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1日 第34166篇《法学评论》 2018年第6期
公司瑕疵决议诉讼中裁量驳回规则的建构与适用——兼评法释[2017]16号第4条
作者:南玉梅 武汉大学 
内容摘要
正式颁布并实施的法释[2017]16号第4条引入的裁量驳回规则,其体系性意义在于补充现行《公司法》过于宽泛的瑕疵决议救济制度的准入条件,是在瑕疵决议救济与决议稳定之间寻求利益平衡的司法调整手段。司法规则的引入不仅要与《公司法》确立的瑕疵决议救济模式相匹配,亦要与既存规则相适应。立法模式方面,裁量驳回规则应坚持以表决权的共益权属性为基础建构的瑕疵决议撤销之诉的体系效应,兼顾并协调与诉讼担保制度的衔接,注重区分适用为前提的制度规则的一体性;司法适用方面,“轻微瑕疵与实质影响”的价值判断上,需明确适用范围与条件的指向对象,避免结果导向而忽略程序规则的重要性。
关键词
裁量驳回规则;决议瑕疵诉讼;立法模式;制度协调;司法解释
结构框架
一、裁量驳回规则的实践检视:结果导向而忽略程序正义
(一)撤销之诉中内容瑕疵是否应当驳回?
(二)何为轻微且无实质影响的程序性瑕疵?
(三)未通知股东构成何种瑕疵?
(四)小结
二、回归裁量驳回规则的价值初衷:定位与功能的重塑
(一)规则定位:瑕疵决议撤销制度中的裁量驳回规则
(二)制度价值:公司自治与司法调整的平衡
(三)制度功能:稳定决议保护交易相对人
(四)小结
三、裁量驳回规则的司法适用:轻微且无实质影响的程序性瑕疵
(一)适用范围:可撤销的程序性规范
(二)适用对象:瑕疵的重要性与影响力的认定
(三)其他瑕疵的可驳回性
(四)小结
四、裁量驳回规则的制度建构:立法模式导向的立法构造
(一)制度设计:立法模式为导向的立法构造
(二)瑕疵类型与程度:无实质影响的程序性瑕疵
(三)公平与效率的兼顾:协调功能重叠的既存制度
(四)小结
五、结语


(实习编辑:王红丽)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康秉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