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第32321篇《中国社会科学》 2017年第10期
风险控制的部门法思路及其超越
作者:宋亚辉 南京大学 
内容摘要
现代工业化引发的环境、健康、安全等公共风险极为特殊,风险控制已不再是纯粹的私法自治议题。作为回应,不断发展中的民法、刑法和行政法均将公共风险纳入其调整范围。但由于部门法壁垒的存在,中国“三足鼎立”的风险立法在运行层面呈现出“各自为政”的局面。这无助于风险控制工具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借助法经济学的体系化解释技术,散乱分布于各部门法的风险控制工具可被纳入统一的分析框架。这不仅有助于打破部门法壁垒,而且能将各部门法上的风险控制工具体系化整合为“三位一体”的结构。构建这一法律结构首先要打造开放的部门法体系,其次要在部门法体系之外,借助行业单行立法搭建部门法之间的合作桥梁,风险立法由此呈现出部门法“分”与“合”的双重变奏。
关键词
公共风险;风险立法;部门法分立格局;法律结构;
结构框架
一、从私人风险到公共风险的挑战
(一)从内部性到外部性的风险演化与立法管制趋势
(二)从单面性到双面性的风险演化与立法政策权衡
(三)风险可识别性的演化与国家干预必要
(四)风险领域的社会结构变形与立法结构调整
二、风险控制的部门法思路与立法
(一)西方国家应对公共风险的范式
(二)借鉴大陆法系经验所构建的中国风险立法
(三)中国借鉴大陆法系立法时的遗留问题
三、部门法壁垒与 “各自为政”的弊端
(一)不同部门法上的风险控制工具缺乏完整的呼应与协调机制
(二)不同部门法上的风险控制工具缺乏比较与理性选择
(三)部门法上的风险控制工具张弛无度与低效率运行
四、超越部门法壁垒的体系化构造
(一)体系化构造的理论解释基础
(二)“三位一体”的风险控制工具体系
五、中国风险立法的结构转型
(一)结构转型:部门法 “分”与 “合”的双重变奏
(二)立法模式:部门法体系内重建还是体系外串联?
(三)立法技术:体系外串联的技术方案


(助理编辑:程炳坤)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