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 第32855篇《法律科学》 2018年第3期
正当防卫、维稳优先与结果导向?——以“于欢故意伤害案”为契机展开的法理思考
作者:陈璇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紧迫性要件的存在和防卫限度判断的结果导向,是我国司法实践中束缚公民正当防卫权的两大绳索。紧迫性要件必要说要么奉行“维稳优先”的观念而与正当防卫的权利本位属性相冲突,要么无法真正实现公力救济与正当防卫之间的平衡,故缺乏存在的必要性与合理性。结果导向思维的盛行,根源于中国社会的独特生死观和实用理性。为了克服防卫限度判断中的唯结果论,需要将考察重心转移到行为上,一方面建构起“构成要件-防卫限度”的双层检验机制,另一方面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与“造成重大损害”分立为防卫过当判断的两个阶层,并赋予行为过当以优先于结果过当的地位。
关键词
正当防卫;紧迫性;防卫限度;维稳;唯结果论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缘起:束缚公民防卫权的两大绳索
二、紧迫性要件的废弃:从维稳优先到权利本位
(一)众说纷纭的紧迫性
(二)紧迫性要件的添加与罪刑法定原则
(三)紧迫性要件的合理性与必要性之否定
(四)小结
三、防卫限度判断的重构:从结果导向到行为优先
(一)结果导向思维的深层成因
(二)行为导向的双层检验机制
(三)小结
四、结语


(责任编辑:郭咪萍)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郭咪萍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