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谁受伤谁有理?“自甘风险”规则保护你
2021年3月10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   免责事由   侵权责任抗辩
[ 导语 ]
民法典第1176条规定:“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请求他人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第1款)活动组织者的责任适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至一千二百零一条的规定。(第2款)”此规定是我国民法典新增的免责事由,又被称为“自甘风险”。
[ 内容摘要 ]
       民法典第1176条:“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请求他人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第1款)活动组织者的责任适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至一千二百零一条的规定。(第2款)”
[ 内容 ]

民法典第1176条规定:“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请求他人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第1款)活动组织者的责任适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至一千二百零一条的规定。(第2款)”此规定是我国民法典新增的免责事由,又被称为“自甘风险”。

“自甘风险”道理何在?

《史记·秦本纪》中有一个“举鼎绝膑”的故事,讲的是秦武王自认力气过人,争强好胜,别人质疑他举不起宫殿前的大鼎,他便亲自举鼎,结果折断膝盖而死。后人评之为“举鼎绝膑,亦不敢以怨他人”。这说的就是“自甘风险”的道理。简言之,自甘风险即是指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受到损害的,应由自己承担责任,不得向其他参加者索赔。从另一个角度说,行为人参加具有风险的文体活动时,造成他人损害的,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之所以作此规定,是为了鼓励人们参加文体活动,特别是给运动员“松绑”。体育运动中不乏人与人之间的激烈对抗,即便存在体育规则的约束,意外损伤也在所难免。这种意外的发生或是由于缺乏运动经验、错误估计自身身体素质导致,或是为了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运动目标而不断突破身体极限使然。作为相应体育活动的自愿参加者,应当对其中包含的风险及自身情况有所认识,在损害发生时,应对自己负责。

什么叫“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

文体活动,是文娱和体育活动的合称,如线下综艺、围棋、足球、拳击、滑雪、电竞等。具有一定风险,是指根据文体活动的性质,各参加者之间可能彼此造成损害。由此看来,有些文体活动不在本条规定保护范围内。这些文体活动或者本身较为平和,较少发生危险,如围棋棋手之间难以互相损伤;或者虽然容易发生意外,但该意外危险并非来自其他参加者,而是来自于外部环境,如爱好者在攀岩运动中不慎跌落摔伤。因此,本条所针对的,主要是指有2人以上参加的、存在身体接触的激烈活动。乒乓球、羽毛球等运动,虽然较少发生身体接触,但存在球拍脱手、球击伤眼睛等风险,也属于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

此外,虽然法律未提及,但是本规定中所指的“文体活动”应是合法组织的文体运动。在诸如“打黑球”“打黑拳”等人为操纵、漠视参加者生命健康的违法活动中,即便具备文体活动的外壳,也不能适用“自甘风险”规则免除加害人的侵权责任。

“自甘风险”规则是否阻碍受害人向场所管理方追责?

不影响。“自甘风险”规则所容忍的损害,仅是参加者和参加者之间发生的损害。这里的参加者,当然不包括活动的组织者、场所的提供方,也不包括看台的观众、裁判、发令员等其他在场人员。“自甘风险”规则并非商家、学校等组织者免责的事由,欲追究其责任,主要依据民法典第1198条至第1201条判断经营者是否尽到相应安全保障义务。如2019年8月广东省一名母亲携12岁女儿游玩室内蹦床,空翻失败撞伤左眼致十级伤残。商家辩解女孩因违规行为受伤,根据“自甘风险”原则应免除自身责任。然而法院审理后查明,蹦床现场并无工作人员巡视,亦无人制止游客空翻,极易引起未成年人效仿。法官按照第1176条第2款适用《民法典》第1198条,最终判决商家监督管理不力,令其承担了部分侵权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不是活动的正式参加者,但擅自闯入活动场地的,被其他参加者损伤的,也可能因本规定自负责任。毕竟风险性文体活动,特别是在足球、棒球等激烈体育运动中,场面瞬息万变,其他参加者未必能及时分辨各在场人员并作出应对防范。

在体育运动中故意伤害他人的,受害人也要“自甘风险”吗?

民法典第1176条第1款存在例外情形,明确规定“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因此,行为人基于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文体活动参加者损害的,仍要承担侵权责任。另外,产品责任、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责任、部分道路交通事故责任、部分饲养动物致人损害责任与高度危险责任等侵权责任的成立,不以行为人具备主观过错为条件,但可以适用“自甘风险”规则。例如,在马术、斗牛等运动中,可能发生运动员被饲养动物损伤的情形,若损害关系发生在参加者之间,损害发生时饲养动物的管理人(运动员)可能因为“自甘风险”规则免除其责任。

建议:树立风险意识,明确维权方向

“自甘风险,责任自负”的规定既给文体运动松了绑,也为我们每个人提了醒。不论您是各类体育运动的爱好者、还是给孩子报各类兴趣班的人父人母,中国民商法律网再次提醒您:各类文体活动或与风险相伴相生,在参加前请评估个人运动能力,考察活动场地、器材、设备是否符合要求,确认活动场所管理秩序是否良好,理性安排文体生活。发生意外时,若其他参加者无故意、重大过失的侵害行为,则难以追究其责任;若意外系运动场地、器械不合标准或现场管理失序导致,您可向有过错的活动组织者追偿;部分运动事先购买保险的,您还可以向保险公司主张保险赔付。


(图源网络)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民法总则》规定的“非法人组织”基本问题研讨
理解“非法人组织”,一方面要立足于《民法总则》的直接规定,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民事主体制度的基本理论。
“二维码案”背后的表见法理
以“二维码案”所涉商事领域目的性价值为立论基础,构建商事领域中表见法理的适用机理。
致敬近期逝世的法学名家们
让我们一起回望他们远去的伟岸身影,用他们的光辉激励我们不忘初心,为了伟大的新时代,奋勇前行!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潘宇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