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世扬:标表型人格权的制度价值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21年年会会议简报第十二期
发布日期:2021/11/23      正文字号:
[ 内容 ]

温世扬:标表型人格权的制度价值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21年年会会议简报第十二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

承办单位:山西大学法学院

 

时间:20211023

 

主会场——第三单元:大会主题发言

主持人:王轶(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下面我们有请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武汉大学法学院温世扬教授主题发言,温世扬教授报告的题目是:《标表型人格权的制度价值》,有请温老师。

温世扬(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谢谢王轶教授。尊敬的王利明会长、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我向大家报告的是自己近期对《民法典》人格权编的一点学习心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章“人身权”一节开启了我国民法人格权保护的具体人格权模式,这一节当中把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都纳入到人格权体系,这样既不同于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的人格权保护模式,也不同于英美法上的隐私权加公开权的保护模式。以此相应,我国民法学界对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的人格权属性几乎是没有争议的。《民法典》第990条确立了具体人格权加其人格权益的人格权保护模式,不但在总则编110条将姓名权、肖像权、名称权纳入到人格权体系,而且在人格权编第三章、第四章对这些标表型人格权做了规定。通过这些规定,可以归纳出标表型人格权的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标表型人格权的主体,既包括自然人,也包括法人、非法人组织。其次,标表型人格权既包含精神利益,也就是人格尊严利益,也包含了财产利益,比如说根据《民法典》993条将自己的姓名、名称、肖像许可他人有偿使用。再次,标表型人格权既包含消极防御的权能,比如《民法典》第1014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干涉、盗用、假冒等方式,侵害他人姓名权和名称权,这是一种防御权;也包含积极支配与利用的权能,比如《民法典》第1012条规定,自然人有权依法决定使用变更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还有1013条、1018条,都体现了这样一种权能。

我国《民法典》将姓名、肖像、名称等人格标识纳入人格保护的体系,是对以《德国民法典》为代表的传统民法人格权保护模式的突破,我认为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第一,标表型人格权的肯定,对人格权的证成提供了有力支持。人格权能否成为实证法上的权利,首先要回答人格权的客体问题,萨维尼等德国法学家之所以不承认人格权,理由就是一个人不能拥有对自己的身体及各个组成部分的权利,这样一种观点主要是针对于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这些物质性人格权或者人身的人格权而言。因为生命、身体、健康都是内在于人的人格要素。而姓名、肖像这些人格要素,并非自己的身体及其组成部分,而是与主体可分离的,可以称为身外之物。基于这些人格标识与人格尊严的关联性,立法者将它纳入到人格权保护范畴,并不存在前面所说的对自己身体权利这样一种障碍,因此标表型人格权的确立使得某些人格权有了外在化的权利客体,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人格权的实证化。

第二,标表型人格权的确立,丰富了人格权的权能。无论是生命权、健康权这样一些物质性人格权,还是精神性人格权中的名誉权、隐私权,本质上说都是一种防御权,也就是人身不受侵犯的权利。因此,传统人格权理论一般认为,人格权是一种针对他人的禁止性权利,一些学者甚至明确否认人格权的支配性属性。比如有学者指出,人格权实际上是不受侵犯的权利,并非一种支配权。但是随着姓名权、肖像权、名称权的纳入,这种认识受到挑战。因为这类权利,除了具有防御性之外,还具有一定支配性。比如姓名决定变更肖像的公开与传播因此,在我国人格权理论中,形成了一种通说——人格权具有支配性。我认为,是不是一般性承认人格权的这种支配属性还值得进一步探讨,但是对于标表型人格权而言,它具有积极利用的属性,或者叫积极支配的权能,这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标表型人格权的确立,使人格权的权能构造更加丰富。

第三,标表型人格权的确立,是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的重要制度支撑。虽然《民法通则》确立了人身权的主体地位,开启了以具体人格权为主导的一种人格权的立法模式,初步确定了具体人格权的基本体系和类型体系,但是我们也知道,《民法典》编纂过程中,学界对是否延续这种立法的体例是有争议的。比如说反对人格权独立成编的学者,并不否认人格权实证法的地位,主要是从立法技术上不赞成人格权独立成编。我个人认为,如果承认人格权兼具消极权能与积极权能,反对意见就难以成立。就我国《民法典》来说,总则编民事权利一章对各种民事权利予以宣示,其中109条至111条,对人格权作了规定,这类规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设权性的规定;侵权责任编对包括侵害人格权益在内的各类侵权民事责任作了统一规定,对人格权的保护彰显了人格权的消极权能。而对于人格权的积极权能,无论是总则编,还是侵权责任编都未做规定,也可以说无从规定。这就为人格权独立成编提出了立法需求,也就是通过单独的立法,为各种人格权赋能,尤其是赋予某些人格权积极支配权能。这一点,现在可以体现在《民法典》993条、1006条第1款等等,这些规定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格权独立成编的必要性。

最后,标表型人格权的确立,丰富了人格权的规则体系。将人格标识纳入人格权的保护范围,使人格权规则体系,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得到了完善。一方面,基于标表型人格权支配的属性,确立了人格标识利用规则,对此《民法典》993条、999条分别就人格标识许可使用、合理使用做了一般性规定,1020条确定了肖像合理使用规则,10211022条以及1023条对肖像的具体使用做了规定,并扩及适用于姓名的人格标识。这些规则与著作权上的合理使用与许可使用,既有共同之处,又彰显了人格权的特点。另一方面,基于人格标识的财产价值,肯认不当得利和无因管理规则在人格权领域的适用。物质性人格权与尊严性人格权,主要体现权利主体的精神利益,那么其侵权救济方式除了人格权请求权外,仅能够通过精神损害赔偿对受害人或者近亲属予以抚慰一般无不当得利规则的适应空间,当然某些隐私权侵害例外。而标表型人格权中的权利客体姓名与肖像作为权利人的身外之物,特定条件下具有一定财产价值,既可以为权利人和被许可人、使用人带来财产利益——所谓的人格标识商业化利益也可以为未经许可且不符合合理使用要求的侵权人带来经济利益。这种状况与专利权、商标权、商业秘密这些无形财产权受侵害有相同之处,在权利人难以证明其受到具体损害的前提下,可以适用权益侵害不当得利规则或者是不真正无因管理规则对受害人提供救济。对此,《民法典》第1182条作了规定。当然,对于后者,也就是侵害不当得利和不法管理,可能还有赖于在司法实践中进一步实现法律续造。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王轶教授好的,感谢温世扬老师

 

【以上整理的发言内容未经各位发言人审阅】

发表评论

编辑:张静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