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7日 第34662篇《中外法学》 2019年第2期
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自律管理规范的效力形成机制
作者:季奎明 华东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金融市场基础设施通过自律管理规范对市场及相关主体实施自我约束,是对行政监管的重要补充。无论会员制还是公司制基础设施制定的自律管理规范都存在两方面困惑:其一,无法形成明确的对世效力;其二,不能取得相对于一般民商事法律的优先适用力。在比较法上,大都通过高位阶法律,将基础设施的属性定位在市场化与行政化之间。我国应将其明确界定为“非政府公共组织”,先行制定《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条例》,通过行政法规的路径赋予自律管理规范对世的普遍拘束力。同时,将自律管理规范认定为《民法总则》第10条中的“习惯”,运用商法漏洞填补的司法技术实现其优先适用力。
关键词
基础设施;非政府公共组织;自律管理规范;普遍拘束力;优先适用力
结构框架
一、自律管理规范的效力困境
(一)自律管理规范无法形成普遍拘束力
(二)自律管理规范难以获得优先适用力
二、自律管理规范效力形成的前提问题:廓清基础设施法律地位的比较法经验
(一)对基础设施的设立采取区别于一般市场主体的严格特许制
(二)基础设施的法律属性介于市场化与公共化之间
(三)对基础设施的规范属于“法律保留”事项
三、自律管理规范效力形成的中国式双规路径
(一)自律管理规范效力形成的法理基础:确立基础设施的“非政府公共组织”属性
(二)自律管理规范形成普遍约束力的行政立法路径
(三)自律管理规范形成优先适用力的司法技术路径
四、结语


(实习编辑:陆晨燕)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李丹屏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