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斥立法膨胀——简评莱奥尼《自由与法律》
2020年5月13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的制定   法与政治
[ 导语 ]
《自由与法律(第3版)》是一本法哲学领域的力作,是目前西方世界的经典读本。作者莱奥尼针对充斥当代社会法治建设的法律规范与个人主义的自由理念相矛盾这个深刻主题,运用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等诸多领域的知识,展开了一系列极具理性又极具个性的原创性论证和剖析。
[ 内容摘要 ]
《自由与法律(第3版)》被誉为是莱奥尼所有著作中最不拘泥于俗见、也最有挑战性的一部。在西方自由主义法律思想史上,被哈耶克、布坎南等享誉世界的学者公认为是里程碑式的著作,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 内容 ]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这是老子的高明见解。布鲁诺·莱奥尼(1913—1967)则在现代社会科学研究的意义上,明确指出:“要将法律制度的重心从立法活动转换到其他形式的造法过程,在短期内是无法做到的。但是,随着公众对有关个人自由的立法活动的范围和重要程度的看法发生变化,这种转换是有可能的。”正是对“立法膨胀”的抵制与拒斥,对个人自由的珍视并重新审视个人在作为一个整体的法律制度中的位置等问题,莱奥尼认为,问题已不在于捍卫这样那样的自由——商业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也不在于确定我们应当制定何种“好的”立法之法或是颁布实施的“坏的”立法之法,问题在于弄清楚,从根本上说,个人自由与目前的法律制度是否相容?一句话,一套以立法为核心的法律制度,几乎将法律完全等同于立法之法的观念,会使愈来愈多的窃贼名正言顺地盗取、肆无忌惮地榨干我们的个人自由。这些问题,至少可以将莱奥尼《自由与法律》一书的主要观点贯通起来。

那么,现今的“立法”果真如此恐怖?莱奥尼是否因其偏爱普通法之法故而夸大其词、惹人策目?事实上,鼓吹立法是万应灵丹的人士,大多坚持认为:当代社会的技术变革导致社会与日俱变,工业发展带来的麻烦问题要求陈旧的法律观念必须与时俱进;将法律等同于立法之法则是顺理成章的事。莱奥尼追问道,难道科技的发展与立法的扩展所依据的是相同的理念?借助于立法活动,真得能够给人们以法律上的确定性?立法膨胀的恶果及其隐藏着的假设迄今为止引起过我们足够的关注了吗?从经验事实与学术理论两个大的方面,莱奥尼掷地有声地说:第一,近代历史发韧阶段,科技之所以突飞猛进可能恰恰是政府的不作为,即允许个人在科技活动中的主动性和自由,杜绝以立法令个人屈尊俯就;奇怪的是,现今在科技领域人们的主张几乎未变,立法观念却改弦更张,立法活动也越来越无孔不入,尤其是在政治和法律领域中个人的创造性和个人自主决策权受到严重束缚。这也就是莱奥尼所言的当代社会的精神分裂症——理念间的冲突。第二,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如今立法机关已经拥有了在所有方面干涉人们的权力,但是通过立法活动,远远没有能够实现法律的理想——给人以确定性;精准确凿的今日之法明天是否依然生效?莱奥尼认为,这倒并不是我们十分关注的焦点,而是这种面向未来的规划本身承诺了理性的万能、蔑视了知识的有限性;更可怕的是,它公然允许立法者干涉我们的日常生活并且允许他们变换着花样来决定我们的命运。由此,我们不仅无法自由地决定自己该干什么,也不可能预料到自己日常行为的法律后果。从理论上来说,法律可以是无数个体的行动和决策汇聚而成的智识,这种观念几乎无人喝彩。第三,立法膨胀的奇特景象是,法律越来越类似于立法机关中获胜的多数强加于少数的某种绝对命令,其结果通常是颠覆个人长期建立起来的某种预期。不仅普通人就连法学家、法官都对如下观念感到陌生,即法律是有待于发现的东西,而不是可以制定颁布的,社会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强大到可以将自己的意志等同于国家的法律。然而,不幸的是,人们不仅漠视“选票交易”、盲从于“代议制度”,而且对立法之法总是涉及到的某种形式的强制也缺乏必要的警惕。鼓吹立法膨胀者往往貌似合理地假设:任何社会都不可能以跟其他社会一模一样的信念为核心,而且即使在同一个社会内部,也有多样的信念和感情,不大容易统一起来。因此,生活于该社会中的人真心想要什么或不想要什么,就根本不用理睬,而可以交给凑巧当选为立法者的一小撮人来替他们做出决定。就此莱奥尼认为,这是误置了因果链条,编织着时代的神话,即所谓代表公共意志的政治决策的迷思;他进一步指出,事实上,我们今日经常面临的问题恰恰就是一场潜在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法律之战,这种战争是借助立法活动和代议活动展开的。

在这场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法律之战中“自由”如何获得?简单地说,莱奥尼认为,自由就是免于强制。在此,无可置疑的是自由本身具有否定性内涵,即起码它是指对于“强制”持一种否定性态度。而当代社会的立法膨胀,却几乎将“强制”发挥地淋漓尽致;莱奥尼对此一现象的批驳就显得格外意味深长。这不仅仅在于他揭示了立法膨胀的恶果,更主要的是他表达了对当代社会自由法治之可得的某种思路、某些关怀。首先,莱奥尼清理了有关“自由”的语义混乱,指出我们不可能像指着某件实物定义该物品的那样给自由下定义,即拒绝用唯实论的方法;而应当着眼于社会科学的特殊性,力求实现研究方法的融合,对于“自由”来说这必然涉及到一整套复杂的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并且阐明这一关系一定需要经济的、政治的或者哲学的视角。如此以来,莱奥尼从问题的相关度上先后考察了自由的相关项(比如强制、法治、法律的确定性、立法、代议制、公意等),并且着重提醒人们在当代社会的法律之战中如何维护自生自发秩序和个人自由,即拒斥立法膨胀,尤其是坚决抵制那种——不断地用群体决策代替个人选择,用僵硬、强制的程序(比如多数规则)代替个人间行为的自发调整——法律立场。其次,莱奥尼从黄金律,“己所不欲,勿施与人”,如何外化为某种经验法则作为划定立法界线的标准出发,表达出对普通法或法律家的法律观的倡导,即规则的适用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法律发现的过程永远不会圆满或终结;同时就立法膨胀对自由的侵蚀表现得忧心忡忡。他说,人们真得不应忘却:造法与其说是意志的活动,不如说是理论思辨的过程,而作为一个理论思辨的过程,它不能由掌权的群体以牺牲持有异议的少数派利益为代价做出决策。

莱奥尼抨击当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立法现实,这些之于建设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我们意味当然不同。不过,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本文作者:王峰

文章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责任编辑:向雨心 实习编辑:王倩倩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王倩倩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