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法律的秩序》中文新版序
2019年9月12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的作用   法的价值   法治
[ 导语 ]
就促进人们的合作而言,法律在其中当然起作用,但许多学人夸大了法律制度的影响。特别当利害关系很小,且互动各方预期着相互间的关系会持续下去时,人们事实上不大可能依靠法律制度来提供规则以及规则的执行。
[ 内容摘要 ]
不同于美国法律经济学运动中的两位巨匠,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和圭多·卡拉布雷西(Guido Calabresi)认为国家是产权的唯一渊源,在《无需法律的秩序》这本书中,作者的核心观点是——法律并非如两位前辈以及其他许多学人所主张得那么重要。
[ 内容 ]

美国法律经济学运动中的两位巨匠,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和圭多·卡拉布雷西(Guido Calabresi),都认为国家是产权的唯一渊源。在《无需法律的秩序》这本书中,我的核心观点则是,法律并非如两位前辈以及其他许多学人所主张得那么重要。就促进人们的合作而言,法律在其中当然起作用,但许多学人夸大了法律制度的影响。特别当利害关系很小,且互动各方预期着相互间的关系会持续下去时,人们事实上不大可能依靠法律制度来提供规则以及规则的执行。在这种语境中,关系紧密交织之群体的成员们,如亲属间或某村的村民间,在管理他们自身的事务时,就不大可能根据法律的规则,而会依据非正式的社会规范。在执行这些非正式的规范时,他们并不是通过警察或法院,而是通过分散执行的自力惩罚,比如传播负面流言和避而不见。并且,若发现温和的非正式救济无效,他们甚至觉得有正当理由以适度的暴力来自力救济。当然,这并不是说,法律从来不重要。在诸如征税这种利害关系重大且相关各方社会距离很大的情况下,法律通常会更奏效。

《无需法律的秩序》的英文版首版于1991年。在大约同时期,还有一些美国法律学者也开始发表与本书基调很相似的重要著述。其中有些就成了我的学界盟友,如与我年龄相近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罗伯特·库特(Robert Cooter),以及三位更年轻的学者,丽莎·伯恩斯坦(Lisa Bernstein )、理查德·麦克亚当斯(Richard McAdams)和小波斯纳(Eric Posner)。到了2007年,后三位学者都加入了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虽然我们这五人帮是老熟人,但在学术研究和发表上,我们从未有过什么内部的规划协调。当然,我们也坦承,我们只是推进了那些同样强调非正式规范之力量的前辈学者的研究。这些先行者包括了精明的古罗马人塔西佗(Tacitus),以及著名的美国法律社会学者斯图尔特·麦考雷(Stewart MacAulay)。

从1991年至今已经20多年了,到时候了,可以评估一下我们这五人帮对美国法学研究的影响。到2000年前后,我们五位都自信地认为,尽管未必正确,我们已经一道将我们的基本观点成功传递给了我们的学界同仁。也是在那时,我们基本上宣告获胜,开始将我们的主要学术努力转向其他问题。我们此后也很高兴地看到,自2000年之后,许多美国法学者都证明了非正式规范在诸多社会环境内的支配力,其中包括知识创新中的权利,[1]互联网的作用,[2]公共空间开放的分配,[3]以及国际关系。[4]

当然,我对这五人帮学术影响的解说,很难是客观的旁观者的解说。我可能有偏见,因此我希望读者以一种怀疑的眼光来研读我在本书中的主张。

但读者持怀疑态度还另有个理由。在《无需法律的秩序》中,我考察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夏斯塔县一小块农村区域发生的事件,以此为基础建构起关于人类合作的一种普遍理论。与生物学家、经济学家、博弈论学者以及其他普遍主义者(universalists)的通常倾向一致,我的分析假定的是,人就是人,即人性不会因空间和时间的变动而发生重大的变化。其他许多学科,如人类学、历史和社会学的研究者,则趋于怀疑这种普遍主义。他们是文化论者(culturists),强调人的天性也会变。因此,文化论者会表示疑问,不愿意将夏斯塔县农区的居民和当代中国的村民等同起来。在他们看来,两千多年来中国人接受并完善的儒学传统,近代革命时期的共产主义教育,以及毛泽东之后改革时代的经历,会在很大程度上塑造当代中国农民的天性。

虽然我是从普遍主义者的视角撰写此书的,但我欢迎文化论者挑战它。[5]普遍主义者和文化论者的视角相互竞争,双方学人间的碰撞可能有助于推进社会科学研究的最终目标:更好地理解人们究竟是如何互动的。


本文作者:罗伯特·埃里克森

本文来源:雅理读书

责任编辑:汪文珊,实习编辑:向雨心

[ 注释 ]

[1] Kal Raustiala & Christopher Sprigman, The Knockoff Economy: How Imitation Sparks Innovation (2012).
[2] Yochai Benkler, The Wealth Of Networks: How Social Production Transforms Markets and Freedom 70-74 (2006) (讨论了维基百科词条贡献者的动机).
[3] Richard A. Epstein, The Allocation of the Commons: Parking on Public Roads, 31 J. Legal Stud. S515 (2002); Daniel Nazer, The Tragicomedy of the Surfers’ Commons, 9 Deakin L. Rev. 655 (2004).
[4] George Norman & Joel P. Trachtman, The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Game, 99 Am. J. Int’l L. 541 (2005).
[5] 关于文化对人性的影响,请看,例如,Robert D. Putnam, Making Democracy Work: Civic Traditions in Modern Italy (1993), 又请看,Alberto Alesina & Paola Giuliano, Culture and Institutions, 53 J. Econ. Lit. 898 (2015).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