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1日 第33742篇《法学》 2019年第2期
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补充责任的理论冲突与立法选择
作者:谢鸿飞 中国社会科学院 
内容摘要
安全保障义务人依《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 款承担的补充责任无法纳入多数人侵权之债的任何形态, 颇具中国特色。补充责任兼具侵权责任成立要件和责任形态两种功能, 在第三人可承担侵权责任时, 补充责任违反了自己责任原理, 也弱化了安保义务人恪尽义务的动机。补充责任及责任人的追偿权均无法用外部体系解释,而只能诉诸内部体系, 需权衡的因素包括安保义务的准公法义务特性、补充责任中危险的程度、故意侵权强烈的反社会性、完全赔偿等。在立法论上, 若维持补充责任, 应将其限定为第三人故意侵权情形, 同时承认补充责任人对故意侵权人的追偿权。但更理想的方案是故意侵权的第三人与安保义务人承担混合责任, 即第三人对全部损害承担责任, 并对安保义务人应承担的责任部分承担连带责任。立法无法提供补充责任和第三人侵权的一般规则,只能作类型规定。《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 款体现了立法者特殊的价值决断, 应优于《合同法》第121 条适用,后者应增加“ 法律另有规定”的但书,以明确私法内部规则的适用顺序; 为避免无益的法律适用冲突,《合同法》第302条应予废除。
关键词
安全保障义务;补充责任;追偿权;故意侵权;《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合同法》第121条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违反安保义务与第三人侵权并存时的责任模式
     (一)连带责任
     (二)按份责任
     (三)混合连带责任与按份责任
     (四)补充责任
三、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补充责任的理论审思
    (一)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责任的构成及其性质
    (二)安保义务人的责任范围
    (三)安保义务人的追偿权
    (四)补充责任的正义性
四、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补充责任的立法选择及其体系效应
    (一)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补充责任的立法选择
    (二)违反安保义务侵权补充责任的体系效应
    

    (实习编辑:李浩)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彦锟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