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伦理学与法律”跨学科研讨会成功举办|实录
发布日期:2021/10/31      正文字号:
文章标签:
[ 内容 ]

20211029日,“生命伦理学与法律”在线研讨会顺利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立法研究课题组主办,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学研究所协办。会议采取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来自全国范围内的两百余名专家、学者、行业代表参与了此次会议。





开幕致辞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所长、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主任邱仁宗教授发表了简短的开幕致辞。邱教授表示,生命伦理需要体系化、制度化,需要不断从学说观点转化成法律法规、政策和习惯,同时法律在坚持和贯彻基本价值观时也必须以生命伦理为基础,两者相辅相成,共同促进社会治理;本次会议正是促进生命伦理学与法学跨学科交流的有益尝试。



第一节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的伦理与法律

会议第一部分主题为“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的伦理与法律”,由邱仁宗教授主持。



石佳友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法学院教授石佳友首先作了题为基因编辑的法律与治理的主题发言石佳友教授介绍了生殖系基因编辑相关的国际公约外国立法及我国的法律框架他指出,当前我国的相关立法呈现“碎片化”的分散特征;原则性较强,操作性不足;且多为事后的反应性立法,事前预防功能不足。针对我国当前多层次治理体系所存在的问题他建议后续法律与治理框架的完善继续强调公私法的协同规制,如通过专利制度来规制某些违反伦理的基因编辑应用行为,同时考虑制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法等相关单行法;强化职业共同体的行业指南、道德规范等软法体系的建设;要促进有关社会、伦理、法律维度的公共辩论和共识的形成;另外,要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和对话,推进基因编辑的国际治理体系的形成,推动生命伦理领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贾平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研究员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贾平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的技术治理及其评为主题进行发言他介绍了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HHGE)定义和原理,指出人类可遗传基因组编辑HHGE带来巨大前景的同时也存在安全性和有效性问题,需要全球科学界共同努力,构建更具可操作性和广泛共识的技术监管框架。贾平研究员着重解读了美国国家科学院(NSA)和英国皇家学会关于HHGE技术治理报告相关内容,他认为尽管报告建议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在满足各种标准后,有限地批准HHGE该报告的论证将技术置于伦理之前提供的规制细节不清晰,国际规制体系尚不健全,有很大改进和提升空间



彭耀进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北京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院致一研究员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北京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院致一研究员彭耀进发言主题为“人类胚胎研究‘14 天规则’的挑战与出路”。彭耀进研究员提及,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ISSCR20215月发布的最新指南建议调整人类胚胎体外培养的“14天规则”。他认为,在当前科技发展、国际社会规范面临调整的背景下,“14天规则”应在审慎原则下进行改变。他建议,(一)科学上厘清哪些研究须突破14天规则的限制并进行监管,同时尊重文化价值观的多元化,综合考量各国伦理文化和社会需求;(二)通过多方利益主体参与等程序对规则调整达成共识;(三)应完备监管措施,明确具体监管机构和监管工具;(四)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避免监管洼地。

邱仁宗教授评述认为14天规则”的正当性的确一直存在争议设置14这一标准并没有太多的科学和伦理学的根据,更多是一种约定俗成。



庞伟伟

河南大学法学院讲师


河南大学法学院讲师庞伟伟作了题为“人类体外胚胎的法律属性问题探析”的报告。庞伟伟老师认为,人类体外胚胎的法律属性问题在与人类体外胚胎有关的民法问题中处于核心地位。对于该问题,目前有主体说、客体说和折衷说,三者各有优势和不足。他认为,在讨论这一问题时,必须选择动态视角、关注本土现实并进行跨学科探索。建议,可以考虑将人类体外胚胎定性为“或然主体”,一方面给予其类似于主体的尊重,另一方面根据具体情况进行有差别的保护,同时又否认其为真正意义上的主体,从而兼顾伦理道德、科学研究、现行立法和司法实践。



刘忠炫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刘忠炫基因编辑伦理审查机制的独立性及其完善为主题进行报告。首先,刘忠炫博士指出人体基因编辑伦理审查机制有助于伦理风险预防,实现对受试者的保护,以实现弱势意义上的平等对待和实质公平。其次指出目前伦理审查机制的独立性已经成为伦理共识,其实质是谨防利益冲突我国目前的机构伦理委员会的审查模式存在附属性的利益冲突基于获益性的冲突。最后,他建议要基于内外部双重视角推进伦理审查机制的独立性建设。

