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银波: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行为之效力
2020年5月14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决议行为不仅无法适用传统的法律行为之效力规则,而且无法完全适用《民法总则》第157条关于法律行为无效之后果规定,然而当前研究局限于探讨决议行为的效力认定,关于决议无效之后果则着墨不多。《民法总则》第85条、第94条及《公司法解释四》第6条设立善意相对人保护规则,以衡平保护法人与相对人的利益,殊值肯定,但是该规则明显存在不足。对此,西南政法大学徐银波副教授在《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行为之效力》一文中,从瑕疵决议影响后续行为效力之前提与路径出发,继而将后续行为区分为内部管理行为、外部交易行为和组织行为,并依次探讨瑕疵决议对这三类后续行为的影响。
一、瑕疵决议影响后续行为效力之前提与路径

为便于行文,下文将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行为表述为“后续行为”,将决议瑕疵导致后续行为亦存在效力瑕疵表述为“决议瑕疵效力连动”。

(一)决议瑕疵效力连动之前提

1. 决议无效导致行为违法

仅当决议的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中足以导致行为无效的强制性规定时,决议方才无效。由此法人依该议定内容所为的行为亦随之违法,应依《民法总则》第153条认定其效力。《公司法解释四》第6条规定决议无效亦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实属武断。

2. 决议不成立或被撤销导致行为欠缺法定要件

决议仅因程序瑕疵而不成立或被撤销时,只有法律或章程等就法人实施相应行为设置了决议要件,决议不成立或被撤销导致法人所为行为欠缺法定或意定的特别有效要件,才可能影响行为效力。但相对人有权信赖法定代表人有实施相应行为之权限,且基于交易效率之要求,不可能强令相对人在与法人实施任何交易时均需核查其章程有无特别约定,故法人内部管理规则无对抗第三人之效力。

(二)决议瑕疵效力连动之路径

当立法设有强制决议规则时,决议不成立或被撤销如何影响后续行为之效力应区分讨论。当法人就内部管理行为所作决议不成立或被撤销时,对内应溯及无效。而关于内部决议瑕疵如何影响外部交易行为、组织行为的效力,我国立法未明确法定代表人等未经共同决议而专断实施相应行为之违法后果,导致裁判不一。

与管理性或效力性强制规定不同,强制决议规则系属强制性权能规范,其强制性体现于对法人决策及代表权限的分配上。若行为违反该强制决议规则对决策及代表权限的强制分配,则因内容违反强制性规定而无效;若法定代表人欠缺有效决议而实施相应行为,则系行为程序违法,构成欠缺法定特别授权的越权行为,应区分超越法定权限限制与意定权限限制之越权行为。《民法总则》第61条仅规定法人章程或权力机构所设意定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在立法设有强制决议规则时,法定代表人欠缺有效决议所为行为系违反公开的法定权限限制。而法律为众所周知,为区别于违反意定权限限制之越权代表行为,将违反法定权限限制的越权代表行为表述为“专断行为”。

二、决议在内部的溯及无效与后续行为之效力

(一)内部管理行为及后续行为之效力

首先,在法人内部,瑕疵决议溯及无效,应依《民法总则》第157条,令股东、集体成员等返还财产,将董事等回复至决议前的状态。关于重要人选的选任、盈余分配等内部事项的决定及其履行,不涉及交易安全,应认定其对于内部成员溯及无效。其次,决议在内部溯及无效可能导致后续管理行为亦存在瑕疵,此时应依《公司法解释四》第4条之裁量驳回制度,认定后续决议之效力。若决议瑕疵对后续决议并无实质影响,不应据此否定后者的效力。最后,当公司作出的选任法定代表人等决议无效时,所选人员可能会代表公司对外实施行为,可适用表见代理规则。若通过公司的履行行为等可认定其有追认的意思,亦应认定行为有效。且所选人员有为公司管理事务之意思,在其行为不违反公司可推知的意思时,依无因管理规则,公司亦应承担管理行为之后果。

(二)内部利益冲突交易行为之效力

因瑕疵决议对于董事等内部管理人员溯及无效,且董事等参与公司决策,应当知道决议存在瑕疵,不可能为善意,故不能适用善意相对人保护规则认定公司依瑕疵决议所为利益冲突交易行为之效力。强制董事等须经股东会决议才可以与公司交易,与要求代理人须经被代理人同意才可以与自己进行交易,如出一辙。因此,应参照《民法总则》第168条,认定此类行为对于公司效力待定,由公司决定是否予以追认。基于目的解释,当利益冲突交易行为并不损害公司利益时,即使欠缺有效决议的授权,该行为亦应有效。

就利益冲突交易行为,有待衡平保护与该行为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若第三人未支付对价,不应牺牲公司利益而使其无偿获益,公司可以决议无效对抗第三人。当第三人有偿取得案涉行为所设权利时,则应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交易安全。就此,应认定利益冲突交易行为在公司与董事等当事人之间无效,但当事人不得以此对抗善意第三人。

