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地”并“科学地”编纂民法典
发布日期:2015/11/3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民法典编纂   法律共同体
[ 导语 ]

在“编纂民法典”郑重启动的今天,回顾新中国前三次民法典起草过程和第四次民法典各编的审议情况,提倡科学并民主地编纂民法典显得尤为重要。

[ 内容 ]

在“编纂民法典”郑重启动的今天,回顾新中国前三次民法典起草过程和第四次民法典各编的审议情况,提倡科学并民主地编纂民法典显得尤为重要。

程序保障:“民主地”编纂民法典

未来在审议“民法(草案)”时,全国人大代表应尽可能采用实质审议方式。全国人大作为立法机关,能够对牵涉最广大人民生活的“民法(草案)”进行深入地讨论。“民主地”编纂民法典,是一种程序保障,包括全国人大对“民法(草案)”的全面实质性审议与对“民法(草案)”进行全民公开征求意见两个方面。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根本的政治制度已经走过60多年的历程,并仍在不断完善。在我国现行政治体制下,相信全国人大代表会认真审议民法典各编草案。作为法律体系中最亲民也是与人民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的法律部门,民法典编纂的民主进程离不开全民参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相关工作部门可以在官方网站设立专题长期、持续地公开民法典各编的立法草案,还可公开讨论过程的相关文字记录。民法典公开征求意见的方式也应更加亲民化,不但要发布法律草案文本,还可发动媒体,邀请专家,对法律条文与现行规定之间的差异进行解读,让老百姓不仅有知情权,还能够实实在在地理解法律规定的内涵,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对这些意见和建议,应安排专门工作人员尽可能地在合并相同意见后予以整理,并公布整理结果和意见的分布情况,突出民众最为关心的法律条文。

内容控制:“科学地”编纂民法典

严格地说,使用“科学地”一词来形容民法典的编纂工作,符合我国学术界的表达习惯。笔者希望,能够将数十年来几代民法学人的研究成果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未来社会经济进步所有的立法需求都充分、妥当地反映到民法典中,以助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科学地”编纂民法典,是一种内容控制,包括学者专职投入“编纂民法典”事业和全国人大法工委开门立法两个方面。

《合同法》的起草过程是迄今为止我国民法典起草过程中学者参与度最高的立法活动,但这一模式对于编纂民法典的宏大立法事业来讲,仍然不够。本次民法典的编纂,需要老、中、青三代民法学人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精力投入。实际执笔参与起草的学者,应专职投入到“学者建议稿”的起草工作中。就编纂民法典召开的系列学术研讨会,应该有完整的会议记录、观点整理和及时发布机制,让参与会议的学者能够通过对会议资料的回顾理顺讨论思绪,让未参与会议的学者能够通过对会议资料的阅读了解民法典的编纂进程。要特别强调学术界参与的全国性,避免学术参与的地域限制性。

建议全国人大法工委不再追求分头起草“室内稿”与“学者建议稿”的格局,直接采纳经过学术界讨论后较为成熟的“学者建议稿”为“室内稿”,实现平滑过渡,以降低学术观点进入到“室内稿”的说服成本。建议成立官方背景的“民法典编纂专家委员会”,以借调的方式实现委员会成员的专职化工作,并予以充足的经费保障。可以选调年轻民法学人成立“秘书处”,为“民法典编纂专家委员会”提供高质量的学术辅助。除了借力学术界之外,还应该倾听各方面的意见,尤其是司法实务界的意见。

“民主地”与“科学地”编纂民法典的协调路径

在某种意义上,“民主地”与“科学地”编纂民法典之间存在一定的张力。在编纂民法典的立法路径设计上,不仅要追求民法典的文本质量,更应该高举民主和科学两面旗帜。我们所追求的,应该不是单纯科学地起草一部民法典的文本,也不是形式意义上民主地通过一部民法典,而是民主地并且科学地编纂民法典。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在《宪法》和《立法法》的框架下,按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以及现行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会议机制,根据立法需求,认真设计立法程序。然后将精雕细琢的“民法(草案)”,分解、转化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组成人员阅读和审议民法典文本实际能力之内的立法文本,分编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再行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最终实现“民主地”并“科学地”编纂民法典的百年梦想!

原载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8月26日

发表评论

编辑:史海潮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