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第33384篇《比较法研究》 2018年第1期
强化监管背景下的中国证券市场禁入制度研究:基于实证与比较的视角
作者:黄辉 香港中文大学 
内容摘要
与遏制证券违法行为的其他行政手段相比,市场禁入具有相当的严厉性。它剥夺自然人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从事证券业务的权利,其正当性基础是公众利益保护的需要。我国市场禁入法律制度历经20年的发展渐趋完备,但仍存在法律性质界定不明、行为约束司法缺失、制度设计粗糙等严重问题。美国市场禁入制度历经嬗变,呈现出实施依据法定化、作出主体多元化、判定标准简约化的特征。就其性质而言,市场禁入并非传统的惩罚性手段,也非单纯的补偿性手段,而是二者兼有的中间形态。就程序选择而言,在美国,对于如何选择司法审判与行政审裁方式作出市场禁入并无明晰标准,而且,它们自身也都存在亟待革除的弊病。我国应借鉴美国的有益经验,在市场禁入性质界定,强化对行政权的司法约束,构架体系化的法律制度等方面继续向前推进。 
关键词
市场禁入;行政处罚;证券市场;强化监管
结构框架
本文作者:黄辉、李海龙
一、 引言
二、 市场禁入之基本:内涵界定与正当性论证
(一)市场禁入法律内涵的界定
(二)市场禁入的正当性基础
(三)智能机器人具备享有财产权的现实需求
三、 市场禁入在我国:制度演进、执法实效与弊病剖析
(一)我国市场禁入制度的立法沿革
(二)我国市场禁入的执法实效
(三)我国市场禁入制度存在的痼疾
四、 美国市场禁入:一种制度梳理的方法
(一)公司任职禁入
(二)证券业务禁入
五、市场禁入的作出:性质辨析、程序选择、标准适用及其他
(一)市场禁入法律性质的界定
(二)证券业务禁入的标准及争议问题
(三) 公司任职禁止的程序选择、标准适用及争议问题
六、本土反思:完善我国市场禁入制度的建议
(一)将市场禁入明确纳入行政处罚的范畴,规范证监会的执法行为
(二)赋予法院作出市场禁入决定的权力,强化司法对行政权的约束力
(三)借鉴美国的有益做法,构建全面、系统的市场禁入法律制度体系
(四)确保法律术语内涵的一致性,克服规范性文件相互矛盾的弊病


(实习编辑:龙铖)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