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第3期:首部民间借贷地方法出台
发布日期:2014/5/26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民间借贷
[ 导语 ]

一直作为灰色地带存在的民间融资,近日终于通过一部地方法规,从地下走到地上,获得了合法身份。11月22日,备受瞩目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下称《条例》)于近日终获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成为全国首部关于地方民间融资的管理条例。
《条例》允许企业进行定向债券、定向集合资金融资,规定了大额民间借贷边界,并设计了强制备案制度进行监管。我们期待这场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法制化的破冰之旅,能够拯救处于危机之中的中小企业、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

[ 内容 ]

    一直作为灰色地带存在的民间融资,近日终于通过一部地方法规,从地下走到地上,获得了合法身份。1122日,备受瞩目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下称《条例》)于近日终获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成为全国首部关于地方民间融资的管理条例。

《条例》允许企业进行定向债券、定向集合资金融资,规定了大额民间借贷边界,并设计了强制备案制度进行监管。我们期待这场民间借贷规范化、阳光化、法制化的破冰之旅,能够拯救处于危机之中的中小企业、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条例》全文

 

>>>立法呼声迭起——民间借贷繁荣背后的重重隐忧

2011年,温州因出现了大量的“温跑跑”(温州对于因资金链断裂而导致企业主“跑路”现象的称呼),而成为全国的风暴中心。一时间,高利贷,无序扩张,实业空心化,不务正业,投机,这种种无法引起正面情绪的词汇,让温州成为众矢之的;也迫使人们开始对民间借贷繁荣景象背后的危机进行反思,以寻找预防和解决问题的途径。

 

>>民间借贷变味 利息超过“高利贷” 

高利贷.jpg《经济观察报》近日报道称,江苏、浙江一带的民间借贷利率最高竟达月息30%而这正吸引着个人投资者将资金从银行、“跌跌”不休的股市、风声鹤唳的楼市及动荡不稳的大宗商品市场中搬出来,投入“放贷”的生意。

可以说,哪个企业借到这样的资金,哪个企业离“死”就不远了。借贷者被高利贷压垮压死后,必将造成高利贷操盘者资金链断裂,到时所有问题都将彻底暴露,最终可能影响到社会稳定。因此,对民间借贷趋向高利贷的现象必须加以重视。【详细报道:京华时报

 

 

>>“搭桥”贷款 民间借贷风险危若悬湖

搭桥借款.jpg

所谓的“搭桥”贷款指的是满足企业超短期融资款项给付困难的融资,如银行贷款到期但资金却还差一周或几天才能回笼。由于企业资金需求非常紧急,民间借贷给出的贷款利率一般很高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民间借贷市场已经成为国内风险最高的金融市场。以广州为例,搭桥贷款月息最高已高达15%,年化利率高达180%,如果不尽快疏导风险,系统风险一旦爆发将会成为经济“不可承受之重”。【详细报道:南方日报

 

 

 

>>无资质机构变相揽存放贷 滋生灰色利益链 

担保公司放贷.png北京部分担保公司玩起以理财之名变相“揽存放贷赚息差”的危险游戏,有的担保公司则直接垫款放贷,月息最高竟达4%5%,远远超出了“民间借贷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基准利率4倍”的红线。

“担保公司用自己的钱,通过银行做‘委贷’是合法行为,自己放贷则是不允许的。而担保公司赚取了息差,寻找不特定的客户,促成了业务。不管这个钱在谁的户头上,是要通过担保公司放出去,那么担保公司的行为就不是简单的担保,而是一种放贷行为。”【详细报道:每日经济新闻

 

 

>>民间借贷风险显现 部分地区纠纷案激增超三成 

     

纠纷.jpg

在民间借贷生意越来越火,利率水涨船高的同时,民间借贷的风险也在迅速积聚。

温州一位法院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温州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呈上升趋势。与去年相比,案件的数量增加幅度超过三成。“大部分案件以十几万、几十万的小纠纷为主,纠纷的焦点就是借钱还不上。”【详细报道:每日经济新闻

 

 

>>>“从地下到地上”——多管齐下,推动民间借贷规范化

>>取消48%上限规定,但不等于没有上限

 

利率.jpg温州想就民间借贷立法已经“想”了两年。今年年初,该《条例》的草案曾经被媒体曝光,也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其中,在草案阶段备受争议的“借贷利率不得超过48%”的这一说法,在此次通过的定案中已经不复存在,取代它的说法是“民间借贷利率由借款人和出借人双方协商确定;国家对利率限制有规定,从其规定”。

不过取消“48%利率上限”的这一条款,在近日也被不少媒体和公众误读,认为是放开了利率上限。“这是完全误读。”周德文透露,在方案上报的过程中,相关的监管机构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48%的红线过高,容易造成现有民间利率再次拔高,形成鼓励高利率的情形,二是与现有的法律政策“不得超过法定利率的四倍”相违背。因此,该《条例》最终的问世,对于利率的上限只字未提,仅改为较为含糊的说法,由双方约定但同时需要遵从国家的相关法律(编辑注: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向各级人民法院发出《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民间借贷的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包含利率本数)。《通知》当时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详细报道:法制网

 

 

>>民间融资方式创新,“私募”解决企业融资难

温州民间借贷兴起的一大背景是微小企业在正规的金融机构融资难。那么,《条例》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设计?

