。

全书以马克思主义法哲学思想为指导,较为系统地探究了近现代西方法哲学的产生和发展,阐释了笔者的一些肤浅理解和体会,因此将书名定为《西方法哲学探究》,以示此书的编著本意。

    
    本文作者:谷春德
    本文来源:法缘读书
    责任编辑:刘炼箴,实习编辑:向雨心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