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2日 第34888篇《政法论丛》 2020年第1期
“互联网条款”对于新类型网络服务的适用问题——从“通知删除”到“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
作者:孔祥俊 上海交通大学 
内容摘要
“通知删除”规则率先确立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侵权责任法》“互联网条款”将其扩展为“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并使其广泛适用于一般网络侵权领域。《电子商务法》知识产权保护条款又有相应的规定。随着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迅速发展,新类型网络服务层出不穷,在适用“通知删除”等规则中不断产生新问题和新争议。除另有特别规定外,新类型网络服务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第36 条规定的“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其中“必要措施”的界定具有开放性和灵活性,“必要措施”的妥当性取决于与特定网络服务的匹配性,可以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具体情形,以利益衡量的方式确定相应的具体措施。个案中应当根据新类型网络服务的特性以及产业发展需求等情况,合理权衡特定网络服务与“必要措施”的适应性,妥善确定应当采取的“必要措施”。
关键词
网络服务提供者;新类型网络服务;通知删除规则;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侵权责任
结构框架
一、两种路径的分野
(一)“微信小程序案”:限缩解释法律与新类型网络服务适用除外
(二)“阿里云案”裁判的灵活解释适用路径
(三)两个案件提出的问题
二、“通知删除”规则的由来和发展
(一)“通知删除”规则的缘起、定位和精神
(二)《条例》对于“通知删除”的初始规定
(三)《侵权责任法》第36 条对于“通知删除”规则的扩展
(四)《电子商务法》对于“通知删除”规则的再发展
(五)自我救济的定位:“通知删除”与“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之比较
三、“通知删除”规则对于新类型网络服务的适用
(一)“通知删除”和“通知加采取必要措施”规则的适用关系
(二)新类型网络服务法律适用例外及限缩解释法律的慎用
(三)现有规则开放性解释适用的常态性
(四)自我救济中的“必要措施”与裁判救济中的停止侵权方式之差异
结语


(助理编辑:肖婕)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肖婕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