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82:法度的法度:拉德布鲁赫公式——读《拉德布鲁赫公式》
发布日期:2017/8/5      正文字号:
[ 导语 ]

尽管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发表《法律的不法与超法律的法》一文已是七十年前的往事,但拉德布鲁赫公式的魅力并未随时光流逝消失殆尽,在全新的时代里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法律人为之折腰。

[ 内容 ]

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的《法律的不法与超法律的法》一文的发表点燃了法律实证主义和自然法理论之间的火药桶,该文中提出的拉德布鲁赫公式在司法实务中得到了广泛承认,对二战后诸多疑难案件的顺利解决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同时也遭到了以哈特为首的法律实证主义者的批判。拉德布鲁赫公式之所以能够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是因为其在理论界和实务界都有着重要意义。

 

一、诞生背景

拉德布鲁赫公式的提出背景是纽伦堡审判。1945年11月至1946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四个战胜国(美国、前苏联、法国、英国)在纽伦堡组成国际军事法庭,对二战战犯进行了一系列审判。虽然审判结果大多为民众所称快,但审判的程序和依据中存在着一系列瑕疵。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等宣判依据颁布于战后,所以用“反人道罪”、“战争罪”等罪名对战犯宣判违背了罪刑法定和法不溯及既往原则。这些瑕疵导致纽伦堡审判有以恶制恶之嫌,在法学界引起了争论。

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既不希望溯及既往立法过度破坏法的安定性从而在未来留下隐患,也无法忍受战犯在践踏道德和正义后逍遥法外。于是,他在1946年8月发表了《法律的不法与超法律的法》一文阐明观点。虽然此时纽伦堡审判已近结束、此文对纽伦堡审判的结果无甚影响,但其无疑为相关案件的后续处理提供了法理参考,也被广泛应用与类似案件中。

 

二、公式内容

拉德布鲁赫公式的内容可以概括为:三个要素两个公式

三个要素是指安定性、正义性和合目的性。安定性是指法本身蕴含的价值,正义性是指法的正义的价值追求,合目的性是指法的内容符合目的。因为有法总优于无法,所以通常情况下,安定性在以上三者之中最为重要、不得动摇。但安定性也绝不是法唯一和决定性的价值,在极端情况下会发生法失去安定性的情形,这时法将成为非正确之法,或不能再被称为法。作为曾经的实证法学派的典型人物,拉德布鲁赫赋予安定性极高的地位,他之所以论证正义性在特殊情形下可以优先于安定性,其实是出于对安定性的维护。因为违背正义性达到一定程度的法显然会威胁到法律的信任度和权威,进而威胁到法的安定性。安定性、正义性、合目的性这三个要素的关系决定了拉德布鲁赫公式的内容,也是应用公式的重要参考。

所谓“两个公式”,即“不能容忍公式”与“否认公式”。“不能容忍公式”(又称“拉德布鲁赫第一公式”、“非正确法公式”)是指:当实在法律同正义的冲突达到不能容忍的程度时,其失去法律效力。“否认公式”(又称“丧失法资格公式”、“拉德布鲁赫第二公式”)是指:当正义和平等在立法阶段即被抛弃时,法就不再是法,即“恶法非法”。不能容忍公式尚未排除在一定程度上违背正义性的法的法性,这其实与哈特认为应当将违背正义性的法作为可以不被遵守的特殊法很相似,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否认公式则并不被拉德布鲁赫本人推崇适用,因为此种公式的适用情形太过极端,立法者具有违背平等的立法目的的判别在实践中也极为困难。

 

三、公式影响

在学术领域,拉德布鲁赫公式引发了关于法律与道德关系的深度讨论,甚至成为法哲学阵营划分的试金石。以哈特为首的法律实证主义者指出,拉德布鲁赫公式的弊端之一是:宣布“恶法非法”会引发对其背后的很多争议性哲学问题的讨论,引起诸多不必要的困惑。这个弊端不是空穴来风,但哈特的观点也存在明显的弊病。他将告密者案等实际案件过度抽象化,认为裁断这种案件只能在溯及既往的立法和任由恶人逍遥法外的两种恶之间选择其一,而不能像拉德布鲁赫公式那样为实际案件的裁决提供方法。拉德布鲁赫公式的提出本以解决纳粹非人道立法所造成的困境为出发点,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关于法律与道德关系的持久论争;拉德布鲁赫公式在法哲学界所引发论战的深度和广度,恐非拉德布鲁赫撰文时所能预料。

在实践领域,拉德布鲁赫公式不负初衷,在将对案件当事人和法律权威的损害降到最小的情况下有效解决了实际问题,得到司法实务界的广泛认同,并在后续的案件中持续发挥影响。拉德布鲁赫公式保障了法的实施,也保障了法作为社会控制手段不至于失去调节社会关系的作用,同时也保护了公民对法的信任、维护了法的权威。

 

四、掩卷之思

拉德布鲁赫公式为判别实在法是否具有效力、是否具有作为法的资格提供了条件,可称是“法度的法度”。俗谚道“文无第一”,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问题大都没有绝对正确或错误的答案,所以从学术角度看,支持及批评拉德布鲁赫公式的观点各有千秋。但当我们跳出法哲学的当局者视角,将学理和实践的情形综合考虑,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拉德布鲁赫公式在学理上地位何如,它在实践中发挥的作用都无可否认;正是拉德布鲁赫公式的应用使得法律权威受到挑战和法律作用无法发挥的困局得以避免。从实践角度讲,在绝对正确的理论尚未得出的现状下,能够成功地避免错误便是一种正确;如果一套(或许有瑕疵的)理论能够避免更坏结果的发生,那么这套理论就具有价值。拉德布鲁赫公式正是这样的理论。我辈不仅应当从中汲取学理的养分,还应当学习这种将学理与实践紧密结合的意识,将知识和理念贯注到自身的行动中的精神。

 

本文为网站原创作品,作者李萌,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参考文献 ]

雷磊编:《拉德布鲁赫公式》,中国法制出版社2016年版。

发表评论

编辑:李萌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