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法如何保护与规制表达?
2018年3月5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现代社会中,表达自由成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普遍认可的宪法权利,并得以私权行使在相关法律制度中加以规定。知识产权领域中同样存在着对表达自由保护与规制,而不同类型的表达,其受保护的条件与程度各有不同。中南财经政法政法大学法学院吴汉东教授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表达自由: 保护与规制》一文中对知识产权领域中表达自由的含义、情形、司法裁判等做了梳理与总结,深入分析了表达自由这一宪法权利在知识产权领域如何得以实现。
一、知识产权领域表达自由之概述

(一)基本概念

表达自由,即言论主体利用一定的传播媒介,对国家和社会的各种问题自由地表达意见、传递并获取信息的权利,其核心属性是政治自由权利。在宪法意义上,表达自由包括创作自由、新闻自由、信息自由乃至传播自由。而在知识产权等私法中,表达自由则以权利及其限制制度得以实现。

(二)相关规定

知识产权法中涉及表达自由的规定,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第一,规定表达自由的专有权利。典型做法体现为在著作权权能体系中对发表权的规定。没有发表权制度,表达自由在社会政治与文化领域将会毫无实际意义。

第二,规定表达自由的必要限制。这种内容及形式上的限制,有基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而设,也有基于保障他人合法利益而设。

第三,规定表达自由的实现途径。知识产权限制制度被认为是表达自由实现的法律途径。从知识信息受众的角度讲,合理使用是公众对知识产权专有领域的“接触权”,是对创作与分享社会精神财富的“参入权”。


二、知识产权领域表达自由之情形

之所以要对知识产权领域的表达自由进行归类,主要是为了解决对于不同言论在不同程度上给予保护或进行规制的司法难题。知识产权领域中的各类言论表达,传递着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不同信息,主要的情形归类分析如下:

类型

含义

保护与规制

新闻报道

通过报纸、广播或其他适当的工具报道关于最新事件或事实的单纯消息

①将无著作权的新闻限制到最小范围

②对无著作权的新闻提供其他法律保护

③规定新闻报道中合理使用的严格条件

戏仿创作

以模仿原作为基本构成要素,将讽刺与模仿结合起来以达致批评的效果

①以合理使用为制度基础

②不同于演绎作品,表现为颠覆性表现手法和批评性创作目的

③不同于适当引用,要求不得与原作构成混淆或取代原作

安全软件警示

安全软件发出的包含大量事实、价值判断的信息,以引导用户从事或不从事某种操作

①内容真实前提下,应基于安全考虑对这类商业言论予以容忍

②内容即使存在非真实或片面性,仍要基于社会安全这一较高位阶法益予以适当容忍

③若实施不实或不当陈述,侵犯消费者知情权,应受法律规制

商标戏仿

对特定商标的发音、文字或其组合进行滑稽模仿,以表达对该商标背后所代表的某种社会文化进行评论或讽刺

①若主观上戏仿人无替代使用之目的,客观上消费者无出现混淆之可能,则受到商业表达自由的保护

②若使消费者产生混淆,则应认定为误导性的商业言论而受到法律规制

广告宣传

以广告为主要形式的商业宣传,是经营者将其商品或服务广而告之的商业性表达

①“本身真实”和“商业诚信”是获得上也表达自由保护的条件

②误导性以及诋毁性的广告宣传不受商业表达自由的保护,而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

 


三、知识产权领域表达自由之法律适用

(一)宪法适用

在表达自由特别是上也表达自由的私法案件中,依宪解释私法中一般条款的“合宪性”,或对所涉言论表达所包含的“宪法基本价值”进行司法审查,概为宪法适用的具体路径。

(二)知识产权法适用

1、专有权利的授予

专有权利的授予,其本身即是表达自由的私权化结果。

2、专有权利的限制

表达自由案件的法律适用,主要是知识产权限制规范,具体表现为:

一是公共领域保留。即将创造者的专有权利限制在一定时间和范围之内,并赋予非权利人在一定条件下得自由使用他人知识产品的权利。

二是权利行使限制。在限制制度中,合理使用为公众利用他人专有的知识信息而进行自由表达提供重要的法律依据。

三是禁止权利滥用。滥用意指行使权利时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范围或正当界限,其本身不导致知识产权的无效,却可能使权利人丧失请求救济的可能或因违反反垄断法产生公法规制的结果。

(三)反不正当竞争法适用

反不正当竞争法为知识产权提供兜底保护,对于符合不正当竞争构成要件的商业言论,若非因事关重大公共利益获宪法保护,则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


四、知识产权领域表达自由之裁判规则

(一)“公共利益”检验标准

对于非商业言论,都应出于公共利益而给予表达自由的保护。对于商业言论,则要对经营者利益与公共利益进行考虑,若所获经济利益超过公共利益的减损,则商业言论难以获得表达自由的豁免。

(二)“法益位阶”选择规则

根据“法益优先保护原则”,一方面,表达自由在宪法基本权利体系中占有突出重要的地位。知识产权的独占性质不应构成思想表达和信息交流的障碍。另一方面,不同表达类型,根据言论价值不同,受保护程度也各不相同。

(三)“利益平衡原则”作业方案

不同主体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利益应当符合公平的价值观。司法实践中应当以和谐共存的理念制定具体方案解决权利冲突,坚守表达自由“原则保护、例外限制”的法律精神,在知识共享权与知识专有权之间进行利益平衡。

表达自由作为一项重要的宪法权利,在私权领域的实现同样值得关注。原文将对表达自由的保护与规制锁定于知识产权领域,将这一领域中表达自由的认定、类型、司法裁判等做了详尽而明晰的梳理与分析,对知识产权法中表达自由相关问题的研究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 参考文献 ]

本文摘编于吴汉东:《知识产权领域的表达自由: 保护与规制》,载《现代法学》2016年第3期。
原文作者简介:吴汉东,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组成员。

[ 学术立场 ]
1
50%
1
5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施天涛:白马非马——商人与商主体之概念结构的廓清
商人与非商人都是现代商事关系中的参与者,我国商事主体的构成不仅应保留商人概念,还应承认非商人的商事主体地位
高富平:个人信息保护:从个人控制到社会控制
我国应当以社会控制论指导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建立平衡个人利益和社会整体利益的个人信息保护制度。
汪君:企业间借贷合同如何认定效力?
司法机关应以《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所确立之合同效力认定规则为裁判路径,全面肯认企业间借贷合同效力。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李怡雯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