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第29626篇《中国法学》 2016年第1期
担保物权司法解释起草中的重大争议问题
作者:高圣平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公司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越权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的,非经公司追认,担保合同对公司不生效力,传统法关于越权代表的相关规则并不适用于法定代表人越权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情形。金融担保创新中属于人的担保的,应基于契约自由的原则,肯定创新模式的效力;属于物的担保的,在物权法定主义之下,不应承认其产生担保物权的效力,但应肯定相关合同具有债法上的效力。人的担保与物的担保并存时,应当承认保证人与物上保证人之间的求偿权。
关键词
越权代表;公司担保;金融担保创新;独立保证;混合共同担保;
结构框架
一、越权担保效力认定中的解释路径
(一)解释基础:《合同法》第50条与《公司法》第16条之间
(二)公司越权担保与传统越权代表规则的区别
(三)担保权人善意与恶意的判断
二、对金融担保创新的司法态度
(一)金融担保创新品种的类型化
(二)金融担保创新中独立担保的效力
(三)金融担保创新模式的体系定位
(四)金融担保创新中非典型担保的效力
三、人保与物保并存时的责任承担机制
(一)保证方式在人保与物保并存时责任承担中的意义
(二)担保人之间的求偿权
结语


(助理编辑:罗帅)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罗帅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