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 第30036篇《政法论丛》 2016年第02期
公正遗嘱优先效力论争
作者:房绍坤 吉林大学 
内容摘要
 在我国继承法规定的五种遗嘱形式中,公证遗嘱因不能通过其他四种遗嘱变更或撤销而居于效力领先地位。虽然限定公证遗嘱变更、撤销的方式,以及由此衍生的优先效力均无可厚非,但这一限定的绝对化,在遗嘱人无法通过公证程序变更、撤销公证遗嘱的特殊情况下,必将限制遗嘱人变更、撤销遗嘱的自由,使遗嘱人难以依照自己的意志处分个人财产。据此,有必要对公证遗嘱的效力领先地位予以弹性调整,即在常态情况下认可公证遗嘱的优先效力,遗嘱人只能通过公证形式变更或撤销之前订立的公证遗嘱;而在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下,暂时视公证遗嘱与其他遗嘱形式效力等同,允许遗嘱人视情况选择口头或自书、代书、录音等形式遗嘱变更、撤销公证遗嘱。
关键词
公证遗嘱;优先效力;遗嘱人;自由意志;
结构框架
一、公证遗嘱绝对优先效力的弊端
(一)公证遗嘱的绝对优先效力剥夺了遗嘱人处分遗产的自由
(二)公证遗嘱较强的证据力不意味着其效力绝对优先
(三)公证遗嘱的绝对优先效力悖于世界各国(地区)的立法潮流
二、公证遗嘱无优先效力理论的检讨
(一)公证遗嘱制作的规范性和严肃性能确保嘱人意志的真实性
(二)公证遗嘱更能彰显效率原则
(三)特殊情况的存在不足以撼动公证遗嘱的优势地位
三、公证遗嘱相对优先效力的证成
结语


(实习编辑:孙妍)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罗帅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