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谈|编纂民法典人格权编是正确的立法选择
2018年5月4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编纂   民事权利   人格权
[ 导语 ]
值此民法典编纂的关键时期,鉴于立法与司法经验的积累、人格权保护的迫切需要,立法机关提出了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这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但也有部分学者反对这一举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民商法专业本科二年级的学生陶鑫明就此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呼吁学者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法律草案的修改中,更好地保护人民的人格权。
情况介绍

民法典编纂已进入关键时期,各分编的编纂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立法机关适时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各分编(草案)(征求意见稿)》,在相关机关、单位征求意见,展现了立法机关贯彻十九大精神,积极完成编纂民法典这一关乎国家和人民发展前途的重大立法活动。其中鉴于《民法通则》的立法经验、三十年来的司法经验以及保护人民人格权的迫切需要,提出了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作为民法典分则的一编。学界多数学者积极拥护立法机关的这一立法举措,决策具有正确性、立法逻辑具有合理性、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具有统一性。也有少数学者反对这一举措,在网络上公开批评乃至反对立法机关的这一举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民商法专业本科二年级的学生陶鑫明,在网络上发表评论,指出编纂民法典制定人格权编,是一个正确的立法选择,具有重要意义,建议学者不要偏坡地坚持个人意见,应该用更多的精力修改好这个法律草案,更好地保护好人民的人格权,受到广泛关注。本刊邀请该同学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观点,并在本刊进行推送。


引论

民法典编纂已进入关键时期,各分编的编纂工作正在正常进行。近日,一位教授的一篇讲座实录公开发表,引发了新一轮关于人格权在民法典中是否独立成编的争论,许多民法学者都参与其中,社会各界都密切关注这一问题。我作为一名法学专业本科二年级的学生,正是向老师们认真学习,完善自己的时候,但是面对编纂民法典这一重大问题,看到的却是偏激地进行浅层次、无意义层面上的讨论,我既感到迷惑不解,也感到问题的严重,因而斗胆冒昧地以所学知识,提出个人的意见,为人格权独立成编这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法典编纂最优选项,表达自己的见解。


一、正确理解中央精神,重点突出人格权的立法保护

有的教授从编纂民法典的思路入手,分析有关文件及讲话的语句,甚至以一种奇怪的视角分析法工委公布人格权编草案的时间点与人大议程之间的关系,提出了诸如“绝对没有给人格权编留下丝毫可能性”、“中央决定不搞人格权编”的论断。就我所知所学,看不出中央有这样的精神。

民法典的编纂思路定为“两步走”,即第一步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编纂民法典。《民法总则》已于2017年3月15日正式颁布并于当年10月1日正式生效实施。第二步就是完成民法典各分编的编写以及将其与已经颁行的《民法总则》进行整体编纂。

民法典跟着各编中是否应当包含人格权编,除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提出了《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征求意见稿)》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正式文件说明。在这种情况下,推论中央决定不搞人格权编,是没有根据的:其一,根据2016年6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了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民法典编纂工作和民法总则草案几个主要问题的汇报,原则同意并作出重要指示的报道,不能说明中央同意民法典不设置人格权编,更不能理解为中央对不进行人格权立法有明确的指示。就此认为中央决定民法典分则不包括人格权编,是出自个人的主观臆断,既没有事实根据,也缺乏严密的逻辑支撑。其二,李建国副委员长在全国人大会议对民法总则进行说明中,提出“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而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说明的是编纂民法典的基本思路,将这句话理解为是防止将人格权编纳入民法典,至少属于重大误解。若此,民法典编纂只需将现有的《合同法》、《物权法》等进行简单汇总和编辑,而不能编纂新的民法规范,如何称之为科学整理呢?因而,将这种理解推说为中央精神,实属误读与曲解。

有的教授确立上述结论,所引材料皆为间接性证据材料,穿插大量主观臆断,互相证明,以此论证所谓的“中央否认人格权编”的结论。根据我的学习情况看,中央自始自终从来没有表示过否定人格权立法,反而是在十九大报告中,着重强调对人格权的保护,提出了“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的决策。有的教授没有从中得出正确的结论,反而认为,将人格权与人身权、财产权并列列举是“母亲饭碗里的苍蝇”。诚然,从学术的角度看,人身权和财产权是两大基本民事权利类型,但是十九大报告将人格权从人身权中分列出来,与人身权、财产权并列强调予以保护,恰恰体现了要求全社会重视保护人民的人格权。在一些中央的文件中,把农村宅基地使用权与宅基地抵押权或担保物权进行并列说明,同样强调的是对农村土地权益的重点保护与发展,不能说这也属于“苍蝇”之类。党的十九大报告将人格权与人身权与财产权并列保护,绝不是“母亲饭碗里的苍蝇”,而是中央的决策,为民法典人格权立法指明了方向。


二、人格权是以人格利益为客体的民事权利

有些学者对人格权的概念提出了诸如不可定义性、不可言说性、防御性和先在性等权利属性的看法,使其看起来好像存在人格权立法无法规范的样态。这种观点的背后,是将人格权看作是自然权利。既然是自然权利,自然就无法在法律上进行规范。

应该承认,人格权虽然具有一定的自然属性,主要表现为人格权始终与主体相随,但其仍是法律规定的固有权利。在民法上,一切的权利都是依法享有的,都是法律赋予的。人格权具有先在性、固有性,但是并不因此而成为自然权利,进而不可定义、不可言说,甚至法律不可以规范。自然人的生命权、身体权和健康权等,确实是固有的权利,不管法律是否予以确认都客观存在,但是,如果法律不予以确认,就无法进行自觉地依法保护。在世间,人格、人格权的概念都是可以界定的,都是可以定义的,都是可以言说的,不存在不可定义、不可言说的权利。事实上,人格权需要立法规范,通过法律规范,明定民事主体享有的各项人格权,厘定权利边界,明确权利的内容,确定民法的具体保护方法。

