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和经济学的未来》序言:一场法学与经济学的双向对话
2019年4月9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经济法   经济法总论
[ 导语 ]
在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对全球未来的影响比中国更重要。中国法律和中国经济系统的发展,将影响法和经济学在全球发展的趋势。在这个重要的意义上,中国就是未来。正是这个原因,作者对这本关于法和经济学之未来的书被翻译成中文感到特别幸福,他也期待中国的学者、学生和决策者们能够阅读它并从中获益。
[ 内容摘要 ]
本书作者用令人信服的论证将法律经济学划分成两个独立的领域。作者指出,这两个领域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杰里米·边沁和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前者主张“法律的经济分析”,阐释经济理论光环下的法律系统,并力图说明经济学可能促使法律更有效率。后者主张“法经济学”,授予法律平等的地位。
[ 内容 ]

一、致读者

在过去50年间,法和经济学一直在美国法律学术中占据着核心位置。在这本书里,我试图指出法学和经济学关系中独具特色的一些问题,展示了如何通过克服这些问题并使两者互相学习,从而达到法学和经济学可以共同拥有一个真正重要且有益于人类的未来。

在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对全球未来的影响比中国更重要。中国法律和中国经济系统的发展,将影响法和经济学在全球发展的趋势。在这个重要的意义上,中国就是未来。正是这个原因,我对这本关于法和经济学之未来的书被翻译成中文感到特别幸福,我期待中国的学者、学生和决策者们能够阅读它并从中获益。

未来与你们同在,我很高兴在其中扮演一个微小的角色。

二、序言

这本书是长期酝酿的结果,它呈现的是我经年思考而产生的一些想法。作为这样一种产品,其中的不同部分曾以不同的方式在若干不同的地方作为研讨班、工作坊或讲座的主题。需要感谢的人太多,在这里无法一一提及。但如果一位读者看到书中的某一内容而回忆起学生时代针对该内容而进行的一次讨论,那么我想在此刻让那位读者知道:我很可能也记得那次讨论,并心存感激。

不过,我必须提到一些更切近地为本书的写作予以帮助的人。耶鲁大学法学院院长罗伯特·波斯特(Robert Post)始终不渝地为我提供着支持,正如我在这个学院的其他同事一样。这些朋友通过最近的一次工作坊以及一对一的交流,慷慨大度地提出了许多批评、建议和鼓励。他们一直把我这位兼职的学者和专职的法官当成他们之中的一员,这对我而言具有言语所无法表达的意义。

约翰·多诺休(John Donohue)与美国法和经济学协会以及艾伦·马西亚诺(Alain Marciano)和乔凡尼·B.拉莫诺(Giovanni B.Ramello)也值得特别提及。美国法和经济学协会授予我科斯奖章,并因此促使我将本书最后两章所表达的基本思想整理成型,对此,约翰·多诺休和我的同事、好友布鲁斯·阿克曼(Bruce Ackerman)出力最多。后两位组织了一场名为“法和经济学:圭多·卡拉布雷西的贡献”的会议,会议论文发表在《法律与当代问题》第77卷(77 Law and Contemporary Problems 2[2014]),这促成了本书第六章主要观点的成型。

如果没有我的长期助理苏珊·鲁西贝里(Susan Lucibelli)的耐心和帮助,像这样一本书是永远不会诞生的。她的名字顺理成章地出现在我的几乎所有书当中,只有一本除外,我们一起工作的岁月已经长到无法得体地说出来。我过去的法律助理凯特·依塔雅(Cat Itaya)、卢克·诺瑞斯(Luke Norris)和大卫·韦什尼科(David Wishnick)以及现在的法律助理内特·卡勒顿(Nate Cullerton)、艾瑞克·费什(Eric Fish)和凯文·兰姆(Kevin Lamb)值得特别致谢。他们任劳任怨地帮我进行编辑、引证和注释核对工作,这些工作都是在协助我完成司法案件处理和判决书撰写工作之外无怨无悔地进行的。有他们在我身边工作是件很愉悦的事情,此外,还要加上我的另一位助理马吉·格林布拉特(Marge Greenblatt)。最后,恰如一直以来那样,我最深的谢意要给我的妻子安,她在五十四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是我的爱侣、最睿智的批评者和最亲密的朋友。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说明。本书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学术”著作。它并没有致力于文献梳理,也没有提到曾经在我所讨论的问题上发表过相关作品的全部或大多数学者。当我还是一名专职学者和教师的时候,我倾向于写作这样的作品。我不情愿偏离那种写作风格,加之我也没有时间在履行法官职责的同时从事那种程度的深入研究,是导致本书不断推迟出版的主要原因。不过,很多人敦促我在老迈昏聩之前把长期盘旋在脑海中的观点写下来,其结果就是这本书。就本书未能妥当地对已有文献的作者表达尊重而言,我向这些学者致歉,而且我希望,借着本书的出版,他们自己的学术研究可以在他们自己的特定专业范围之外获得更多人的关注。我的这个希望适用于所有学者,尤其适用于那些福利经济学的研究者,他们毫无疑问早已阐述了本书所阐述的某些观点,但遗憾的是,他们的作品通常不为本书所特别针对的其他专业人士所知,那就是法律人—经济学者。在我看来,在这些专业人士中,有些人不时地用经济学理论来批判既定的法律秩序,而他们所使用的理论如果不加以改进则无法使这些批评显得合理。


本文作者:圭多?卡拉布雷西

本文译者:郑戈

本文来源:法律那些事儿

责任编辑:刘炼箴,实习编辑:向雨心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