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2日 第34311篇《法学》 2018年第3期
姓名权与姓名的商品化权益及其保护——兼评“乔丹商标案”和相关司法解释
作者:孔祥俊 上海交通大学 
内容摘要
“乔丹商标案”再审判决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姓名权可以成为商标法中的在先权利,但却是以保护姓名权为名,行保护姓名的商品化权益之实。此种名实不副的状况必然导致一系列法律适用问题,需要根据现有立法格局和客观实际,进一步厘清商标法上的在先权利、民法上的姓名权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商品化权益的相互关系。姓名权与姓名的商品化权益虽均以姓名为客体,但在性质上属于不同的民事权益,有着不同的保护路径和条件,现行法律也将其纳入不同的保护序列,故应将其区别对待并使其各得其所,将姓名的商品化权益作为一种独立的民事利益。姓名在商标上的使用构成功能与目的的转换性使用,即由人格到商业标志的转换,应将由此产生的在先法益定性为商业标志性的商品化权益,而不适宜将其归入姓名权。姓名的商品化权益既要遵循财产权保护的法律逻辑,又要注重政策考量。商品化权益保护与各国经济、社会、文化和法律传统息息相关,我国的商品化权益保护不能简单借鉴国外相关经验以及仅从概念出发,而是须符合国情、立法状况和实际需求。
关键词
商标法;在先权利;姓名权;商品化权益;乔丹商标案
结构框架
一、名不副实的姓名权保护
(一)姓名权的保护思路
(二)“乔丹商标案”再审判决在姓名权保护上的额外考量
二、姓名权与姓名的商品化权益之二元分立保护
(一)三种代表性的保护模式
(二)我国法上的二元分立保护模式分析
三、姓名权与姓名的商品化权益二元分立保护的必要性与正当性
(一)保护路径的选择取决于权利性质的差异
(二)姓名的商品化权益具有独立构成要素
(三)将姓名的商品化权益定位为受法律保护的民事利益
四、形式主义与功能主义:商品化权益保护中的法律因素与政策因素
(一)形式主义与功能主义
(二)两种因素与外国人姓名的商品化权益
(三)两种因素与道德评价和道义观
五、结语


(实习编辑:张文)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彦锟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