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第33444篇《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2018年第5期
论民法总则的撤销期间
作者:耿林 清华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意思表示瑕疵的撤销期间制度建立在传统大陆法系尤其是德国法系的以表意人意思表示为中心的理论基础之上,区分了因错误的撤销与其他原因的撤销。由于瑕疵表意人并非一定需要否定自己的瑕疵意思表示,立法例对意思表示瑕疵的救济选择了撤销模式,赋予瑕疵表意人以撤销权。为平衡表意人的撤销权,须为撤销权行使设置期间限制,并且仍须细致平衡由期间设置所带来的各种附带性利益关系。基于这些原理,我国《民法总则》中重大误解的撤销期间可缩短为1个月,起算点宜改为“知道”标准;因第三人欺诈和因暴利的撤销期间宜独立处理,期间为6个月;最长期间限制宜与最长时效期间保持一致。
关键词
撤销;撤销权;撤销期间;除斥期间
结构框架
一、民法总则撤销期间的新变化
(一)起算点
(二)期间多元化
(三)最长期间
二、撤销期间的设置原理
(一)撤销模式的选择(撤销与变更)
(二)期间设置的一般原理
(三)期间性质
(四)与其他撤销期间的关系
三、关于通常期间:一年与三个月
(一)期间长短及其差异:平衡表意人与受领人之间利益关系的技术性因素
(二)起算点的起算标准:积极知道与消极知道
(三)期间长度与起算点的动态性
四、关于最长期间:五年
(一)五年的由来
(二)德国法上30年与10年的由来
(三)反思
五、结语


(实习编辑:张晓雨)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张译丹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