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金融办主任丁敏哲称,《条例》很重要的一条内容就是允许企业因生产经营需要,可以以非公开方式向合格投资者进行定向债券融资。这是为企业开通了一条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但考虑到风险,企业开展定向债券融资是有一系列约束条件的:如具有支付融资本息能力、负债率不得高于70%等。这些规定旨在将民间资金引向那些质地好的企业,真正为温州实体经济发展“输血”。

私募.jpg另外一条规定是允许机构定向集合资金,这也是间接为小微企业融资开路。定向集合资金是指批准设立民间资金管理企业进行定向集合资金的募集和使用。通过专业化的管理,将分散的民间资金集聚起来,并以股权、债券等形式投资到实体和政府鼓励的建设项目中。

浙江法学会副会长牛太升介绍,一般的企业是不允许进行大规模融资的,这个《条例》是经过国务院的特别授权,只允许在特定的地区实行。允许定向集合资金被合法化之后,在温州会出现一些民资管理机构,它可以在很大范围内来募集和集中社会资金,定向投向一些实体和建设项目。这对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条例》还特别提出金融机构应当将民间借贷当事人履行备案义务的情况作为重要信用信息予以采信;将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还款义务的情况作为良好信用证明材料使用。这些规定将配合两种定向私募融资工具,大大拓展企业直接融资渠道,有利于集聚社会小资本用于企业生产经营和经济社会发展。【详细报道:浙江日报

 

 

>>明确监管主体,建立备案制度

《条例》首先明确了民间融资监管主体为政府金融管理部门。第四条规定:“温州市人民政府和辖区内县级人民政府依法履行本地区地方金融监督管理职责。”第五条进一步规定:“温州市人民政府和辖区内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承担地方金融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以下简称地方金融管理部门)负责指导、监督、管理辖区内民间融资活动;其他有关部门依照法定职责负责相关工作。”

此外,《条例》还开全国先河,以立法形式创设大额民间借贷强制备案制度。《条例》要求,民间借贷具有“单笔借款金额300万元以上”或者“涉及的出借人30人以上”等情形,借款人应当自合同签订之日起15日内,向地方金融管理部门或其委托的民间融资公共服务机构报备。             

备案制.jpg 

为了让大额型、涉众型民间借贷备案制度落到实处,《条例》作了正向鼓励和反向约束两方面的制度设计。

“正向鼓励”包括:处理民间融资纠纷时,备案的材料可以作为证明力较高的证据;国家机关处理涉嫌非法集资、非法证券活动、非法经营等案件时,备案的材料可以作为民间融资行为合法性的重要依据。

“反向约束”包括:应当备案而没有备案的,或提供虚假备案材料的,由地方金融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予以公示;情节严重的,对个人和单位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这个“一定数额”,按照《条例》的规定是,对个人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企业处三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温州民间借贷服务中心负责人徐智潜说,服务中心成立以来,发生在场内、由进驻中心的资金中介撮合的民间借贷必须备案登记,但是一些场外的交易主动来登记备案的个例却非常少,尤其是大额交易更少。他认为《条例》将会吸引更多普通市民和部分机构在进行大额民间借贷时,主动进行备案登记。【详细报道:浙商网

 

>>>担忧与期待并存——实施或遇困难,盼望全国性立法

参与该条例起草的温州市中小企业促进协会会长周德文对《条例》出台的看法十分积极,认为温州给广东、深圳、江苏等地的民间借贷立法提供了蓝本和鉴戒,“如果全国各地都纷纷设立自己的民间借贷融资法律,或将倒逼全国性立法加快”。他认为,这也不失为让民间借贷彻底“阳光化”的路径。

不过,温州民间舆论并非对条例中的所有条款都持积极评价。多名受访的当地律政、工商界人士认为,法案的一些条款过多地限制了民间融资的自由度,实际的操作效果成疑。

最核心的问题是借款人会不会主动去备案,一方面是借款人担心备案之后可能会影响自己从银行或者其他投资者手中继续借款,另一方面借款人也不愿意把自己置于曝光台上,何况还要自己主动去借贷,估计很多借款人都会能拖就拖。

“企业财务本来就具备一定的隐秘性,谁也不想自己什么时候借了多少钱都一一登记在案,让人家尽收眼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制造业领域的企业主对记者表示,“至少我自己要是借钱的话,我是不会去报备的。”

另一方面就是,要求借出方在管理部门备案,但借出方很多时候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露富在中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何况是有些借出资金还难以说明来路,故让民间借款备案可行性并不高。【详细报道:北京商报

[ 结语 ]

《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为解决温州民间借贷实践中出现的问题,提供了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既规范了运作、加强了监管、控制了风险,又以借贷方式的创新拓宽了中小企业融资渠道。虽然其实施仍面临着诸多困难,但以《条例》为起点,民间借贷终于得以由地下转到地上,相关问题终于得以在法规的范畴内讨论,这已经是值得称道的巨大进步。

发表评论

编辑:陈怡菁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