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明: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22年年会会议简报第六期
发布日期:2022/12/3      正文字号:
[ 内容 ]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

承办单位:山西大学法学院

时间:2022年11月26日


主会场——第二单元:大会主题发言


主持人:汪渊智(山西省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山西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尊敬的各位理事以及所有在线上参加会议的嘉宾、同志们,大家好!首先感谢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的信任,委托我主持大会的主题发言环节,本次大会发言主题是“学习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推进民法典与相关司法解释的适用”。会议正式开始之前有三点注意事项:第一,会议进行期间除了正在发言的人以外,所有其他参会人员在腾讯会议客户端设置为静音,以免外部声音影响会议的秩序;第二,由于会议在线上举行而且上午发言的专家比较多,为了节约时间,会议中间不再安排休息,有需要的同志请自行安排;第三,大会主题发言的专家有17位,时间仅3个小时,每位专家发言不超过8分钟,技术人员会在专家发言剩余最后一分钟的时候进行提示。

下面会议正式开始,首先有请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利明老师作主题发言,题目是《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有请王老师!

王利明(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大家上午好!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归根结底是建构中国自主的知识体系”的要求,我们要加快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大家知道,在《民法典》颁布之前的单行法时代,规则相对分散,我们讨论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非常困难,所谓“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位学者都可能对民法学知识体系的建构不同看法,这主要是因为建构民法学体系缺乏系统法律依据。但是,在《民法典》颁布之后,我们进入了法典化时代,今天讨论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已经有了充足的法典依据。《民法典》已经形成了七编制的体例安排,建构了具有中国特色、实践特色和时代特色的丰富的法典内容,彰显了鲜明的中国特色、实践特色和时代特色,这些都为我们建构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提供了充足的依据。

我国民法学要以研究包括《民法典》在内的以民事立法为内容,建构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当然要以《民法典》为依据。建构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必须坚持守正创新,就是要以《民法典》为依据、以《民法典》为准绳来展开、推动民法学知识和理论创新。为此,我们必须要实现研究范式的改变,即一定要以《民法典》为依据来探讨体系建构问题。

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一定要坚持本土性,体现时代性,体现科学性,体现借鉴性。我们要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并不是要推倒重来,另起炉灶,这种理解是片面的。相反,在建构体系的过程中也要积极借鉴人类法治文明的有益成果,我认为借鉴人类文明的先进法治经验和成果,在吸收消化后为我所用,这本身也是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的组成部分。我们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绝不是自说自话,自拉自唱。中国需要世界,世界需要中国。所以,在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的过程中,必须坚持开放、包容、交流的态度。当然,借鉴绝不是简单的照搬照抄,不能仅仅局限在外国学者设计的理论框架中“跳舞”,而要立足本国实践,放眼世界,借鉴先进经验,为我所用。

