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7日 第34787篇《法学家》 2019年第4期
论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物权的登记对抗效力
作者:郑永宽 厦门大学 
内容摘要
《物权法》第24条,特殊动产以交付为所有权变动要件,但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善意第三人,应仅指不知道或不应知道所有权在当事人之间发生了变动而对同一标的物享有物权的人;不得对抗,意谓未登记的特殊动产所有权人不享有可排斥该善意第三人权利或优先于其权利实现的法律地位。其中,第三人善意与否,应结合特殊动产的占有与登记两种公示外观具体判断。由此,第24条所包含的登记对抗效力问题,可以转化为无权处分中受让人的善意取得问题。如此作解,则未经登记的特殊动产所有权仍属完全所有权,只是在与信赖利益相冲突时应服从于法律对交易安全的保护。藉此,也可以简单化解登记对抗主义下法律适用的诸多解释难题。
关键词
特殊动产;交付生效;登记对抗;善意取得
结构框架
一、特殊动产物权的“登记对抗”
(一)《物权法》第 24 条确立的特殊动产物权变动模式
(二)“登记对抗”的意义初探
二、登记对抗与善意取得
(一)特殊动产能否适用善意取得
(二)特殊动产善意取得与登记对抗
(三)“登记对抗”效力的实质
三、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的善意取得 
(一)无权处分的对应存在
(二)“取得”的满足
(三)“善意”的认定
结论


(助理编辑:陈猛)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李淑娟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