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0日 第34302篇《法制与社会发展》 2019年第4期
论个人信息人格利益的隐私本质
作者:房绍坤 烟台大学 
内容摘要
个人信息人格利益独立权说和传统隐私权说以信息控制理论、知情同意规则为基础,奉行隐私公开的绝对标准。一般人格权说虽认识到信息社会下隐私共享不可避免,但无暇反思隐私公开的绝对标准。在大数据时代,除表征功能外,个人信息人格利益仍应归入隐私范畴,只是因其无法被控制、必须共享而具有社会属性。而隐私概念在其诞生之初,就存在家庭、朋友、同事等关系维度。隐私信息无法事先界定,只能进行动态判断,这为隐私信息商业利用提供了合法性基础,并催生了基于场景理念的隐私判断模式。隐私公开的绝对标准是对隐私概念的误读,信息社会尤其呼唤以关系为视角的隐私公开的相对标准。“民法典各分编 ( 草案)•人格权编”应顺应时势作出修改。
关键词
个人信息;人格利益;社会属性;隐私公开;相对标准;动态模式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隐私信息的社会属性
  (一)隐私概念的时代传承
  (二)隐私信息的必要共享
  (三)隐私共享的类型化分析
三、隐私判断的动态模式
  (一)隐私判断的现代难题
  (二)隐私判断与利益分野
  (三)隐私的动态判断与场景理念
四、隐私公开的相对标准
  (一)隐私公开的绝对标准批判
  (二)隐私公开的相对标准证成
  (三)我国学理与实践上的探索
结语


(实习编辑:李淑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张译丹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