三、区分决议行为主体而认定外部交易行为效力

(一)营利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交易行为之效力

当公司等营利法人依不成立或可撤销的决议实施处分重大资产、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等交易行为时,应依《民法总则》第85条、《公司法解释四》第6条,区分相对人善意与否而认定行为效力。其中,对于违反意定权限限制的越权代表行为,由公司证明相对人“恶意”;对于专断行为则准用表见代理之构成要件认定其效力,相对人需证明权利外观且尽到合理审查义务之“善意”。就强制决议规则所列行为,相对人明知法定代表人无代表权限,仅当有决议授权,或满足表见代理之构成要件,才应认定行为对公司发生效力。

(二)非营利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交易行为之效力

物权法等所列强制决议事项关乎社团成员的基本财产权益乃至生存利益,故不能类推适用《民法总则》第85条,而应认定非营利法人、特别法人等依不成立或可撤销决议实施的越权行为,对于法人效力待定。《民法总则》第94条规定捐助法人所作决议被撤销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亦属武断。

四、组织行为的效力认定与规则完善

(一)非适用善意相对人保护规则认定组织行为效力

合并、分立、增资、减资、解散等组织行为的效力认定关乎众多主体利益,不可简单适用《民法总则》第85条、《公司法解释四》第6条。一方面,衡平股东与相对人、股份受让人的利益保护,认定组织行为效力;另一方面,鉴于组织行为的涉他性、持续性,应对其无效后果作特别规定,使得股东即使可诉请确认组织行为无效,亦不得以此对抗与公司进行交易者,从而保护股东利益及第三人的交易安全。

(二)区分行为进程及公司类型而认定组织行为效力

当公司依瑕疵决议与相对人签订增资、合并等协议时,只要法院在公司办理变更登记前判决确认决议不成立或撤销决议,均应优先保护公司及股东的利益,终止协议的履行。若已办理变更登记,完成增资、合并等行为,则应区分公司类型而认定组织行为效力。

就上市公司,应认定行为有效。第一,在上市公司依瑕疵决议发行新股时,存在众多认购人,更应保护相对人的交易安全。第二,上市公司的众多小股东并不关心持股比例,无保护其持股比例之需求。第三,上市公司股份极具流通性,可能已再次流转,应保护流通的交易安全。第四,投资者可能基于增资行为使股价上涨而购入股票,责令公司回复原状,可能重挫股价,损害众多投资者的利益。

就有限责任公司,应允许公司或利益受侵害的股东否定行为效力。第一,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更加关注持股比例,应为其提供保护。第二,就权利救济路径而言,唯有否定增资行为的效力,才能保护股东的持股比例。第三,与唯有通过否认增资行为效力而保护股东持股比例不同,通过返还出资资金即可为认缴出资人提供救济。

就非上市的股份有限公司,应适用善意相对人保护规则认定行为效力。一方面股东并不特别重视持股比例,另一方面亦无特别的股份流动需求,无需优先保护某一方的利益。

(三)完善组织行为效力诉讼规则

1. 设立除斥期间

按当前规则,倘若在个案中应认定公司依伪造决议所为增资等行为无效,则股东无论何时均可诉请确认决议不成立,进而诉请确认增资等行为无效。如此有损第三人交易安全,有违现实需求,亦纵容当事人违背诚信。股东等通过提起诉讼而单方否定组织行为的效力,类似于行使形成权,可对其设立除斥期间之限制,限定利害关系人自公司增资、合并等行为生效之日起一年内提起效力诉讼。

2. 排除有关组织行为效力判决对第三人的溯及力

在公司变更后,第三人信赖登记公示的信息而与公司开展交易,其无审查公司登记是否合法之义务,应无条件地保护其对公示信息的信赖。因此,纵然判决认定组织行为无效,亦应限定其仅在当事人之间自始无效,对于第三人无溯及力、仅面向未来发生效力,并不影响第三人在此前与公司形成的法律关系,从而兼顾对股东权益与第三人交易安全之保护。



(本文文字编辑许伟伟。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行为之效力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徐银波:《法人依瑕疵决议所为行为之效力》,载《法学研究》2020年第2期。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
【作者简介】徐银波,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推荐阅读
周清林:伪造印章下的表见代理构造
伪造印章下的表见代理构造较为复杂,无法通过单一的条文进行简单而直接的规定,立法不对其做出判断是可取的选择。
罗昆:关于“违约方解除合同”制度立法的几点意见
二审稿中有关“违约方解除合同”的具体表达引起广泛争议,在草案中被删除,但不代表这一制度在中国合同法中的消失。
石佳友:履行不能情形下的合同终止 —兼议民法典草案第580条第二款的有关争议
履行不能情况下,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终止合同权利义务关系,但不影响违约责任的承担。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许伟伟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