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日 第32471篇《中外法学》 2017年第3期
法人应如何分类——评《民法总则》的选择
作者:王涌 中国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民法总则》之所以最终采营利法人和非营利法人的法人元分类,一是对《民法通则》传统的继承,二是为解决实践中的非营利法人问题,具有合理性。营利法人的一般规定实质上发挥了商法典总则的部分功能。法人分类与法人形态法定主义有密切联系。社团法人和财团法人的分类是法人的构造维度的分类,两者之间的差异在减少,甚至存在重叠。中国非营利法人立法中存在体系的叠床架屋和治理的空心洞的困境,我国应制订一部《非营利法人法》,以弥补这些缺陷。
关键词
法人分类 非营利法人 非法人组织
结构框架
一、导语:法人的元分类
二、中国民法上的法人元分类的演变
(一)1986 年《民法通则》担负建构企业法人的政治任务
(二)1986年《民法通则》未采用财团法人概念的政治社会背景
(三)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民法总则》起草的影响
(四)《民法总则》需对过去廿年中国非营利法人的发展进行总结
三、法人形态法定主义与法人分类
(一)法人形态为什么法定
(二)法定什么:法人的本质要素和非本质要素
(三)本质要素和非本质要素区分的哲学基础:经拟制说改造的法人实在说
(四)法人分类:目的维度的分类与构造维度的分类
(五)法人分类中的目的维度的分类与构造维度之间的关系
(六)法人形态法定主义的立法技术:从民法典到单行法
(七)民法典上法人元分类的选择:公因式提取
四、营利法人与非营利法人分类的意义
(一)总体判断评价
(二)中国商法学会的立法建议报告
(三)《民法总则》中的营利法人的一般条款的意义
(四)营利法人和非营利法人元分类的缺点
五、中国民法抛弃了社团与财团的法人分类 ?
(一)社团与财团的法人分类的历史起源
(二)法人意志的两种先验类型:自我意志与外在意志
(三)财团法人的法律本质:外在意志与章程
(四)中国法中的事实上的财团法人: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法人)单位
六、非营利法人的立法困境:法系糅合、叠床架屋与空心洞
(一)法系糅合
(二)叠床架屋
(三)空心洞
七、中国需要一部统一的《非营利法人法》
(一)法人形态法定主义立法技术:细碎的类型化与概括的类型化
(二)制定非营利法人基本法的三个方案
(三)现实问题和立法选择
(四)社团法人和财团法人:“形态接近”的立法趋势
(五)美国的《非营利法人法》:超越社团和财团的立法技术
八、鸠占鹊巢:法人篇为什么不收编非法人组织?
(一)两大法系中的非法人组织(合伙)
(二)重申法人实在说:关于非法人组织“部分权利能力”论的疑问
(三)法人概念的符号功能:独立法律主体有无法人符号的细微差别
(四)“非法人组织”概念是《民法总则》的败笔
(五)真正的“非法人组织”概念:以不登记为标准——梅特兰的理论
(六)非法人组织的类型谱系
(七)关于“非法人组织”概念的模糊认识的根源:对商事合伙主体地位理解的错位
(八)可能的补救措施:民法典《合同编》将民事合伙的概念改造为真正的“非 法人组织”概念
(九)非营利组织中的非法人型组织将被取消:与《民法总则》相反的改革
九、民法典无处安放的信托:隐蔽的法人
十、结语:不应吝啬法人的供给


(实习编辑:朱婷婷 )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司小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