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9日 第34326篇《社会科学研究》 2019年第3期
被保险人安全维护法定义务的契约化——评《保险法》第51条
作者:曹兴权 西南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法定义务契约化是理解《保险法》第51条的关键。从解释论上看,《保险法》第51条的安全维护法定义务实质上已被转化为契约型义务,保险人的抗辩基础在于保险合同条款而非法定义务本身,消除保险人滥用相关条款风险的立法意图也基于保险保证条款、建议接受条款、安全措施配合义务条款而实现。一般性法定义务被转化为保险合同法契约义务的根源在于保险活动的风险防范技术特质,《保险法》第51条行文中关于法定义务违反风险可保性的隐喻值得关注和尊重。但是,该条第1款与第4条关于安全维护义务属于法定义务的表述具有消解该隐喻并引发适用混乱,根源在于立法技术的匹配度不高以及对保险交易技术特质的忽视而非立法意图错乱。第51条的修订也应基于立法技术与保险交易技术特质、立法意图之间的匹配度展开。
关键词
安全维护义务;保险保证;可保风险;保险伦理;保险立法技术
结构框架
一、针对第51条的可能疑问
(一)解释论上的疑问
(二)立法论上的疑问
二、被保险人安全维护义务的契约性本质:对第51条的文本解释
(一)对义务属性疑问的文本性回应
(二)基于文本规定的两点启示
三、控制保险人对安全维护法定义务契约化条款的滥用:义务法定属性的再弱化
(一)安全维护法定义务契约化的条款
(二)多种格式条款控制机制的综合运用
(三)衍生效应:安全维护义务法定属性的再弱化
四、第51条之隐喻:法定义务违反风险的可保性
(一)对第51条第3款的进一步限制及启示
(二)保险免责条款说明义务的区分逻辑与启示
(三)法定义务违反风险可保性的保险法逻辑
五、《保险法》第51条的未来
(一)《保险法》第51条的独特性
(二)第51条第1款的可能影响
(三)保险交易特殊性对保险立法政策与立法技术的影响
(四)修改第51条的建议
六、结束语


(实习编辑:许伟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张译丹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