关于以《民法典》为依据,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问题,我谈几点看法。

第一,以《民法典》的体系安排为依据来构建民法学理论体系。对此,我认为包括以下几点:其一,以《民法典》合同编为基础构建完整的合同法体系。民法典体系的特色之一在于没有设债法总则,而是以合同编通则来发挥债法总则的功能,这是符合中国实际的。我们如今在讨论债和合同法的时候,不能像研究外国民法典那般,简单地以债法总则为基本模式来研究我们的合同法,这样不太符合《民法典》的体例安排,也不符合《民法典》的实际内容。而应该根据《民法典》的体例,以合同编通则发挥债法总则功能的模式来研究债和合同制度。其二,以《民法典》人格权编为基础构建完整的人格权法体系。我们不能简单地把人格权放在总则,或者单纯地放在总则的主体制度中进行研究,否则不符合《民法典》的内容和体系构建。人格权不应该放在总则是因为其本身不具备总则的特点,如果人格权是总则的内容,那么为什么其他权利不能作为总则的内容?另外,将人格权放在总则容易混淆作为主体资格的人格与作为民事权利的人格权。因此,我们应该按照《民法典》将人格权独立成编的思路,构建完整的中国的人格权法体系和内容。其三,顺应侵权责任独立成编,构建完整的侵权责任法内容和体系。传统大陆法系把侵权责任之债作为法定之债置于债法体系中,但是我国《民法典》未采用这种模式。虽然侵权行为也产生债,但是《民法典》不是单纯地将其作为法定之债来对待,而是体系化地构建完整的侵权责任法。《民法典》将侵权责任独立成编并置于第七编规定,就是要为各项基本民事权利遭受侵害的情况下提供救济和保护,为此,形成了自身的完整体系和内容。因此,我们一定要从我国《民法典》独特的体系出发,来构建完整的自主的侵权责任法内容和体系。其四,以《民法典》为基准构建婚姻家庭法和继承法体系。婚姻家庭编应该注重和其他各编保持密切联系,不能和其他各编完全断裂或者游离于民法之外,如此才能构建完整的体系化的婚姻家庭法和继承法制度。

第二,以《民法典》的主线特征为准绳增进民法学体系的逻辑性。我国《民法典》没有像《德国民法典》那样以法律行为为中心构建民法学体系,也没有采纳物权行为理论,而是以民事权益为中心构建了我们的民法体系。民事权益保障是贯彻整部《民法典》的一根红线,也是把握民法学知识体系的一根主线,因此,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一定要以民事权益为中心。

第三,以《民法典》的内容特征作为民法学的研究中心。我国《民法典》在内容上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从注重调整财产关系转换为注重调整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民法典》第2条关于民法调整对象的规定,将人身关系置于财产关系之前,强调了对人身关系的重视,更加彰显了人文关怀价值。通过人格权以及侵权责任独立成编,《民法典》弥补了传统民法所具有的“重物轻人”的体系缺陷,重视对人的保护是我国《民法典》的一大特色。总之,进入《民法典》时代的民法不仅是财产法、交易法,也应当是尊重人、关爱人、保护人的民法,是以人为本位的民法,是以人的全面发展、实现人的终极关怀的民法,这是二十一世纪时代特征的彰显,是我们《民法典》的重要特色,更是我们建构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必须把握的重点。

第四,以《民法典》人文关怀等价值构建民法学价值体系。我国《民法典》的价值理念不仅包括私法自治,还包括人文关怀。人文关怀价值贯彻《民法典》的始终,为民法学研究提供了价值指引。为实现《民法典》的人文关怀价值,民法学研究也应当从单一价值理念向多元价值理念发展,既应当贯彻私法自治,也应当关注人文关怀,甚至在私法自治和人文关怀发生价值冲突的时候,应当优先考虑人文关怀价值,这是建构我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应该把握的重要的价值取向。

第五,以《民法典》的时代特征为基础引领民法学研究的未来发展。我国《民法典》作为互联网、高科技时代的产物,堪称面向21世纪具有代表性的民法典。鲜明的时代特色贯穿于《民法典》始终,为把握未来民法研究发展趋势、构建自主的民法学体系提供了重要指引。因此,我们的民法学研究应该立足于中国现代市场经济,面向互联网时代、数字时代、人工智能时代,以及回应环境生态保护的需要。同时,我们还要面向中国的司法实践,《民法典》的实践特色要求我们必须围绕本土实践的需要展开研究。如此,我们才能够真正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

总之,进入到《民法典》时代之后,依据《民法典》来建构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可以说是我们每一位民法学者应当承担的重要使命。因此,我们应该以《民法典》为基础,深化民法理论研究,不断创新、发展与繁荣中国民法学,加快建构和形成中国自主的民法学知识体系,为中国的法治建设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由于时间关系,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汪渊智教授:好的,感谢王利明老师的精彩发言!


【以上整理的发言内容未经各位发言人审阅】


发表评论

编辑:王常阳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