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萨特《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有感——存在主义法学之滥觞
2020年11月14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的价值   法的历史发展
[ 导语 ]
哲学家们的思想往往引起两种意外的麻烦:第一是由于他们的思想过于极端而被错误地理解为原意的反面;第二是由于他们的思想深刻揭示了人类的生存难题和思维困境而致使大众陷入深深的绝望。这两种意外的麻烦都毫不意外地落在了萨特身上,于是这位法国左翼思想家决心要拯救和捍卫存在主义,他要澄清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而不是什么别的主义。存在主义被责难为一种绝望而阴暗的哲学,甚至被批评说其否认了人类所有事业的严肃和真实,萨特对这些责难表示遗憾,他其实想告诉大众的是,存在主义的真正要义在于“使人生成为可能”。萨特要澄清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基督教存在主义和存在主义的无神论的共鸣之处——存在先于本质。
[ 内容摘要 ]
存在主义被责难为一种绝望而阴暗的哲学,甚至被批评说其否认了人类所有事业的严肃和真实,法国左翼思想家萨特对这些责难表示遗憾,他认为存在主义的真正要义在于“使人生成为可能”。萨特要澄清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基督教存在主义和存在主义的无神论的共鸣之处——存在先于本质。其后,这些理论无疑成为了存在主义法学之滥觞。
[ 内容 ]

一、存在先于本质

存在先于本质,对于门外汉来说是一句熟悉又陌生的口号,大多数人对其耳熟能详却知之甚少,原因在于我们对于这句口号所要反对的并不清楚。对于人类本质的探寻,源于柏拉图的理念论,并在笛卡尔那里将人类的主体性真正树立起来,至启蒙运动发展至顶峰,其表现为康德对于启蒙运动口号的归纳:“要用勇气运用你的理智”。概言之,一切人类均是抽象概念的具象化和特殊化,无一例外,不论这一抽象概念的基础是先验理性,还是上帝信仰。然而遗憾的是,这一普遍的信条在20世纪遭遇了幻灭的危机,这一危机被韦伯在他的《学术作为志业》的演讲中精辟地总结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宿命,便是一切终极而最崇高的价值,已自公共领域隐没。”当然,更为生动的总结是尼采那句“上帝死了。”由此,虚无主义的精神危机便如幽灵般飘荡在西方世界的上空,而存在主义所要做的就是要战胜精神的幽灵,廓清思想的迷雾。于是,存在先于本质的口号便呼之欲出了。

萨特用了生动而恰切的比喻来说明这一核心主张。我们说一件工艺品,关于它的概念和制作它的工艺在其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譬如一把裁纸刀,它诞生之前就注定了它是用来裁剪书籍的,如果不知道制作裁剪刀是为了什么便去制作裁剪刀,那是愚蠢而无理的。然而人则不同,人的存在先于他的本质,在人诞生之前,人只是一个空壳,人能成为什么样,是人自己成就的。萨特用了好几句类似的话来对这一口号进行解释,诸如“首先有人,人碰上自己,在世界上涌现出来——然后才给自己下定义”、“人除了自己认为的那样以外,什么都不是”、“人确实是一个拥有主观生命的规划,而不是一种苔藓,或者一种真菌,或者一种花椰菜”、“存在主义的第一个后果是使人人明白自己的未来面目,并且把自己存在的责任完全由自己担负起来”等等。既然萨特已经准确地说明了存在先于本质这一命题,那么接下来他就要澄清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如何面对这一命题所带来的痛苦、听任和绝望。

二、痛苦、听任与绝望

所谓痛苦,“他的意思是这样——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承担责任时,他完全意识到不但为自己的将来作了抉择,而且通过这一行动同时成了为全人类作出抉择的立法者——在这样一个时刻,人是无法摆脱那种整个的和重大的责任感的。”换言之,人在做决定时同时也为所有人做选择,因为每个人的行动或多或少都要面对他人的凝视,成为他人的标杆,如何能将自己的选择、自己的概念强加给人类,这的确是一种亚拉伯罕式的痛苦。由此存在主义所带来的痛苦被萨特简化为一个简单而纯粹的痛苦,即由责任所引发的痛苦。

