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美国也有这么多冤案!
发布日期:2014/12/25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诉讼法
[ 内容 ]

美国刑事司法的冤案


一般而言,在美国司法实践中,“miscarriage”特指刑事司法中出现的错案。通说认为,错案包括两个方面:(1)错误定罪——wrongful conviction,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冤案”;和(2)错放有罪——errors of impunity。

看过英美法治剧的朋友一定对美国刑事司法“错放有罪”印象深刻,由于以保障人权为基础理念,结合较高的证据标准,有罪之人无法被定罪已是美国刑事司法的常态。

如果有机会小编会专门做一期有关美帝刑事司法错放有罪的数据,但本期咱们只关注最近很热门的话题——冤案。

美国司法界对于冤案的集中关注始于1989年。该年8月,伊利诺伊州的一个巡回法庭撤销了1979年针对Gary Dotson的强奸罪的有罪判决。这个案子的过程说起来很令人震惊。

在1977年6月,受害人Cathleen Crowell(高中在读学生)报案称她被人强奸。报案时她全身衣服被撕破,腹部还有伤痕。很快,通过辨认,受害人指认了Dotson是犯罪人。

在法庭上,受害人声泪俱下地描述了自己被侵犯的过程。Dotson最后被判决有罪。好在DNA技术的发展洗脱了Dotson的冤屈。

事后,受害人承认她之所以诬告是因为她和她男朋友发生了性关系并且怀孕,为了怕被父母处罚,她编造了整个故事,并且陷害Dotson入狱整整十年。强奸案中存在的大量诬告使得美国在强奸诉讼中依然会使用受害人性品格证据,如受害人是卖淫女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数说司法」第035期推送)

Dotson由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通过DNA技术得以洗脱罪名的人。可以说他倒霉的,又是幸运的,至少相对于某些人而言。

Dotson案预示着全美范围内的刑事司法革命的开端。在此之前,美国民众普遍对刑事司法充满信心,认为刑事司法中出现无辜之人被错误追诉的现象是不正常的,然而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冤案被逐渐披露和昭雪,全美范围内也渐渐接受美国刑事诉讼体系中普遍存在冤案,虽然这种接受是极不情愿的。

密歇根大学法学院的萨穆尔▪格罗斯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于2004年发布的《美国错案报告(1989-2003)》中披露了通过实证考察发现的在1989年至2003年期间的328件冤案。这些冤案都是通过DNA技术被昭雪的。

格罗斯教授进一步指出这328件冤案远远不是美国刑事司法冤案的全部,因为他在选择样本时放弃了另外近200件大规模的群体性冤案(Rampart丑闻和Tulia丑闻中的近150名无辜者以及70余件儿童看护中心性虐待案件)。 并且考虑到DNA技术只是有限地被使用到特定的案件中(如死刑案件和强奸案件),因此他得出的结论是现有发现的冤案只是冰山一角(the tip of an iceberg)。过去15年间真正的冤案数量可能是几千件或者有可能是几万件。(英文原文为Any plausible guess at the total number of miscarriages of justice in America in the last fifteen years must be in the thousands, perhaps tens of thousands.)

美国刑事司法的冤案的成因分析


格罗斯教授分析328件冤案发现64%的冤案是由于目击证人的错误指认;44%的冤案是基于各种伪证(包括警察做伪证);15%的冤案中犯罪嫌疑人被迫做了有罪供述(coercive confession):

首先,目击证人错误指认和辨认错误是美国冤案最为重要的成因。盖瑞▪威尔斯的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果。他在考察了美国40件“沉冤昭雪”的案件后得出的结论是其中90%的案件都与目击证人的辨认证据相关。威尔斯进一步指出在辨认过程中警察的不当行为会极大提升辨认错误的可能。比如警察为达辨认目的而将一个人的单张照片出示给一个证人。或者明明犯罪嫌疑人是秃头,警察找9个有头发的人和犯罪嫌疑人站在一起供受害人辨认(坑啊!~~~~(>_<)~~~~ )

其次,各种伪证也是美国冤案的重要成因。比如受害人虚假陈述,这在前文Dotson案中就很明显。又比如警察虚假编造证据。面对不同的案件,美国警方的态度也不尽相同。在面对谋杀等性质严重的犯罪时,警方通常会受到更大的压力,并且也会投入更多的资源争取破案。此时,警方自己也可能受到某些诱惑而走捷径以歪曲证据的方式来证明所认定的嫌疑人就是罪犯。前文提及的Rampart丑闻和Tulia丑闻就是明证。(很有名的丑闻,大家上网搜啊,小编就不BALABALA了)

最后,被告人被迫做出有罪供述同样是引发冤案的原因之一。Garrett教授的研究显示,美国刑事侦查无疑存在着某种形式的“强迫”(coercive)。他进一步指出,被迫做出有罪供述的被告人的讯问往往长达几个小时,其中的一些案件往往持续数天,于是嫌疑人就承认了他们完全没有犯下的罪行。

一个旁证是美国至今侦查讯问未能实现全程录音录像,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警察不支持。他们怕公众看到他们侦查的过程会很震惊。(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数说司法」第012期推送)


如何看待刑事司法的冤案


可以说,冤案是各国刑事司法体系需要共同面对的难题。英国和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也有一系列冤案被平反,从而导致该国刑事司法的改革。

然而,这绝不是我们寻找借口的理由。因为,各国冤案成因有着深刻的不同。从中国绝大多数刑事冤案的过程来看,几乎100%与强迫形成有罪供述相关。避免冤案的方法其实是老生常谈的“三板斧”:(1)重证据,轻口供;(2)增强被告人辩护权;(3)改革公安司法机关考评机制等等。然而,知易行难,改革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 注释 ]

文章首发于微信公共账号「数说司法」(justice_data)

发表评论

编辑:赵媛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