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还原物请求权的体系何在?
2018年2月3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成立要件、返还效力等问题并不清晰,学说上也存在争议,这也导致人们混淆了实在法上“原物返还”和“返还财产”的各自性质。为此,湖南大学罗马法系研究中心滕佳一研究员在《返还原物请求权体系解释论》一文中,对返还原物请求权在实在法上的内在构造进行了进一步的讨论,主张返还原物请求权的实质在于保护所有权人主观法律地位。
一、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性质

原则上,权利人欲排除他人对自己所有之物的占有,必得基于其本身的物权,即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提起必须依附于权利人所拥有的物权本身。它无法如债权请求权一样,作为独立请求权而存在,相反,它具有附属性,必得依赖于物权本身的存在。

二、原物返还之构成

(一)无权占有并非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构成要件

返还原物请求权旨在救济物权人的物被第三人侵占的情形,它的成立不问所有权人丧失对物的占有是事实行为,还是法律行为,只要行为人侵害了所有权人对物的占有,即可成立。至于占有人是否为无权占有人,则属于所有权人与占有人之间请求权——抗辩权的法律关系。因此,无权占有并非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构成要件,而“侵害占有”是适用返还原物请求权的唯一构成要件。

(二)占有权利作为抗辩权:与无权占有作为请求权要件在法技术上的差异

“无权占有”要件更多意义表现在证明责任分配上,即在查明占有人是否属于无权占有问题上,法官往往以其占有不具有相应法律基础(如未获权利人同意)而认定无权占有成立,从而须为返还。另一方面,若权利人无法证明占有人是无权占有,则须承担返还不能的风险。实践中对《物权法》第34条要求的无权占有的认定,往往是在证明责任分配中确认占有人不具有抗辩理由,反向地认定“无权占有”;而正是基于占有具有正当法律基础,占有权利得抗辩物权人的返还请求。

另一方面,基于法律制度的价值衡量原则,立法者必须在保护物的所有权和他人行为自由之间确立一种平衡。这表现为所有权人行使该请求权时,请求权相对人在具备相应条件时享有抗辩权,具体而言,占有人可以正当占有作为抗辩以对抗所有权人提出的返还原物请求权。


三、《物权法》第34条在解释论上的展开

(一)返还性保护方式与侵权保护方式

事实上,返还原物请求权是为了解决第三人对物的“侵占”,只需权利人证明行为人侵害了前者对物的占有即可,以恢复物权人对物的事实上的支配。而将“返还原物”作为侵权责任方式不能有效地救济物权本身受侵害的情形。

(二)我国《物权法》其他条款第34条的反射

我国《物权法》第34条规定的就是返还原物请求权,以使得丧失占有的所有权人重新获得对物的占有,并以此为基础解释占有人与所有权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从体系的观点来看,事实上,涉及返还请求权的还有《物权法》第106条第1款第1句、第107条第1句、第242条、第243条和第244条前半句。

1.无权转让他人财产和遗失物情形

《物权法》第106条第1款第1句规定,无权占有人将不动产或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如果受让人通过善意取得而取得所有权,则构成返还原物请求权的中断,所有权人只能请求无权处分人“赔偿损失”。这一条款继续贯彻了物权保护的二元模式:若原物基于合同等债权基础行为已被第三人取得,则不再适用返还原物请求权,而成立损害赔偿请求权。

另一方面,《物权法》第107条第1句规定了所有权人对遗失物之返还请求权。而该法第109条第1句“拾得遗失物,应当返还权利人”的规定也不过是继续重申遗失人可以向拾得人请求返还原物。这里并不存在一个新的返还请求权,只是因为对遗失物的处理事涉法律和道德,立法者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行了规定。

2.占有恢复关系与返还原物请求权

若行为人侵害占有,即成立返还原物请求权,而在《物权法》第243条中不仅规定了这个要件,而且还明确了物权人丧失对物的占有期间之孳息返还的问题,并规定了善意占有人和恶意占有人是否能够享有偿付必要费用请求权的问题。从法条构成上看,该条对物权人与无权占有人之间法律效果的规定更为全面和具体。因此,第243条也是返还原物请求权的依据。

对比第242条,只有恶意占有人才对物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似乎与第243条前半句不区分恶意占有人与善意占有人存在冲突。事实上,就立法理由而言,孳息返还和费用偿还之间的关系构成该条的规范目的。善意占有人与恶意占有人的区别仅仅限于孳息返还的范围:善意占有人的此种返还限于已收取的孳息;而恶意占有人除了返还已收取的孳息,对那些原本可以收取却因过错未收取的孳息也承担责任。

《物权法》第244是关于返还原物不能时,对权利人的救济问题。物权随着原物的损毁或灭失归于消灭,返还原物请求权也无从行使,当然消灭。“此时,受损害的人只能行使‘债上请求权’,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所以,其规定的是损害赔偿请求权,而非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

综上可知,就规范体系而言,《物权法》第243条属于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效力范围,而第244条的替代物规则,是权利人没有获得物的实体返还情形下的附属结果。《物权法》“占有”章上述三条以返还原物请求权成立为前提,旨在获得占有和孳息的返还,在无法返还的情况下,权利人将获得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物权法》第34条和上述诸条构成一个有机网络以保护权利人对物的主观法律地位。


四、结论

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构成立足于传统民法教义学的物权请求权与债权请求权的二分。返还原物请求权抽象构成的存在使其要件以侵害占有为已足,《物权法》第34条将“无权占有”,即占有人的占有源泉作为其成立要件实属多余。另一方面,作为对正当占有的保护,现实占有人的占有权利构成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抗辩。第34条规定并未赋予返还原物请求权一个完整的轮廓,对该请求权的理解应当结合所有权移转以及占有恢复关系。

返还原物请求权旨在应对所有权人(物权人)对物的占有被剥夺的情形,以救济所有权在法律上和事实上出现的分离状态,这一权利具有附属性,必得依赖于物权本身的存在。我国《物权法》第34条并未勾勒出返还原物请求权的制度全貌,原文从法体系观点出发,结合占有恢复关系理解这一法条,从而帮助更好地返还原物请求权的法律结构和制度内涵。

法条链接:《物权法》

第三十四条 无权占有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



(本文作者:郭咪萍,本网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返还原物请求权体系解释论》


[ 参考文献 ]

滕佳一:《返还原物请求权体系解释论》,载《比较法研究》2017年第6期。

[ 学术立场 ]
1
33%
2
67%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施天涛:白马非马——商人与商主体之概念结构的廓清
商人与非商人都是现代商事关系中的参与者,我国商事主体的构成不仅应保留商人概念,还应承认非商人的商事主体地位
高富平:个人信息保护:从个人控制到社会控制
我国应当以社会控制论指导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建立平衡个人利益和社会整体利益的个人信息保护制度。
汪君:企业间借贷合同如何认定效力?
司法机关应以《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所确立之合同效力认定规则为裁判路径,全面肯认企业间借贷合同效力。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郭咪萍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