有关听任,“我们的意思只是说上帝不存在,并且必须把上帝不存在的后果一直推衍到底。”面对上帝的失语和无力,我们将处于幽暗的谷底,无法参照什么现存的价值标准作为行动的指南,那么我们就必须是自由的,也是被迫地接受这种自由。二战时期的法国学生,面临着是去战场作战还是陪在母亲身边的道德困境,无论是基督教的教义还是康德伦理学说,都无法再给他提供什么有效的指导了。然而正是因为他难以选择的痛苦彰显了他的自由。这也正是听任的本质,不是听任什么结构的压制、也不是听任什么规训的束缚,恰恰是听任我们自己。

至于绝望,“它只是指,我们只能把自己所有的依靠限制在自己意志的范围之内,或者在我们的行为行得通的许多可能性之内。”假若我的朋友来看我,他会选择电车或者火车,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便是可能性,然而这可能性不是把大家引向不作为,恰恰相反,这可能性反而是要鼓励大家去行动。受制于这些束缚的人们总是自怨自艾,然而却无法认识到,在可能性之外,人便不存在。如果我们脱离画作去对画家评头论足那将是南辕北辙,因为画家不存在于什么其他东西而正是存在于这些画作中,正如一个人,其所有行动的总和就是其本身。最后,萨特要为存在主义进行总结,也是他要澄清的第三个问题,即存在主义为什么是一种积极的、行动的人道主义哲学。

三、行动与责任的人道主义伦理学

存在许多有关英雄与懦夫的小说,大多数人们对其感到满意,是因为这些小说无一例外地说明了所谓英雄和懦夫的划分,无非是因为一些精神的、环境的、遗传的、生理的因素,没有人需要对此负责,因此人们感到十分安分和放心。然而存在主义者却走了一条颇为凶险的道路,他们无情地告诉大众,懦夫和英雄都是自己选择的,选择和行动确定了其本质。归根结底,存在主义不是无所作为的,也非悲观主义,更不是向行动泼冷水,它是彻头彻尾的关于行动与责任的伦理学。首先,存在主义立足于个人的主观性。这一根基正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一切真理诞生之前只存在一个真理,即人自己思考,没有了我思这一根基,就会出现艾希曼那样的纳粹军官,在法律和科层之中实践平庸之恶。其次,存在主义彰显了作为人的尊严。人不是物体,不是桌子椅子石头之物,生来就被确定了自己的目的和使命,而是要建构自己、塑造自己、成就自己,在主观性林立的森林中发现自己以及他人。再者,存在主义承认了人类处境的普遍性。身处宇宙之中的人类会面临各式主观和客观的限制,在限制之外,人类还有各种超过、扩大、否定、适应这些限制的意图,这便是每一个人所制造的普遍性。

“存在主义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呢?是自由承担责任的绝对性质;通过自由承担责任,任何人在体现一种人类类型时,也体现了自己”,这是萨特对存在主义所做的最精辟的总结。进一步地,萨特区分了人道主义的两种意义,第一种意义是将人作为目的和最高价值,但是存在主义拒斥了这种意义,因为总是在形成中的人是无法成为目的的。存在主义所捍卫的是人道主义的第二种意义,此即“人始终处在自身之外,人靠把自己投出并消失在自身之外而使人存在;另一方面,人是靠追求超越的目的才得以存在。既然人是这样超越自己的,而且只在超越自己这方面掌握客体,他本身就是他的超越的中心。”

四、结语:西西弗的隐喻

被天神惩罚的西西弗,清楚地知道巨石依然会滚落下来,然而他仍旧选择不断上推,这是加缪用西西弗的神话来表达人类反抗荒诞的决心。事实上,西西弗的精神不是加缪专有的,其为所有的存在主义哲学所共享,那就是一种战斗的、行动的、反抗的、乐观的精神。最后,引用汉斯·蒙森对阿伦特著作的评论,以此为人道主义的存在主义哲学作一个注脚:敢于实践存在主义哲学含义下的飞跃,跳入自由的国度,拆除那些勾连着过去、通向外露的利益局势及其意识形态外衣的桥梁,敢于真正重新开始!



本文作者:马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鸿嘉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朱鸿嘉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