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19年年会 会议简报第七期:记忆中王家福先生二三点滴
发布日期:2019/10/13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法学家
[ 内容 ]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编者按:

2019年7月13日,王家福先生与世长辞。王家福先生曾担任中国民法经济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及学术委员会主任,是新中国民法学的开创者和领路人,是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的创始人和领路人,引领形塑了民法学研究会团结、包容、和谐的浓厚氛围和优良传统。2015年10月,王家福先生曾获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特别贡献奖”。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19年年会于10月19日至20日在苏州召开。为致敬王家福先生,继承和发扬王家福先生的家国情怀、学术思想和雅范卓品,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于2019年7月20日至10月10日组织“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19年年会致敬王家福先生征文”活动,征文体裁涉及追记王家福先生的学问人品、与先生交往点滴等。

征求王家福先生亲属意见、来稿作者意见,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决定将来稿作为2019年年会简报内容,在年会召开前逐一编辑刊发,以特别致敬王家福先生。




折射出太阳光辉的水珠:记忆中王家福先生二三点滴

于飞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人们对于博士论文答辩会合影留念的印象,恐怕是比较一致的。通常情形,是答辩委员们前排正襟危坐,答辩通过、被准授博士学位的学生们后排恭敬站立,礼数严谨,次序井然;既表明了该次学术活动中各个角色的定位,也表征了学术界的辈份与秩序。

而我手边的博士论文答辩会留念照,却不是这样。那是2004年春夏之际,我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毕业,专业是民商法学。当时一起答辩的共有四位同窗;而在我的留念照中,却只有我一个学生,而且身居C位。两边是我的答辩委员会委员及我的导师梁慧星教授。委员会构成为:王家福老师、孙宪忠老师、张广兴老师、费安玲老师、董安生老师。王家福老师是答辩委员会主席,他就站在我左手边,头向我微微倾斜,更衬托出我的“中心”地位。照片中的我青春年少,只有27岁,一脸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气风发样子。




之所以有这张照片,还是因为家福老师。答辩完毕合影之时,家福老师主动提出大家都站着拍照,并且对我们几个学生说:“今天你们是主角,你们都要站在中间。”于是家福老师指挥着几位答辩委员会老师一字排开,空出C位;我们几个学生轮流上去当“主角”。这张于我有特别意义的纪念照就保留了下来,这是我能找到的与家福老师的唯一合影;它对我是如此珍贵。以家福老师的身份地位,我们这些孙辈学生,是可以当成“无”来看待的。但家福老师却把我们当作“有”,不仅以平等者视之,甚至还把我们放在中心来彰显。这是怎样伟大的人格?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那时的我少不更事,当然也没有经历过博士论文答辩,或许以为本就该如此,还不觉得怎样。后来才逐渐发现,自己的答辩照与其他人不同。现在历时愈久,想起这一幕时,就越觉得触动和感动。

还有一件事。在我毕业之时,因工作难找,我曾想到一所大学去做博士后,需要有人写推荐信,于是想到了德高望重的家福老师。家福老师那么忙,平时是很少见到的。但我的求助电话打过去,家福老师马上就答应了;并且怕耽误我的事,给我约了一个最近的时间。我到家福老师太阳宫寓所登门拜访时,家福老师与我亲切交流,了解了一些我的情况。然后他回到书房,伏案写推荐信。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好能看到他在书房中写作时的背影。他前面是一扇很大的窗,明亮的光线打进室内,把家福老师的伏案写作的身形剪成一张剪影,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家福老师写完推荐信后拿给我看,他用他独特的毛笔字体写了满满的一篇。我看了有些脸红,因为我没有他写得那么好。家福老师又叮嘱我,无论将来到了哪里,都要好好读书、好好研究,都要心系国家人民。老师的殷殷切切之语,至今难以忘怀。

家福老师住院后,我去医院看老师,那时家福老师已经丧失交流能力了;口不能言,手不能写,甚至眼睛都难以睁开了。但师母文老师说,家福老师仍然是能听到的,并且引导我到老师床前聊天汇报。我就跟家福老师聊一些身边的事,当说到一些令老师高兴的事时,如老师为之奋斗一生的民法典将按规划如期通过,老师会嘴角上扬、露出愉悦的笑容。家福老师还能接受一些信息,但已经几乎不能向外界表达什么了;即使如此,他仍自然地流露出他对国家、对人民、对民法发展的炽热之情和满心爱意。我看到家福老师孩子般纯真的笑容时,忍不住潸然泪下。

家福老师已经仙逝,他给后人留下了巨大的精神财富,也给我这个小小个体留下了一些记忆中的点滴。人们常说,一滴水也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我这个小小个体的记忆点滴,也能折射出家福老师这位伟大学者的伟大人格。

在我个体经验的有限理解里,这种伟大人格首先是平等待人。家福老师已经把民法的平等精神与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真正做到了人道合一,从心所欲不逾矩。家福老师作为大家巨擘,是民法学科的主要奠基人和主要引领者之一,是学界领袖,是改革先锋,是部级领导干部;但他从来没有自视甚高,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特殊的人来看待。无论他面对的人是谁,是普通人、下属或是晚辈学生,他都以平等待之。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而且越身居高位越难做到。家福老师伟大人格的第二点是乐于助人。家福老师对他人总是能帮就帮,无论这个人与自己关系远近,更无论这个人以前是否曾为自己做过什么、或以后是否能为自己做些什么。这一点可能学界当中的许多人都深有体会。就我而言,作为家福老师众多再传弟子之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也没有与家福老师有过什么特殊的交往。但在我需要帮助之时,家福老师都毫不迟疑地帮了我。民法不仅讲私人权利,也讲利他精神;在这方面家福老师又是表率。家福老师伟大人格的第三点是家国情怀。家福老师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这是实至名归的。家福老师为民法及民法典鼓而呼,为市场经济鼓而呼,为法治鼓而呼,为人权鼓而呼;最终目的,是为了亿万民众的福祉。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家福老师巨大贡献的真实获益者。

先生虽然仙逝,但先生的精神永存!我等后生晚辈,当继续弘扬家福老师的伟大精神,把民法理念融入自己生命,并以国家、民众福祉之增益为已任,努力奋斗!

文虽小,心却诚。谨以此小文表达自己对家福老师的敬仰追慕之情于万一。

发表评论

编辑:钟瑛琦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