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第7期:聚焦未成年人保护
发布日期:2014/5/26      正文字号:
[ 导语 ]

2013年以来,未成年人因遭遇性侵犯、暴力伤害、忽视遗弃而受到严重身心伤害的案例层出不穷,儿童俨然成为家庭矛盾的受害者和社会戾气的发泄口。健全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建立家庭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无缝衔接,已然成为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确保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最刻不容缓的任务。

[ 内容 ]

    2013年以来,未成年人因遭遇性侵犯、暴力伤害、忽视遗弃而受到严重身心伤害的案例层出不穷,儿童俨然成为家庭矛盾的受害者和社会戾气的发泄口。健全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建立家庭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无缝衔接,已然成为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确保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最刻不容缓的任务。

 

>>>性侵案件如何止

>>新闻事件回顾

l  58日,海南万宁6名小学女生被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及一名政府职员带走开房,女孩们被找到时皆神情恍惚,经检查其下体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l  85日,丰台区某餐厅的老板假冒医生并以检查身体为由将男孩骗至轿车内进行猥亵;

l  924日,云南省大关县编委会原办公室主任郭玉驰将4岁幼女掳至家中实施强奸……

据统计,截至201310月,全国已有25起未成年人性侵害事件被曝光,其中5月份就多达4起,被称为“黑色5月”。研究报告称我国的女童性侵事件发生率在6.7%-21.8%之间。有专家认为,事实上未成年人性侵害的发生率可能比统计数据更高。

频繁发生的未成年人性侵事件,呈现出熟人作案比例高,侵害持续时间长,主动报案少、调查取证难,留守儿童及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易遭侵害四大特点。

 

>>性侵案件缘何多发

>监护责任缺位,校园安全堪忧

研究报告显示,监护缺失是女童遭受侵害的直接原因。不少受害儿童是留守儿童、流动儿童、智障儿童,属于缺乏基本监护的儿童群体。这在农村更为严重。父母长期离家务工,法定基本监护人“缺位”,临时监护人“不到位”,甚至反成性侵者。

 

学校安全制度的不健全也是导致校园内性侵害案件发生的直接原因,特别是一些农村地区学校的安全隐患尤为突出。校园内性侵害案件的发生场所多为教室、学生宿舍、教师宿舍、学校内废弃的房屋以及广播站。学校既没有安排教师值班巡查,也没有给学生宿舍配备必要的防护措施,安全保护义务的不到位给了性侵行为人可乘之机。

>未成年人性教育存空白,自我保护意识严重不足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教育部门就颁布过一项在中学开展性教育的通知,《中小学公共安全指导纲要》和《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也都对防止性侵害和推广性教育有所要求。然而直到今天,我国在课程体系内开设性教育课程的学校依然不多,即使有,在教育内容上也偏重生理方面,往往是在生物课中含混带过生殖一章。

性教育的缺失,使得未成年人在认知行为性质和辨别是非等方面能力较弱,意识不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侵害行为的严重性,分不清正常的接触和性侵害的区别。自我保护意识和性安全意识的不足,加剧了性侵行为的隐蔽性、威胁性和多次性,不仅使儿童受到更严重的伤害,还助长了侵害行为人的侥幸心理。

 

>处理方式不当,实施性侵成本低

调查发现,大量的儿童性侵事件,因为家长法律意识淡薄、封建思想浓厚,往往被掩盖起来,不向公安机关报案,而采取私下调解、民事赔偿的方式了结。

很多校园性侵案件也都只做了行政处理,也就是被学校当成内部问题来解决。有媒体披露,个别学校在教职员工性侵学生的案件中,充当和事佬的角色,不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而是极力掩盖事实,常常采用调离员工的方式平息物议。这使得实施性侵犯的成本极低,性侵行为人更加肆无忌惮。

 

>>性侵案件如何防治

>事前预防

    保护未成年人免受性侵害的首要任务,应当是做好事前预防工作,以期从根源上杜绝性侵事件的发生。因此,众多专家呼吁:尽快在中小学开展“人身安全”以及预防性侵害教育;加强学校管理和监督,预防和杜绝侵犯学生权益的行为发生;开展常规性的学校人身安全的检查评估活动;将儿童安全和人身保护教育纳入家长、学校配套体系,构筑学校、社会、家庭三位一体的儿童安全保护网络。【详细报道:光明网-《光明日报》

>事后严惩

为保护未成年人健康、安全成长,避免性侵案件频繁发生,还需利用法律手段从严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的犯罪。1024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这正是从事后惩罚的角度防治性侵案件的有力举措。【《意见》全文

据最高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周峰介绍,《意见》 强化了办案机关及时立案和收集、固定证据职责,重点明确了奸淫幼女等性侵害犯罪的认定原则;强调对于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以强奸罪论处,不能以是否给付幼女金钱财物作为区分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的界限;规定对进入未成年人住所、学生集体宿舍实施强奸、猥亵,奸淫、猥亵农村留守儿童,以及有强奸、猥亵犯罪前科劣迹的等情形从重处罚;明确对于强奸未成年人的成年犯罪分子,一般不适用缓刑等。