有的教授认为,人格权不发生使用、收益、处分问题,亦即不发生权利行使问题。以我所学,认为这是将人格权的客体错误地认定是人格所致。对于人格,即民事权利能力,确实不存在使用、收益、处分问题。但是,人格权的客体不是人格,而是人格利益。根据一般法理,权利客体即法律关系主体的权利、义务所共同指向的对象;民事权利客体,是民事法律关系主体享有的民事权利和承担的民事义务共同指向的对象,包括物、行为、智力成果、权利、非物质利益等。而人格权的客体,就是人格利益,即构成人格的各个要素所体现的利益。人格权就是通过对构成人格的各个要素所体现的利益的确认,通过权利的方式加以保护,就形成了具体人格权。一方面,人格利益在属性上属于民事利益,人格权与其他类型的民事权利一样,具有“质”的同一性,所以,人格权是一种独立的民事权利类型。另一方面,人格利益又与其他民事利益存在差别,因此人格权应当规定在民法典分则中,且与物权、债权等并列,成为独立之一编。

正因为具体人格权保护的是人格构成的各个不同要素,而不是人格,因此,人格权的客体即人格利益,存在使用、收益和处分的问题,这正是当代公开权存在的基础。基于这样的原因,人格权虽然具有固有性和先在性,但是仍然是可以定义、可以言说的权利,进而在民法典分则中作出具体规定,就是现实的、可行的、亟需的与必要的。


三、民法典人格权编的职能既是权利保护也是积极确权

在研究人格权法中,将人格权法仅仅确定为人格权保护法,并且认为是当今世界的共同经验,是不正确、不全面的。

诚然,人格权确实具有防御性,即法律规定或认可人格权的目的,在于将加害人格权的行为纳入侵权责任法的适用范围。但是,这不是人格权法的全部职能。人格权的行使,具有更高的价值。具体人格权的主动行使,甚至依据人格权的行使、转让部分人格利益,获得收益,都是当代人格权的特点,如肖像利益的转让使用许可、姓名的许可使用(袁隆平院士以其名字作价入股“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为例证)等。人格利益商品化利用是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人格利益之所以可被商品化利用,是因为某些人格权的客体,特别是标表性人格权客体的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利用价值,能够创造财富。部分人格利益的商品化使用,恰恰就是人格权行使的基础和结果。美国法创造的公开权,被学者称为“对保护人格利益中的财产利益的精彩概括”,是完全有道理的。

由此可见,民法典人格权编的职能,既是权利保护,亦是积极确权,并且通过对人格权的积极确权,确认具体人格权的权利边界、权利内容、权利行使的具体规则,进而更好地使权利主体享有人格权、行使人格权、保护人格权。通过中国人格权的立法史可以看出,我国民事立法历来重视正面确权,明确规定具体人格权,同时也规定好人格权的一般规则。编纂民法典应当继续坚持这一正确思路,采用积极确权的方式保护人格权,这不仅已为数十年的立法和司法实践所检验,更是彰显我国民法典人文关怀的鲜明体现。

应当看到,将人格权法仅仅界定为人格权保护法,这是基于人格权立法的历史维度进行比较而得出的结论。在当代,人格权立法绝不应当限于权利保护法,而应当更加积极地确认其赋权和确权的职能,并且将人格权法的权利保护法功能更多地让渡给侵权责任法,而人格权法着重确定人格权的确权、规定人格权的具体内容、行使规则上来。而这些,都是《民法总则》没有规定且无法规定的问题,必须通过民法典的人格权编来解决。


四、结论

面对上述十分明确的问题,我们在老师的指导下,通过认真阅读文献和思考就能够有明确的看法,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在这样的问题上争论不休,纠缠不止。

我们都知道,我国正在编纂的民法典,应当真正体现新时代的精神、新时代特征,是一部属于21世纪的民法典,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法典。我们正在学习的法科学生无法参加这样的重大立法活动,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老师们,在参加民法典的立法活动时,应具有更加广阔的视野和胸怀,不要太多掺杂自身学术立场的片面性与主观性,导致难以客观的、全面地、完整地、系统地理解人格权法的基本理论以及人格权独立成编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我们的民法典是人民的民法典,是保护人民权利的民法典。民法典设置人格权编,是保护人民人格权的最优选项,也是必选选项,通过全面规范人格权,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这是每一位不论成就多寡、地位高低的民法人共同面临的神圣使命!在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已提出的基础上,我们法科学生希望老师们对于人格权立法的争论,不应过度着眼于是否独立成编的问题上,也不应在一旁袖手旁观,而应该仔细研究这一草案的内容,肯定草案的成就,指出草案的不足,提出修改之法,努力将人格权编编纂好,使之成为我国未来民法典中的最大亮点,使我们的民法典成为世界民法典的榜样与楷模,为人格权保护提供更多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民商法专业本科二年级学生)



[ 学术立场 ]
7
70%
3
30%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冉克平:破产程序中让与担保权人的权利实现路径
在破产程序中应赋予让与担保权人别除权;其在担保设定人破产时应享有优先受偿权,并能就物上代位权行使代偿别除权。
刘长兴:如何破解环境侵权中的“技术”难题?
针对环境侵权规则在实践中遭遇的困难,需要超越技术主义的思路,采取以法律基本价值为导向的环境侵权归责类型化方案。
穆冠群:论英美法上的医疗特权——兼议保护性医疗措施在我国民法典侵权编中的构建
我国民法典侵权编应当借鉴英美法上医疗特权理论的合理内涵来重构我国法上的保护性医疗措施条款。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罗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