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3日 第34627篇《法商研究》 2019年第5期
论恶意串通型代理权滥用
作者:胡东海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代理人和相对人恶意串通,成立恶意串通型代理权滥用,并且被认为是典型的代理权滥用。由于恶意串通的代理行为不同于恶意串通的法律行为,因此对前者不应适用后者的无效规则。代理人和相对人的连带责任,不应诉诸共同侵权规则。代理法外部的解释方案未关照到《民法总则》第164条第2款的体系功能。在技术构成上,仅恶意串通要件就成立代理权滥用,其直接效果为代理人丧失代理权,代理行为效力待定。如果代理行为因被代理人拒绝追认而无效,且同时满足被代理人损害要件,即被代理人因代理行为无效而丧失财产或遭受损失,那么代理人和相对人应就此承担连带责任,此为代理权滥用的间接效果。在解释论上应认为,《民法总则》第164条第2款的规范前提为,代理行为因被代理人拒绝追认而无效,其规范内容仅包括代理人和相对人的连带责任。 
关键词
恶意串通;代理权滥用;效力待定;连带责任
结构框架
一、引论:代理法外部的解释方案及其缺陷
(一)恶意串通的代理行为与恶意串通的法律行为之异质性
(二)共同侵权的连带责任之体系违反
二、恶意串通型代理权滥用的规范构成
(一)代理权滥用的构造基础:与代理权独立性的对立关系
(二)代理权滥用的构造技术:具有共通性的两项构成要素
(三)被代理人损害要件对代理权滥用规范构成的意义
三、恶意串通的代理行为之法律效力
(一)代理行为无效方案的缺陷
(二)代理行为可撤销方案的缺陷
(三)代理行为效力待定方案的合理性
四、代理人和相对人的连带责任
(一)责任承担的前提:代理行为被拒绝追认而无效
(二)代理权滥用性质的连带责任
(三)代理权滥用责任与共同侵权责任的关系
五、结语


(实习编辑:吴泽玲)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胡丹阳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