同时,《意见》还突出体现了对未成年被害人的特殊、优先保护:《意见》用近一半的篇幅,从办案工作要求、避免对被害人造成“二次伤害”、为被害人提供法律援助、法定代理人代为出庭陈述意见、加大民事赔偿和司法救助力度等方面,为未成年被害人提供最大限度的司法关怀与呵护。【详细报道:新京报

 

 

>>>暴力伤害何时休

>>新闻事件回顾

l  723日,北京大兴区一名男子在与婴儿母亲发生争执后,将婴儿车内的女婴摔在地上,导致女婴死亡;

l  1024日,温岭市一名幼儿园教师因“一时好玩”强行揪住一名幼童双耳向上提起近20厘米,同时让另一名教师用手机拍下,之后将视频上传到网上;

l  1125日,重庆一居民楼电梯内,一名女童反复摔打一岁男婴,随后婴儿从25层坠楼,重伤昏迷;

l  1126日,株洲市一名三岁幼女在遭受了其养母近一年半的毒打后,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未成年人因家庭暴力、社会暴力而受伤死亡的案件频繁发生,不仅令人心痛震惊,也令完善相关法律制度的呼声日益高涨。

 

>>暴力伤害缘何多发?

>“儿童优先”观念尚未树立

在观念上,“儿童优先”的理念尚未在全社会形成共识并得到实践。部分父母仍秉承封建落后的教育思想,认为以暴力方式管教孩子不属虐待;而其他人往往认为如何对待孩子属于家庭隐私,外人不便干涉,由此造成的社会监督缺位,使家庭暴力难以发现,也使儿童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此外,国家在保护未成年人不受暴力伤害方面的投入与儿童保护实际需要之间差距较大,使得大量一般性、苗头性的伤害未成年人行为无法受到及时制止,引发严重恶果。

 

>预防伤害机制尚不健全

在机制上,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伤害的工作机制尚未健全。目前,我国没有明确的牵头部门和协调机制,开展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伤害的工作,缺少对教师、医生、村居委会等特定主体发现报告儿童伤害事件的义务规定,使得儿童伤害案件发现难;缺少对教育、民政、公安等部门干预救助措施和程序的具体规定,导致政府部门对虐待儿童行为早期很难介入,执法无据,使得儿童伤害案件干预困难。

>法律保护制度尚不完善

1、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法律制度尚不完善。

部分未成年人伤害案件伴随有长期的家庭暴力行为,但是因为我国没有反家庭暴力法,现有立法对家庭暴力,包括对儿童的家庭暴力概念界定不清,使得社会公众和执法部门对这一问题认识不足。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责任部门不清,部门执法依据不足;干预程序不清,对施暴者缺乏有效的教育矫治措施。

    2、刑法相关条款保护未成年人力度不够。

虐待罪关于未致人重伤和死亡的虐待案“告诉才处理”的规定,使得儿童在遭受其法定监护人实施的暴力时,难以获得及时救济。同时,虐待罪主体仅限于受害人的家庭成员,目前暴露出的典型案例很多为非家庭成员的儿童看护人、照料人实施对儿童的虐待行为,不能按照虐待罪处理。忽视、虐待儿童造成的重伤和死亡案件屡有发生,但虐待罪量刑最高刑期偏低,虐待致死也只有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难以起到威慑作用。

3、国家监护的相关制度尚不完善。

我国现行的关于未成年人监护制度虽然有“委托监护制度”、“临时监护制度”等,但由于立法过分依赖亲属监护,对公权力介入的规范不明确,对监护人履行监护义务的行为没有监督制度,对有过失的监护人的惩戒措施缺乏可操作性等,导致实践中由于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监护行为发生偏差而使未成年人权益不断受到侵害的现象时有发生,且失职的监护人得不到应有的责罚。

【详细报道:法制网

 

>>暴力伤害如何防治

>制法修法,防治家庭暴力

尽快研究通过《反家庭暴力法》,设立专章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倡导“儿童优先”的原则,明确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责任时应付的法律责任,并细化临时保护、监护权转移的适用和操作规则。

同时修改《刑法》,将虐待未成年人由自诉案件改为公诉案件。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应当主动立案侦查,按照刑事司法程序处理案件,使施暴的父母等监护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有效防止监护人对未成年人继续实施的家庭暴力。

>建立国家临时监护制度

除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对流浪乞讨等生活无着的未成年人应由民政部门承担临时监护责任外,建议出台专门法规政策,明确提出国家临时监护制度:将所有因遭受家庭暴力需要庇护的未成年人、无法获得家庭有效照料的未成年人列为国家临时监护的对象,由民政部门承担临时监护职责,将未成年人安置在庇护场所,根据寄养等规定,提供安置、照顾等服务。

>设立配套制度,完善相关程序

通过制定颁布行政法规等方式,设立与进入临时监护程序相配套的投诉制度和报告义务。规定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教师、医护人员、妇联、共青团等部门发现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时,具有向公安部门或者民政部门举报的义务。在公安部门以及民政部门已有的110报警或其他公共服务热线中增加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投诉处理服务。

此外,还应明确规定支持未成年人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诉讼的主体以及顺序。将民政部门作为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以及提起民事诉讼的第一责任主体,同时规定妇联以及团委等其他部门和单位也可以成为帮助未成年人提起申请的主体。【详细报道:新京报

发表评论

编辑:陈怡菁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