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 第31105篇《现代法学》 2016年第6期
论可登记财产权的多元化
作者:常鹏翱 北京大学 
内容摘要
 从不动产登记制度与物权法的关系、登记机制的发展情况以及实践对登记的需求来看,可登记的财产权是多元化的,不动产物权是其主干而非全部。可登记财产权的标的物须载入不动产登记簿,权利本身有相应的规范依据,并于登记后能产生积极效用,据此,除了不动产物权,与不动产物权有法律关联的债权或其他财产权均可登记。为了登记这些多元化的财产权,不动产登记制度要进行适度调整,主要表现为调整登记簿的编制方式、栏目等,并通过扩张预告登记的适用对象来调整登记类型。上述调整也影响到物权法的相关制度,会改变物权客体特定的标准,并扩张不动产的形态,会导致物权之外的财产权在登记后对抗第三人,还会改变法定原则的对象和标准。
关键词
不动产登记;财产权;登记能力;多元化;制度建设;
结构框架
一、引言
二、可登记财产权多元化的动因
(一)不动产登记制度与物权法的关系
(二)不动产登记机制的发展情况
(三)对不动产登记的实践需求
三、可登记财产权的标准及形态
(一)确定标准
(二)具体形态
四、不动产登记制度的因应和调适
(一)不动产登记簿的调整
(二)不动产登记类型的调整:扩容预告登记
五、物权法制度的因应和调适
(一)客体特定标准以及不动产形态的调整
(二)不动产登记效力的调整
(三)法定原则内涵的调整
六、结语


(实习编辑:王路遥)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贺瑞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