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95:《格列佛游记》:古今之争下的慧骃国距离理想国有多远
发布日期:2017/12/16      正文字号:
[ 导语 ]

《格列佛游记》是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创作的一部长篇游记体讽刺小说,首次出版于1726年。书中的格列佛既是一个观察者,也是一个被观察者。作为一个观察者,他游历四国,观察了大人国、小人国、飞岛国和慧骃国不同的风土人情;同时作为被观察者,他也以16世纪末英国代表的身份接受四国国民的观察与审视。在一次次的经历与反思中,格列佛最初作为英国国民的荣耀与自豪,到了最后一站慧骃国终于一丝不剩,斯威夫特描述了他对现实的反思以及对理想国的向往,但他同时又得出了一个乌托邦的结论。理想国究竟路在何方?

[ 内容 ]

(一)童话情节背后的法律寓意


本文将就格列佛在书中围绕的三个主题——政治、法律与教育展开。


关于政治

书中对小人国政治的设定是四个国家中最无耻、最肮脏的,然而也是最接近英国16世纪后半期的政治状态的。正因如此,格列佛虽因个头大,刚开始不被友好对待,但却立刻就掌握了讨好小人国国王和王后的技巧。比如,表演千军万马、帮助小人国拉回敌国的战舰消除外患等。然而他终究是一介草莽水手,在高跟鞋党和低跟鞋党的党派斗争当中,差点成了牺牲品。在小人国,格列佛看到的党派是这样的:一党名叫特莱姆克三,一党名叫斯莱姆克三,两党的差别非常小,只是一个党派穿的鞋跟高些,一个党派穿的鞋跟低些;因为皇帝爱舒服,穿的鞋跟低些,就不允许高鞋跟的人参与政治,因此把两党的关系搞得剑拔弩张;而太子偏偏又偷穿高跟鞋,使得高跟鞋党有了出头的希望,两党的关系更不稳定。这难道不是英国两党制的映射吗?党派纷争究竟有什么意义?经历了小人国的打击之后,格列佛不再向大人国的国王炫耀英国的党派制度,而是夸赞英国最伟大的创举——议会制。但不幸的是,格列佛对议会制度的信心,似乎在英明睿智的国王领导下的大人国再遭重创。格列佛自豪地对国王说,英国的议会由上下议院组成,上议院是由出身高贵、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组成,他们为国王尽心尽力;下议院又是从全国的绅士里选出,经过层层选举,选出的代表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卓越的能力,并且能够为人民的利益奔走呼号。大人国的国王却质疑上议院中贵族的选拨流程、培养方式,以及贵族的品德和能力是否能够适应管理国家的需要;下议院中选拨方式的公正性和议院当选代表的动机是否单纯。格列佛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英国的议会制度一一中招。所以接下来游历飞岛和慧骃国时,格列佛再也不敢夸耀自己祖国的政治制度。相反地,格列佛这样向慧骃国的主人讲述在英国当选首相的途径:第一,用妻女姐妹换取荣誉;第二,把前任首相和大臣推翻;第三,在公众开会时振臂演讲,揭露政府丑事。此时,格列佛对英国的新晋政治制度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


关于法律

格列佛对英国法律制度的认识同样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大人国,格列佛向国王这样介绍:英国的法官德高望重、精通法律,能够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恰当处理各种棘手案件。而在面对大人国国王关于律师是否在玩文字游戏的质疑时,格列佛依旧无言以对。终于,在慧骃国,格列佛彻底认清了现实:律师就是一群虚伪的玩弄文字游戏的人,他们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只为虚假辩护,如果让他给正义代理,反而是违反了他们职业的生财之道。于是,他和慧骃国的主人达成了一个共识:“法律”这东西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


关于教育

小人国的教育体系是这样的:鉴于孩子是国家的财产而不是归父母所有,孩子的教育由国家来承担;由于等级差别的存在,贵族子女上贵族学校,普通人家的孩子上公立学校,农民和劳工的子女不用上学;男女分教,男生注重朴素、勇敢精神的培养以及身体素质的训练,女生注重礼仪端庄的培养。不过慧骃国的主人强烈批判这种制度。在慧骃国男女接受同样的知识教育,他认为,不让女子接受教育完全是浪费国家一半的人力,将她们的作用局限在最小的范围内,即繁殖。我们委托这些什么也不会做的“动物”去负责孩子的成长,岂不是显示了我们的不仁?


(二)古今之争:童话能够成为现实吗?


刘小枫教授认为《格列佛游记》反映了斯威夫特关于古今之争的思考。以上对四国政治、法律、教育的观察与思考,其实是斯威夫特借格列佛之眼所看与所思。这几大主题中,对政治制度的批判尤其突出。斯威夫特时期,英国恰好完成资产阶级革命,建立起君主立宪制,并进行了议会制与党派制的尝试。然而,斯威夫特看到了这些制度的很多弊端,逐渐对它们失去了信心与耐心,并向往另一个理想的国度。所以在古今之争中,斯威夫特毫无疑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崇古派。


可以说,格列佛游历的最后一个国家慧骃国就是斯威夫特的乌托邦。那么慧骃国究竟好在哪里?


