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审判改革应何去何从?
2018年2月5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我国各地法院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家事审判改革,尽管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出现的问题仍不容忽视。在成效与缺陷并存的情形下,我国家事审判改革应何去何从呢?山东师范大学法学院的王德新副教授在《家事审判改革的理念革新与路径调适》一文中对我国正在进行的家事审判改革之得失进行评析,并指出了进一步改革的方向。
一、家事审判改革的域外经验与中国实践

(一)域外家事审判改革的经验启示

重视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和弱势家庭成员的保护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域外家事法律中大多设置了一些特殊的家事司法政策,对家事审判作了有别于财产案件审判的特殊规定。其中有一些值得借鉴的共性经验:一是顺应社会发展和婚姻家庭观念的变迁,着力解决婚姻家庭危机和家事审判危机,是各国(地区)推进家事审判改革的共性社会背景;二是通过专门立法的形式,强化家事审判的专业化、个性化和社会化特质,贯彻家事审判领域特殊的司法理念和政策,已成为国际上常见的家事审判改革策略;三是遵循家事审判的特殊规律性,创设不同于财产案件审判的程序理念和特色制度,构成家事审判改革的主要内容。四是超越诉讼制度设计的狭隘视野,采用一揽子改革计划统筹推进家事审判改革已成为衡量家事审判改革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

(二)我国家事审判改革现状与动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的婚姻家庭观念和法律政策发生了重大变迁,但是家事审判改革却迟迟未能启动,导致家事审判的专业化、个性化和社会化程度极低。2016年开始的家事审判改革成绩与问题并存,主要表现在: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并未为家事审判改革提供统一、明确的改革指南,而是放任各地法院自由探索,改革呈现“模式化”、“便于媒体宣传”的倾向,有仓促启动、急功近利的嫌疑;第二,在家事审判机构专业化方面,各地法院除了建立专门的审判庭或合议庭之外,在审判人员的知识构成、遴选机制和审判场所建设等方面也进行了一些探索;第三,在社会专业力量的引入方面,各地法院纷纷与心理学专业人士、社区组织和群团组织建立合作关系;第四,在家事审判制度创新方面,各地法院分别推出了“离婚冷静期”等具体举措,但其真实适用效果尚需司法实践长期检验;第五,在家事审判理念方面,各地法院大多要求改变当事人主导或对抗式诉讼模式,废弃法官“坐堂问案”的审判方式,弘扬“和为贵”的诉讼文化;第六,在家事纠纷解决方面,探索构建社会广泛参与的诉调对接的家事纠纷多元调解平台,引导当事人更多选择非讼方式化解矛盾纠纷。总体来看,我国的家事审判改革缺乏统筹规划,各地法院遵从严肃诉讼法理进行深层次改革部署的尚不多见,改革中存在浅层性、非理性、盲目性和急功近利性,这些问题需要在今后改革中予以厘清和矫正。


二、我国家事审判改革中的误区及其纠偏思路

(一)家事审判改革的方法论反思

我国当前的家事审判改革总体上遵循“最高人民法院动员、各地法院自行探索”的路径,既非依据立法文件、也未取得立法机关授权,在改革主体权限、改革措施合法性方面存在一些疑问。例如地方人民法院采取的“离婚冷静期”等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涉嫌突破现行法,即便是“良性违法”,也是对法治精神的一种侵蚀。更为合理的改革策略应当是,先由最高人民法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申请获得家事审判改革的授权,并要求各地法院就改革的方案向最高人民法院备案审查,待时机成熟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时制定《家事审判法》,或者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先行制定司法解释。

(二)家事审判的“专业化”与“社会化”辩证

各地法院在家事审判改革中存在一个认识误区,即认为只要设置了家事审判庭、选任了专业法官家事审判中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事实上,家事审判的专业化与社会化应当同时并举,专业化与社会化相互包含,相辅相成。一方面,家事审判的专业化需要借助于社会化机制来弥补。家事法官在处理婚姻家庭案件时不仅需要法律专业知识,还需要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家庭生活经验以及社会学、心理学等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家事案件处理的社会化也包含着专业化的含义,主要表现在设置具备一定专业知识的家事调查官以及配置社会化的专业服务机构和人员集群。

