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1日 第32169篇《环球法律评论》 2017年第4期
行政合同族的边界及其确定根据
作者:崔建远  
内容摘要
初始作为行政机关,但并非永远处于行政法律关系之中,可以参与非行政法律关系,充任包括民事主体在内的其他角色。判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合同是否为实现行政管理职能、目的是否具有公益性,不应将距离合同较为遥远的因素也考虑在内,而应借鉴“近因理论”,或采“直接执行公务说”;抓住合同的主要方面、主要矛盾,而非以次要方面、次要矛盾为据,确定合同应否归属于行政合同之列。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等合同划归行政合同的范畴,意味着让权力从制度的笼子里逃逸出来,行政权力膨胀,对于市场运行更多地依赖权力而非市场规律,这背离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深邃思想和良苦用心,违背了“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和精神,不符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坚定立场,会吓阻外商投资于中国,何况行政法体系内部也不自洽,故这种泛化行政合同的理念及设计极不可取。
关键词
行政合同;确定依据;行政优益权;多重角色;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不可忽视行政机关的多重角色性
三、借鉴“近因理论”来界分行政合同与民商合同
四、必须根据合同的主要方面、主要矛盾确定其归属法域
五、利弊分析对确定某些合同归属法域的影响
(一)法律适用
(二)对招商引资、对外贸易的影响
(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四)“法无授权不可为”
(五)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精神
(六)法官业务熟悉程度


(助理编辑:康秉国)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康秉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