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第31666篇《甘肃社会科学》 2017年第1期
限缩有理,滋蔓无据——法释[2016]5号第7条的得与失
作者:崔建远  
内容摘要
《物权法》第28条的本意是给付性、确权性和形成性法律文书均自法律文书生效时,文书指向的不动产或动产发生物权变动。法释[2016]5号第7条对此予以限缩,将给付性法律文书、确权性法律文书排除于《物权法》第28条所言法律文书之列,符合《物权法》的整体计划和立法目的,符合解释论的规则和方法,值得肯定。法释[2016]5号第7条将调解书也纳入《物权法》第28条所言法律文书之列,欠缺法律及法理依据。
关键词
物权法;法释[2016]5 号; 法律文书;调解书;物权变动;
结构框架
一、开头语
二、限缩《物权法》第28条的适用范围有理
三、法释[2016]5号第7条的实践价值
四、法释[2016]5号第7条“滋蔓”无据


(责任编辑:阙梓冰)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阙梓冰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D备05010211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