(三)家事审判程序理念的“二元对立”与“交错适用”

在家事审判改革中,各级试点法院在总体上试图构建一套与审判财产案件有区别的家事审判程序机制,这种认识暗含一种“二元对立”的审判程序观,这与家事案件的混杂性特点和“一揽子解决”的审判理念不符。家事案件包括家事诉讼案件和家事非讼案件,其审判程序具有“混杂性”特点,家事审判中广泛存在着身份关系与身份关系、身份关系与财产关系、诉讼程序与非讼程序的“交叉牵连”,这种混杂性、牵连性特点决定了家事审判宜奉行“一揽子”解决的司法政策。故而,应当统合处理家事案件,在家事审判中宜交错适用诉讼与非讼法理。“统合处理”是指将家事案件的诉讼程序和非讼程序体系化,由同一部法典统一规定,由同一法官于同一程序中解决同一个家庭所涉若干相关的诉讼、非讼问题,其核心是家事诉讼与非讼程序的合并。

(四)家事审判“裁判机能”与“社会机能”的整合

家事审判并非仅涉及个人私权,还兼及社会公共利益,具有强烈的公共政策考量的倾向,需要法院更积极地职权干预和政策引导,这有别于传统民事诉讼中倡导的法官消极中立的理念。由于婚姻家庭关系的特殊性,我国在家事审判改革中,应将家庭关系修复和弱势家庭成员保护确立为核心理念。家庭关系修复理念要求法官在裁判职能之外承担贯彻家事政策的任务,以实现家事审判的社会机能;弱势家庭成员保护理念则要求对传统的当事人诉讼机会平等理念进行修正,倾向性保护未成年子女等弱势家庭成员。总之,适度淡化家事法官的消极裁判角色,通过审判更加积极地贯彻婚姻家庭法律政策,是家事审判改革的重要发展方向。


三、关于家事审判改革协同机制的思考

家事审判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局限于法院内部,其有效开展需要立法机关、行政机关、社会组织和专业团体的参与,同时还需要家事实体法和家事非讼程序机制的协同构建。一方面,家事案件的处理应当从司法解决、政府解决和社会解决几个方面入手。司法解决的功能主要由法院承担,但是家事案件的处理全部涌入法院也是司法不能承受之重,故而应当建立以政府解决和社会解决为主的替代性家事纠纷解决机制。政府机构在登记服务、居中调停等方面担负一定的家事纠纷化解机能。社区、妇联和专业机构成立的调解组织提供调解服务,律师、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专业咨询机构提供法律和家庭咨询服务,家事仲裁组织提供仲裁服务,社会调停组织提供促成和解服务等都有助于家事纠纷的解决。应当对这些替代性家事纠纷解决方式进行必要的规范和指导,以推动其有序成长。另一方面,应当在民法典亲属法编的编纂中进一步完善家事实体法,增加有效的制度供给。首先,需要在家庭自治与法律干预之间寻找合理的平衡:在缩小法律强制范围、推动家庭事项自治化的同时对弱势家庭成员提供基本法律保障。其次,对弱势家庭成员的特别保障,特别是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理念,应当成为民法典亲属法编的指导思想。贯彻弱势家庭成员保障理念,需要在立法技术和立法精神两个层面上推进。最后,应当确立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稳定的立法指导思想,通过立法阻止离婚的任意性。

本文从我国家事审判改革现状出发,参照域外家事审判改革的经验与教训,指出现阶段我国家事改革存在的误区,并提出有益建议,或可为未来家事审判改革提供相应参考。


(实习编辑:陈小娟,本网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家事审判改革的理念革新与路径调适》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于王德新:《家事审判改革的理念革新与路径调适》,载《当代法学》2018年第1期。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法典编纂|侵权责任编研究学刊要览
中国民商法律网梳理近年来民法典分则侵权责任编相关文章,以期为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之编纂提供参考。
叶名怡:怎么用侵权法保护个人信息?
一切个人信息均属侵权法的保护范围,对非敏感个人信息提供侵权法保护不会阻碍信息流通。
赵磊:比特币的法律属性:货币抑或财产?
比特币只有在具有“货币认同”的群体内或当事人之间等同于法定货币;否则可视其为一种无形资产,按照财产法规则处理。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任九岱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