邱仁宗教授评述建议后续研究应加强独立性”这一概念的分析同时进行一定的实证研究和对比分析



刘欢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刘欢以“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危机与法律规制”为主题进行发言。刘欢博士首先介绍了《贝尔蒙报告》所确立的基本伦理原则和我国国内法的相关规定。他指出,我国《宪法》《民法典》虽然有人格尊严、平等原则等规定,但它们更多地体现为一种价值基础,在处理具体纠纷时需进一步解释。直接相关的行政规章存在规制理念滞后和规制效果不足的弊端。他建议,现代化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理体系需要首先构建一套完善的伦理协商机制;其次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施应当回归医学目的;最后,从利益衡量的角度出发,儿童利益最大化是应当始终坚守的原则。



王雅佳

重庆工商大学国际商学院讲师


重庆工商大学国际商学院讲师王雅佳以《刑法修正案(十一)》为切入解读了生物安全刑法规制的局限与完善王雅佳老师指出《刑法修正案(十一)》生物安全立法有其创新之处但同时存在体系协调不足、规制内容科学性不足、司法适用明确性不足、预防性立法目的实现不足等问题。解决上述问题,她建议我国应采取生物安全科技创新领域的刑法规制的二元路径,一方面,对于虽有风险但为社会所允许的科研活动不应加以刑法干预,为科技创新留下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对于逾越可容许的风险的科研活动,应设置相应的刑法规范以维护社会基本秩序。



曾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曾佳基于《刑法》第336条之一报告了“基因编辑之刑法规制及其边界”。曾佳博士主要对于非法植入基因编辑、克隆胚胎罪从客观行为和情节严重两方面进行了规范分析。她提到刑法规制的主要是临床应用行为。情节严重则具有限制生物安全犯罪成立的功能,对其可考虑从侵害人类基因科学技术应用的伦理性和安全性等方面加以认定。针对刑法介入人类基因编辑行为的边界问题,刑法应坚持谦抑立场,明确与行政违法各自的调整范围。

邱仁宗教授评议指出,伦理学、法学的研究,需要考虑到科学的种种情况,不仅关注科学的现状,还要看到科学最近和未来的发展。同时需要思考,法律是否要根据科学未来可能的发展进行相应修改?还是仅根据科学发展现状来进行规制?这是需要不断研讨的问题。对法律问题的研究,应兼顾与科学、伦理学领域的协同研究。



胡新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胡新平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的域外治理考察为主题进行发言。胡新平指出,目前国际有关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治理积极引入了社会科学学者的参与在各国国内法层面美国禁止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考虑相关临床试验,并且禁止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相关研究;英国态度较开放体制上采取一事一议行政许可模式法国监管具有高度限制性并将生命伦理制度化在此基础上她建议生殖系基因编辑的治理应凝聚多学科共识并在国家层面促进公众参与同时我国应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形塑


第一部分的讨论环节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雷瑞鹏教授建议应当清理当前国内政策不合理的地方例如禁止单身女性冻卵。其次她指出两位发言人关于刑法方面的报告非常有意义,探索了法律规制手段和促进科学研究之间的平衡。



会议第二节生命伦理、制度化及立法

会议第二部分主题为生命伦理、制度化及立法,由中国人民大学石佳友教授主持。



邱仁宗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所长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生命伦理研究所所长、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主任邱仁宗教授作了主题为生命伦理学及其制度化的有关问题的发言。邱仁宗教授认为,生命伦理学是为了帮助专业人士和公职人员解决伦理问题做出一个存在有利的风险-受益比并且实施过程中尊重人合适的决策为此生命伦理学的研究者应着力于将生命伦理学制度化研究成果转化为法律法规规定。邱教授指出我国自1988至今存在生命伦理学制度化的诸多范例,但制度化的过程中仍存在诸多问题,如许多研究成果没有制度化一些法律法规中的规定缺乏充分的伦理考虑等他认为在制度化的过程中伦理学家与法学家应建立基本共同的价值观即研究应是为了促进人民的福祉受益应大于风险要尊重人的自主性、知情同意、保护隐私(个人的信息),平等和公平地对待人