首先,慧骃国是四国中唯一一个没有君主的国家。他们实行的是全国慧骃代表大会制度,而且还是地区代表制,格列佛所认识的那个慧骃主人就是当地的代表。没有皇帝和国王,也就没有了压迫;没有专制集权的政府,也就少了很多政治的黑暗。所以斯威夫特所崇尚的“古”,并不像是英国革命之前中世纪时期的“古”,而应该更像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古”。慧骃国所实行的政治制度,实际上和古希腊时期的民主制度十分相像,最关键的是慧骃国的社会氛围和古希腊时期特别像。这种向往古代淳朴生活方式的心情似乎是很好理解的,就像城市化越是飞速发展,人们越是怀念乡村一样。斯威夫特这种崇古的思维方式,可能还反映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崇尚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惯性和思维惯性。


再者,慧骃国中马具有极高的理性。理性能够简单等同于智商吗?在慧骃国一章中,“理智”似乎成了一个颇具戏谑性的词。慧骃国中,慧骃是有高度理智的动物,而与慧骃相对的野胡,则是无理智的、本质相当凶狠的动物。那么格列佛到了慧骃国之后,在这个国家的理智排序又是怎样的?格列佛高于慧骃还是格列佛排在慧骃与野胡之间?亦或是,格列佛排在野胡之后?刚来慧骃国的时候,格列佛认为他的理智程度自然要高过野胡,甚至还要高过慧骃,毕竟他在英国见过的很多东西慧骃都没见过,而且客观上格列佛也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所掌握的艺术、文学、科技的知识要高于慧骃。但渐渐地,听过慧骃主人对英国政治法律教育的分析,以及见识过慧骃国的各项制度之后,格列佛逐渐被慧骃的智慧所征服,承认自己的理智屈居慧骃之后。但到了最后,格列佛为他是一个残忍丑陋的野胡而感到深深的悲哀,认为他们人类的理智甚至要排到野胡之后才行。因为野胡的仇恨主要表现在对同类的态度上,而不是对其他动物的态度上,它们因憎恶这可怕的面孔而憎恶长有这种面孔的同类;而人类的高明之处在于创造一些布条盖在身上,借以遮丑,这样就看不见同类的丑陋,因此可以互相忍受。但人类的伪装远不止于此,人类利用它们所谓的理智做出了许多残忍肮脏的事情,原来以为可以伪装,但如外表一样,人类心照不宣。所以人类的绝对理性很高,懂得如何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但这种理性在慧骃面前,似乎就变成了不值一提的小聪明。


然而,斯威夫特构想的这个乌托邦的空想性又在哪里呢?要想实现这种构想,需要满足四个条件:一是小国寡民。慧骃国这种一片祥和的氛围完全建立在小国寡民的基础之上,而我们所处的这样一个通讯高度发达的时代,最多有交通不便、与外隔绝的地区,但绝对不会有小国寡民的国家存在。二是没有外敌。小人国显得最为黑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面临的巨大外患激化了国内矛盾。格列佛游历小人国时,为了讨好国王,还主动提出帮助利立浦特战胜不来夫斯库岛,并拉来了不来夫斯特的两条战舰。大人国国王能够在格列佛介绍人类的火器并主动提出帮助大人国制造火器时,果断拒绝,背后的原因还是因为大人国体格强壮,并没有外敌需要担忧;慧骃国同样如此。而现实的人类世界,只要有国家的存在,就一定会有因利益冲突而产生的国家之间的矛盾,各国都不同程度地面临外患,所以人类缺少慧骃国那种和平的外部环境。三是内部矛盾为零。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慧骃国中虽然没有皇帝,却依然存在贵族,至少有清晰的阶层(主人和仆人)。甚至,慧骃国的阶层是固化的,仆人生出来的小马仍然是仆人。虽说慧骃国实现了男马与女马的教育平等(就如之前提到过的一样),但在主人与仆人的教育平等上却相当失败。慧骃国的国民对主人和仆人的后代小马们实行了完全不同的教育。对主人小马精英式的教育毫无疑问的使阶层固化了。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仆人们却没有丝毫受剥削的意识,更不用说奋起反抗了。这样的事情当然不会在人类世界发生,也幸好不会发生。四是国民皆有极高“理智”。慧骃国的国民们都有集体主义精神,凡事从慧骃国的大局着想,比如为了繁衍后代,慧骃们甚至都可以将孩子交给守寡的慧骃,然后自己再另生一个孩子。人类拥有与慧骃不同的天性及文化环境,且各种人的禀性准则迥异,在理智方面达到慧骃国这种高度是不可能的。基于这些原因,慧骃国就只能永远作为乌托邦而存在。


正因如此,格列佛对慧骃国的感情是复杂的,他一方面热烈地期盼现实中可以出现慧骃国的制度,强烈反感眼前的社会制度;但同时又知道慧骃国致命的弱点以及空想性。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解构容易建构难。斯威夫特虽然在解构一事上做得十分彻底,但是终究没有办法建构。虽然解构是建构的前提,没有解构就确定不了建构的方向,但相比于解构,我们应当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建构之上。




本文为网站原创作品,作者贺舒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编辑:贺舒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