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恩正:关于数字产权保护等问题的思考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22年年会会议简报第九期
发布日期:2022/12/7      正文字号:
[ 内容 ]

主办单位: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

承办单位:山西大学法学院

时间:2022年11月26日


主会场——第二单元:大会主题发言


主持人:汪渊智(山西省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会长,山西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下面有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副处长、二级调研员李恩正先生发言,他的发言题目是《关于数据产权保护等问题的思考》,有请李处长。

李恩正(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副处长,二级调研员):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上午好!感谢民法学研究会、山西大学法学院和王利明会长的邀请,我很荣幸参加民法学研究会2022年年会。借这个机会,我就两个方面的问题谈一点不成熟的个人思考,敬请批评指正。

一是数据产权保护问题。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已快速融入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和社会服务管理等各个环节。如何建立数据产权制度,健全数据要素权益保护制度,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研究任务。我们对此高度重视,密切关注学界动态,组织召开了相关部门、法院、互联网公司、研究机构和专家等参加的座谈会,到相关互联网公司进行实地调研,并持续关注国内外实践发展情况。数据产权属于经济学概念,如何将这一经济学概念落实为具体的法律制度,至少需要从三个方面予以研究:一是不同主体各自对数据应当享有哪些权益;二是对于数据权益保护问题,创设单独的权利类型或者设立统一的保护规则是否必要和可行;三是如果需要区分情形对数据权益保护问题予以规范,现有法律规定是否存在不足,如何修改完善。对于第一个问题,较多的意见认为,总体上而言不同主体对数据享有的权益应当与其在数据链条上所作出的贡献相匹配,同时也要区分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相关主体所享有的权益也应有所不同。对于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涉及数据产权制度的构建思路问题。对于该问题,目前主要有两种思路:一种思路是,创设单独的数据权利类型。另外一种思路是,基于数据类型的多样性和应用场景的复杂性,宜区分不同情形对数据权益保护问题予以规范。对于第一种思路,创设单独的数据权利类型,不少研究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但仍面临一些难题需要深入探讨,例如这一新型权利的边界如何确定,制度的构建和实施成本是否可控,是否能平衡好数据权益保护与促进数据共享流通之间的关系,等等。我个人更倾向于采取第二种思路,即区分不同情形对数据权益保护问题予以规范。一是,自然人对其个人数据的权益,可适用民法典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和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定。二是,如果相关主体对数据进行编排整理等,符合作品构成要件的,可依照著作权法予以保护。三是,如果相关主体控制、持有的数据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可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关于商业秘密的保护规则予以保护。四是对于相关主体控制、持有的数据,其他主体具有不当抓取、使用等行为,妨害竞争秩序的,可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等规则予以处理。下一步,可考虑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不当的数据抓取、使用等行为予以具体类型化,在法律中予以明确。五是相关主体之间对数据进行市场交易的,可依照民法典合同制度等予以保护和处理。就目前的实践情况来看,个人认为通过区分以上五种情形和场景,基本能满足相关主体的数据权益保护问题。但是数字经济仍处于快速发展中,如何构建适合我国国情和实际的数据产权制度,仍有必要保持高度关注和进一步深入研究。

二是期待民法学者对民事程序法尤其是民事强制执行法给予更多的关注与投入。民法典对应然状态下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作了全面规定,但民事权利的实现、民事义务的履行往往需要通过诉讼、仲裁等程序得以落实。民事程序制度设计的科学与否直接关系到民法典各制度的正确实施。而民事强制执行程序更是民事权利实现的最后一环,在紧张、有限的程序资源约束下,在众多程序主体参与、角逐的最后战场,势必会对应然状态下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作出一定调整,或者说这本身就是民事权利得以实现的本然状态。强制执行权这一公权力的介入和执行程序对效率价值的偏重,究竟应对静态下的民法典相关制度作出怎样的调整为宜,是一门高难度的立法艺术,需要民事实体法学界和民事程序法学界协同努力,共同参与。例如,对被执行人的债权的执行,涉及在尽可能保障次债务人权益的同时,最大程度地促进申请执行人债权的实现,如何来平衡这种紧张关系,德、日、我国台湾地区等立法例创设了债权收取之诉,而德日做法与我国台湾地区的做法又存在一定差异,我国对此应如何进行制度设计,如何处理债权收取之诉与民法典中的代位权诉讼的关系,都值得深入研究。再如,被执行人对已经采取查冻扣措施的财产所作的移转、设定权利负担等行为,对交易相对人、申请执行人等相关主体,对执行程序的推进分别会产生什么法律效果,需要认真对待。又如,执行程序中拍卖的成交对拍卖标的物之上的担保物权、用益物权会产生什么影响,如何进行制度设计,也需要慎重考量。对被执行人股权的执行,涉及保障申请执行人债权的实现与尊重公司内部治理之间的紧张关系,对股权的冻结是否应当、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介入公司治理,强制执行权的介入对公司治理会产生哪些影响,也需要深入研究。此外,对被执行人按份共有财产、共同共有财产、夫妻共同财产的执行,参与分配程序中如何科学设计各债权人的清偿顺位,等等,这些制度的设计都离不开民事实体法视角的审视和检阅。期待更多民法学者的关注与投入。

时间所限,我就先谈这些,谢谢大家!

主持人汪渊智教授:谢谢李处长的精彩报告!

发表评论

编辑:张雨佳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