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6日 第34125篇《中国法学》 2019年第3期
论无权代理人赔偿责任的双层结构
作者:张家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民法总则》第171条第3、4款系无权代理未被追认时行为人赔偿责任的规范基础。因规范技术上的原因,该两款规定在解释上引发明显分歧。从现行规定看,无权代理行为人的赔偿责任系分别基于信赖原理和缔约过失原理而构建,在解释该规范时,需顾及法律文义所反映的立法者价值判断及法律体系所呈现的价值秩序,并兼顾代理制度与法律行为规则间的亲缘关系。在相对人善意时,其可向行为人主张履行利益的损害赔偿,亦可选择主张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但均不得超过行为人有代理权时其本可由被代理人获得的利益;在相对人明知或应知代理权欠缺时,行为人仅因过失而负信赖利益的赔偿责任,此时应结合《民法总则》第171条第3款确立的价值秩序,在相对人与行为人之间作妥当的损害分担。
关键词
无权代理;无过失责任;信赖原理;缔约过失
结构框架
一、既有解释方案的问题
二、相对人善意时行为人无过失责任
(一)责任成立的基本考量因素
(二)相对人“善意”
(三)行为人的可归责性
(四)“损害赔偿”的内容
三、相对人恶意时行为人的过失责任
(一)分担的损害范围
(二)分担请求权的规范基础
(三)分担的标准
四、行为人赔偿责任的限制与排除
(一)行为人赔偿责任的限制
(二)行为人赔偿责任的排除
五、结语


(实习编辑:廖涵)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晓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