雷瑞鹏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雷瑞鹏教授针对各嘉宾发言进行了评论。一是应深化对于尊严原则的分析。在科技冲击下,从人的脆弱性和易受干预性角度理解尊严。二是各发言人所提到的区分生殖细胞基因编辑”和“体细胞基因编辑”进行规制是正确的,, 两者在道德、规制手段上均有差异。三是尽管14天后进行胚胎研究具技术可行性,但未解决伦理正当性胚胎体外发育的伦理辩护仅限于挽救早产儿的生命。四是胚胎的法律属性界定应在各类研究中保持一致性。



张迪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

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与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张迪副教授针对基因编辑和伦理制度化分别进行了评论。他认为,基因编辑伦理讨论须区分一般体细胞、宫内体细胞、人类可遗传基因编辑。伦理制度化方面,我国可从八个方面完善:立法机关应从补救型立法转换为预见型立法;加强基因编辑婴儿的保护;动态调整法律,定期增删、修订各效力级别规范是必要的;加强专利制度在基因编辑中的运用;加强伦理委员会审查的个人责任和组织责任研究;学者应坚持“负责任”的研究;加强举报机制;积极参与国际治理。



康辉

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命伦理办公室主任

 

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生命伦理办公室主任康辉则“基因多效性可遗传基因组编辑的伦理关切为题提出对于基因编辑的伦理审视,短期应该关注脱靶效应等技术的安全性风险,长期更应该从基因多效性这一自然规律出发予以充分、平衡的考量。基因具有多效性,一个基因会影响主体的多个性状因此在进行伦理审查时,科研人员需充分地审视拟编辑基因的生理获益及机会成本,全面、负责任地披露基因的多效作用,应在微观层面充分研究相关基因的作用机制,在宏观层面充分调查人群中相应基因型的分布和生存状态。

 

王赵琛

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讲师

国际干细胞协会委员

 

    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讲师、国际干细胞协会伦理委员会委员王赵琛对前述发言提出了六点思考:(一)生殖系基因编辑应思考潜在的适应症临床研究重要性的顺位;(二)需充分说明科研的价值,这涉及是否能提请突破14天规则的先决判断;(三)辅助生殖技术涉及诸多利益相关方,应考虑和保护各方权益;(四)需加强基因编辑婴儿的保护,基因编辑婴儿后期婚育是否污染人类基因库,这是否构成法律限制的理由,需要进一步分析;(五)嵌合体的情形需要分情况讨论;(六)不涉及权利的道德分析,与涉及权利的分析存在很多不同。 


在第二部分的讨论环节,线上参与者提问为降低遗传病发病率,我国是否应当恢复强制婚检制度?

对此问题,邱仁宗教授持反对态度。他指出,回溯有关婚检法律史,我国从立到废,废除理由有:第一,防止医生利用婚检牟利;第二,强制婚检在科学上不合理,缺乏婚检与遗传病发病率关系科学研究,且防治遗传病应从生育前保健工作入手,而非以婚检作为预防手段;第三,强制婚检在伦理上不合理,疾病不应成为剥夺结婚基本权利的理由;第,强制婚检在情感上不合理,不符合大众基本情感。

石佳友教授特别结合《民法典》对于结婚制度的修订,指出我国保障公民结婚权利的基本态度。《民法典》施行之前,我国将不适合结婚的疾病作为婚姻无效理由。在此制度下,任意第三方均可否认婚姻效力导致公民结婚自由受到恣意干涉。当下,《民法典》将重大疾病修改为可撤销理由,并且将撤销权赋予婚姻相对方实为立法进步



闭幕致辞

邱仁宗教授、雷瑞鹏教授和石佳友教授发表了闭幕致辞。

邱仁宗教授表示,这是一次法学家、伦理学家和科学家的跨学科研讨,具有重大意义。生命伦理学的核心就是维护人的权利、健康幸福。在医学界,《纽伦堡法典》是几千年医学史的重大转折,从以医生为中心转变为病人为中心,人不是研究案例而是生命体。这些权利的保障来源于生命伦理的思考,也需要法学家将其制度化,通过法律法规强化权利保障。各方要结成命运共同体,以技术支持伦理与法学,推进生命伦理的制度化发展。

瑞鹏教授代表协办单位表示本次会议的研讨十分富有成效;未来要不断推进生命伦理的制度化,实现伦理学改变世界的目标。

石佳友教授对各位发言、参会和参与讨论的嘉宾表达了衷心的感谢表示未来将继续组织生命伦理领域的跨学科对话与交流,推动对生命伦理法这一新兴法律部门的关注和研究。

 

 

李晶晶 俞陈远

张潇文

发表评论

编辑:鲍生慧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