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解研究》总第97辑 | 编辑后语
2022年7月3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规范   裁判规范   法学方法论
[ 导语 ]

对于法律安定性来说,它是以当事人能够稳定预期法律适用的结果为前提的,这也正是马克思韦伯所讲的法律形式理性的重要功能。而法律适用一旦涉及价值判断,则每一个人都会对法律产生不同的理解,可预期性可能会失去基础。价值判断的问题并未得到彻底解决,反而新的问题层出不穷。毕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是理想状态,诉讼两造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才是现实常态。

[ 内容摘要 ]

法律适用一旦涉及价值判断,则每一个人都会对法律产生不同的理解,可预期性可能会失去基础。应当保持价值判断的自觉并勇于对自己的价值判断结论做出反思,价值判断不是法律适用者眼睛看到的外在事物,而是决定你能看到什么事物的眼睛本身,反思方能打破既有的思维定势和经验牢笼,寻求与他人的“视域融合”。

[ 内容 ]

已近年末,无暇回顾行藏得失,就将与之握手道别。此时此刻,无论您是仍在为年终考核而伏案埋头,还是已从案牍之苦中暂时抽身,《判解研究》2021年第3辑都希望为读者眼前增添一抹亮色。在这庸碌熙攘的世界中,如果本辑文章能为您手头的疑难问题提供些许启迪,点亮心中蛰伏着的学术志趣,这对编辑部而言则是莫大的鼓励。

清样付梓之后,一个老生常谈却又常谈常新的问题再次浮现,那就是价值判断。本辑专论部分收录的两篇文章,是对当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融入司法裁判问题的探讨,它们分别是李冬冬庭长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司法裁判中的指引功能》和刘琨博士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司法适用的实证分析与可行路径》。前者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解释法律过程中的功能定位出发,指出其是标准而不是法律规范,即为规则适用提供说理指南,融入法治建设需要借助法律方法,以避免法律适用存在更多的不确定性;后者则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法律适用过程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出发,论证法官应当区分不同情形,将其作为正式法源纳入裁判依据或者作为非正式法源融入说理依据。两篇文章针对同一问题得出了不同结论,抑或说是侧重点有所不同,孰是孰非还须读者自身阅读之后才能言说,别人无法代劳,“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老话放在这里最合适不过了。这种结果诚为意料中事,但这也揭示了价值判断最为核心的难题,即其有可能成为一件极具主观性的“个人私事”,无法获得他人的理解和认同。

果如此,价值判断将会成为法律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对于法律安定性来说,它是以当事人能够稳定预期法律适用的结果为前提的,这也正是马克思韦伯所讲的法律形式理性的重要功能。而法律适用一旦涉及价值判断,则每一个人都会对法律产生不同的理解,可预期性可能会失去基础。可喜的是,理论和实践均已认识到这一问题,相关研究已经汗牛充栋,堆积如山,在此无意重述前人成果。但是,价值判断的问题并未得到彻底解决,反而新的问题层出不穷。毕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是理想状态,诉讼两造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才是现实常态。对此,编辑部有两点感想,与诸君共勉。

第一,保持价值判断的自觉。由于民法较为务实的学科气质,在公众认知里总还是会被认为是一门技艺型的学问,在解决具体纠纷的法律适用当中,法官只要严格运用司法三段论的演绎推理就能得出想要的判决结果,以至于当现代科技足以令人工智能进入社会生活时,所谓“电脑判案”立即就在民事案件的裁判当中引发无尽遐想。至于价值判断,要么被认为大部分常规案件中根本不需要,要么是日用而不知。其实,价值判断是贯穿法律适用始终的,从提炼归纳案件事实,到找法释法,以至于最后作出判决都有价值判断在背后支配着。比如,同样是贫苦老人没有按期交纳租金,出租人要求承租人腾出房屋的案件。一位法官会把案件事实表述为“承租人没有交纳租金”,另一位法官却可能表述为“贫苦老人没有交纳租金,如果腾出房屋可能会无家可归,冻饿街头”。究其原因,正是两位法官秉持了不同的价值倾向,才会看到不同的案件事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价值判断不是法律适用者眼睛看到的外在事物,而是决定你能看到什么事物的眼睛本身。目之所及,皆有价值判断的身影,差别仅在于是否具有自觉而已。

第二,勇于对自己的价值判断结论做出反思。诚然,价值判断是具有隐秘性的“个人私事”,但并不是无迹可寻的,一个人经历的事、读过的书、遇见的人都会影响到价值判断的结果,亦即价值判断的经验基础,也称为“前见”。虽然这些前见经验是价值判断得以生发的空气水土,但如果不根据外界情况对它们进行反思修正,则会成为禁锢思维的牢笼。其结果就是,价值判断保持着“个人私事”的属性,无法与他人建立共识,法律可预期性也会受到影响。而三段论的司法方法需要的正是这种反思精神,大前提是否具有正当性、案件事实是否全面得当以及二者之间是否契合等等,都是需要通过反复思量才能认定的结果。一言以蔽之,在法律适用过程中,我们应当尽可能地保持反思精神,以打破既有的思维定势和经验牢笼,寻求与他人的“视域融合”。

2022年将至,没有谁能够在永不停歇的时光隧道中驻足停留,“亡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希望我们在新的一年都能成为“和时间赛跑的人”。


(撰写人:李付雷)
[ 参考文献 ]

文章来源:《判解研究》总第97辑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今日头条丨代收快递丢失,谁担责?
代收快递丢失,谁担责?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召开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日前在海南召开,来自全国民法学界的专家学者及法律实务部门人士共300余
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召开
2015年4月14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王滢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